这个名字明显比之前那个人的名字好多了,两个人的脸色明显的好了起来。不过这个男孩子好,也不能成为早恋的理由,傅传开口了:“他也不行,你才多大啊,就想着早恋呢?想当年我那会也是2……”说着说着就自觉的闭上了嘴,自己的老婆可是个醋坛子。

    秦芳听了前半句,自然就猜到他的后半句了,自己是初恋就结婚了,遇到这个傅传就死心塌地的,可是这个傅传居然之前就交过女朋友。虽说只是谈个恋爱,牵个小手,亲亲小嘴,自己和他也是老夫老妻,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只要是提到这个她心里就不是痛快。

    “我看小何人不错,18岁谈个恋爱没有什么,你以为现在还是我们那个时候?”说着就是一记刀子眼剐了过去。

    “我不是担心她吃亏嘛,耽误了学习怎么办?”前面那句话还行,但是后面那句话傅传说着心里也有点发虚,自己女儿几斤几两他还是知道的。

    秦芳也听到了自己老公的话,担心地问了句:“你们在一起,你不会耽误人家功课吧?”

    傅秦悲剧了,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说道:“他说不会耽误,我觉得也不可能会耽误。”

    “耽误啥啊,我这边还没有同意呢?”傅传可不想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么早就给定走了。

    “爸,从小看大,我觉得何亦铭挺好的,长大了准有出息。”

    “出息个屁,那刚刚怎么不把你送到家,就会在外面偷偷摸摸的。”说着又看了看自己女儿的小嘴,心里是更不是滋味了。

    想是一回事,但是说出来还真是不太敢开口,“他是想上来了,但是有点事情,没敢上来。”

    “有什么事情不敢上来,我还能吃了他?”抢了他的宝贝女儿,不吃了他就不错了。

    “那个他的脸被陈志强打肿了。”

    “怎么又和陈志强搞到一块了?还没有夸他好呢,就惹祸了。”都是毛头小子,不懂事。

    秦芳也有点担心,“怎么回事啊,仔细说说,别问一句说一句,急死人了。”

    “就是陈志强在外面造谣说我是他女朋友,我当然不干啊,以前和他在一起打打闹闹那是不懂事,现在懂事了自然不能继续和他们在一起学坏了。”傅秦说完,傅传点头,“是该这样的。”

    “后来呢?”

    “我就和他说清楚,说以后他走他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井水不犯河水。”傅秦吞了吞口水,“再加上我和何亦铭也没好几天,我想着没事跟在他后面好好学习学习,就走的比较近了。昨天他送我回来,顺便帮我补习,就被陈志强看见了。”

    “那个小子求而不得,就要报复。”傅传接口。

    “是的,老爸您英明,一猜一个准。”多拍马屁准没错,“他看我不松口,就找到了何亦铭,说是要和他单挑。何亦铭就和他说,要比就比将来谁有出息,谁能对我更好,要什么就买什么,想要什么有什么。”

    夸大了点,但是看到老爸稍稍好了点的脸色,傅秦觉得这个方法没错,“陈志强当然不行啊,除了打架什么都不会,将来也就是一个小混混,怎么比得过何亦铭嘛,当即就恼羞成怒给了何亦铭一拳。”

    听女儿说还是不错的小伙子,平时看着也挺懂事,但是不能夸,“没出息,光会读书有什么用,男人还是要有点力气的。”

    “打完过后,陈志强嘴巴不干净,还说了好些不中听的话,把我们两个说的不堪入耳。我脾气就像您,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你是我女儿,不像我像谁?”看到自己老公被女儿这么忽悠还跟在后面点头,秦芳只能憋笑。

    “所以我就气不顺,火气一上来,我就揍了他一顿。”说完还加了一句:“揍得不轻,不知道明天可能下得了床。”

    “打的这么厉害,他不还手?”傅传听的很入迷。

    “不知道他当时怎么想的,没有还手。”也要还的了,姐可是练过的。

    秦芳听了有点担心,“你把他打得那么厉害,他好了不会找你算账吧,他家里人要是找上门了怎么办?”

    “自己儿子不养好,平时不学好,自己不行还能怪别人,再说了你没听小宝讲,是他先动的手吗?这叫正当防卫。”护犊子就是这么回事。

    傅秦听了直点头,还竖起了大拇指,“是的,后来怕我打的太厉害吃苦头,何亦铭把我拉住了,临走的时候说,要是出了事情找他,是个男人就别找女人报复,我学不来那个霸气样,但是其他看到的人都被他镇住了,然后他就带我走了。本来他是想送我上来的,又怕你们看到他的脸问起来,知道因为我惹了事,我会挨骂,就没有送我上来了。”

    “哼,臭小子。”语气已经缓和了很多。

    “那你到他家,他又被打了,他父母没有说话?”

    “今天晚上他们加菜了,庆祝何亦铭会吃醋打架,还找了一个好女朋友,哦!对了,他妈说下次一定登门造访,他的木头儿子找了个这么好的女孩子。”这个可是一点都没有添油加醋。

    “还是有点眼光的。”傅传洋洋自得。

    “爸,其实我和他在一起,肯定是我占便宜,他吃亏的。”

    话没有说完,傅传就叫了起来,“什么叫他吃亏,你看看你的样子。”说着还指了指她的嘴巴,“我看就是你吃亏了。”

    傅秦心虚,“你也知道你女儿几斤几两,一直没有学好,碰到他了现在学好了,不和流氓地痞混了,认真上课,如果他给我补习补习,我自己努力努力,我还能给你考个大专什么的。他遇到我,才在一起没几天呢就被人打了,还是打了脸,明天去学校指不定还怎么被抽呢?而且你女儿也不是那么傻是不?肯定不会老吃亏的。”

    说着往傅传身边一移,“爸。以前是我不懂事,才惹了你和妈伤心,以后指定会学好的,将来你老了走不动了,我给你当拐棍,想吃花生米吃不动了我碾碎了给你,一定好好孝顺你和老妈的。”这番话说的是真心实意,“你吃得盐,比我吃得饭还要多,应该也能看出来,何亦铭还是不错的,他现在被我吃的死死的,我让他往东不敢往西,心地也不错,以后还多个人给你欺负,要不你再考核考核?”说完还抱着他的手臂摇了摇,一副贴心小棉袄的样子。

    傅传就是嘴硬心软,刚刚傅秦说了一大通,其实心里已经改观了,想想自己女儿确实是碰到那小子慢慢学好了。现在看到自己女儿小棉袄的样子,嘟着红彤彤的小嘴巴卖萌。心里软和的不行,“那就考核考核,到时候考核不通guò你可不要怪我。”

    傅秦立刻表态,“我一定坚决站在你这边,明确立场。”

    “不过还有个事情,你要保护好自己别被那个孩子占大便宜了,女孩子家家的还是矜持点比较好。”说完又看了看她的小嘴,真是越看越难受。

    傅秦囧了,这不是老妈和女儿谈心时说的私密话吗?怎么到她这里颠了个个啊!

    第二天一早,傅秦来到公交站牌,就看到何亦铭那张包子脸了。看着好像比昨天严zhòng了很多,左眼都跟着肿了起来,眯成了一条缝,看起来实在是不雅。

    “你的脸还好吧?还很痛吗?”傅秦看着有点心疼。

    “没事,没有看起来那么厉害,已经不那么疼了,家里有消炎药,估计过两天就好了。”其实还是挺疼的,陈志强那小子真是下了死手了。想到这里又低声地对傅秦说:“你昨天把陈志强打的太厉害了,不知道他今天可会找你麻烦,你到学校记得小心点,到哪都拉个人。要是他找到老师那边,你就推到我身上,不过我估计他不会找老师,顶多私底下报复。”

    傅秦听了心里暖暖的,“放心吧,出事了我肯定都推到你头上的。”

    何亦铭听了笑了起来,扯着他的半边脸,挺滑稽的。

    “你这样去学校会不会出事情?你老师不像我们老师,会请你喝咖啡吧?”傅秦有点担心。

    “我们老师对我挺好,估计也就讲两句,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出事了别找我啊,我是不会负责的。”傅秦语气轻快,脚步也很轻快,两个人来到公交车的后面几排坐定。

    何亦铭把自己的书包和傅秦的书包往前面一放,拿起傅秦的盒饭再往细缝中间一挡。傅秦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搞得这么严严实实的是要干嘛?何亦铭看着她笑了笑,然后偷偷的在死角处牵住她的手。

    傅秦看了真的有点无语,毛头小伙子,都是在想些什么?虽然她看到他这么做很是开心,记得上一世都是大大方方的,现在这么小心翼翼的好像也不错。不过现在的孩子不都是很开放了吗?车子上不就有其他同学在搂搂抱抱,怎么到他这里就偷偷摸摸了?

    “怎么,我见不得人?”傅秦掏出手机来了个短信。

    “不是,我是担心你,你要是觉得没什么,我就撤了。”

    “还是放着吧。”

    何亦铭看了过后心碎了,不过自己早上看自己的脸也被吓到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今早出门傅传特意打招呼,让何亦铭放学后到她家吃晚饭。想想他这张脸,现在就有不少人看着他嘀嘀咕咕的,到学校估计还有不少事情,放学再说吧,不然他没心思上课了。傅秦觉得自己自从和何亦铭在一起,真的变了很多,以前哪像现在这样顾忌别人的感受?都是怎么快活怎么做的。

    傅秦笑着看向窗外的风景,然后淘气的用手指抠了抠他的手掌心。何亦铭无奈,只能紧紧的抓着不让她乱动。

http://www.awsjsy.com/8_8978/39816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