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甘草这两天上班的状态不是很好,但是也不是很糟糕。同事和老板都以为是因为她身体不舒服造成的,所以对一些失误也都能理解。

    失恋了,最可怕的事情是一直沉浸在痛苦里面,所以燕甘草比较庆幸,她的失恋是在找到工作后,这样她有很大一部分的精力花在了工作上面,没有太多的时间在那里悲春伤秋。

    阮娇娇和钟灵这两天对她也是小心翼翼的,说话之前燕甘草都能看到她们大脑里面的筛子筛了又筛,确定没有问题过后才说出来。什么事情都会尽量依着她,很多东西都会帮她准备好,这让燕甘草很不自在。

    她对两个人说:“你们两个人对我能不能正常点,我就是失恋了,又不是要死了。你们这样反而让我不自在,看到你们小心翼翼就想到我自己失恋了。你们这是想让我在这次失恋里面万劫不复?”

    “我说阮娇娇,你当初失恋的时候,我和钟灵也是这样吗?不都是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嘛?还有钟灵,收起你看我的时候流露出来的甘草真可怜的眼神。你以前怎么对我们家妖精的,你就怎么对我。ok?”

    “你们两能一样吗?她失恋就像吃饭,自己都麻木了,你这不是初恋失恋吗?”

    初恋,初恋,初恋,去他妈的初恋。她初恋就遇到这么个糟心的分手理由。

    “别提初恋。”燕甘草语气不好,说完过后又觉得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于是说道:“所以你们更要平常心对待啊,有几个人初恋不失恋的?”

    阮娇娇想想也对,失恋这个事情,不要在乎,越在乎越不好过去,于是也改变了自己的态度,平时怎么吆喝燕甘草,现在还怎么燕甘草,甚至有超过以前的趋势。燕甘草悲愤,她说是那么说,但是也不能完全不在乎啊!

    钟灵看阮娇娇对燕甘草的态度,开始还放不下,但是看到燕甘草没有什么不妥,也开始恢fù自己之前和她的相处模式。

    燕甘草希望自己可以做到放开,言行上也确实是这样,只是下班的时候坐在车上会走神的厉害,晚上睡在床上脑海里面也总是冒出和章长涛以前相处的点点滴滴。心里面终究是没有办法这么快的放下!

    她非常非常好奇那个女的是什么的一个人,样貌,性情,教育程dù,到底对方是哪点吸引了章长涛,让他要和自己分手。是因为那个女人比自己开放,懂得往章长涛的床上爬吗?如果是因为这样,那么分手就分了,只知道□□的男人,现在守住了,将来也会守不住的,还不如提早分了痛快。

    也许是因为对方长得比自己漂亮,比自己大方。如果是因为漂亮,那么也没有好留恋的,如果比自己为人处世大方,那么燕甘草也只能说断了就断了,自己不符合他的要求,他也不符合自己的要求,在一起也是痛苦,只是这样的分手方式未免太让人不齿。

    那个女人,可以比自己漂亮,比自己身材好,比自己家世好,但是她希望她性情不好,比自己矫情,比自己重利,比自己会折腾,没有自己善良,没有自己孝顺。让那个女人折腾死章长涛,让他知道自己的好,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最好让他悔恨而终。

    燕甘草被自己最后的想法吓了一大跳,”悔恨而终”四个字太过恶毒,还是她潜意识里面真的是这么想的?

    这场感冒断断续续的持续了一整个星期。这一个星期燕甘草心里面想了很多,她伤心、怨恨、诅咒,然后让自己学着大度,学着放弃。但是想法是好的,做起来太难了!

    阮娇娇知道了燕甘草的想法,没有说她善良,而是骂她是傻子,一个懦弱的傻子。她也觉得自己有点傻,但是怎么办,她能找到了让自己心里最舒服的办法就是变成一个傻子。

    周六周日放假,阮娇娇和钟灵陪着燕甘草将很早之前就收拾好的东西送到了章长涛的住处。

    铃声响了很久大门才打开。

    开门的是和章长涛一起合租的室友,燕甘草刚刚一直砰砰砰直跳的心脏稍稍缓了一点。她在心里建设过无数次和他见面的情景,无论如何不能哭,不能懦弱。在车子上面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调整自己的表情。希望见面的时候自己不要太狼bèi。

    室友看到站在门口的燕甘草愣了愣,完全没有想到她会过来,然后看她的表情慢慢的变得有点尴尬。

    燕甘草也有点尴尬,同住在一起,他一定也知道自己和章长涛分手了,但是她还是微笑地问道:“章长涛在家吗?”

    对方摇了摇头,“他上个星期已经搬走了,他没有和你说吗?”说完这句话气氛就尴尬了,已经分手了,怎么还会和前女友说自己的住处。

    燕甘草感觉到他的尴尬,她自己也不好受,“我不知道,你知道他搬到哪里了吗?我这里有些东西要还给他。”说着将自己手上的袋子拿出来。

    对方看着燕甘草手上的袋子,又看了看她的脸色,心里有些许的不忍,“我不知道,他走的时候我们有点不愉快,我也就没有问。”

    燕甘草点点头,道了谢准备走。

    走了几步被叫住了,“唉。”

    燕甘草回头,看到对方欲言又止的脸,然后就听到对方说:“我不知道你那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就不用给他了。”对方又顿了顿,接着说道:“有的话我不方便多说,我觉得你人挺不错的,你们要是真的分了,那就分了,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他说话的时候不自在的撸了撸头发,燕甘草只是听着没有说话。阮娇娇听她这么说,看了看燕甘草的脸色,然后问道:“那个女人怎么样?”

    听到这话,对方猛然的看向燕甘草,“原来你知道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大哥你见过那个女的不?”

    对方点点头,“见过两次。”

    “那人怎么样?”

    “挺漂亮,挺有味道的。”他把眼神从阮娇娇身上移开,然后看向燕甘草,“是他们公司老板的女儿,追了他一阵子。”

    “你应该听他提过,他们公司的人事职位有变动,那女的好像答应过他。”话说到这里已经没有再明说的必要了。

    对方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里面有不屑,但是也有一丝的羡慕,毕竟有后台,可以少奋斗好多年。

    “你……”对方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燕甘草已经转过身走开了。

    “我看你的样子,觉得你也挺羡慕章长涛那个混蛋的,现在就不用做出什么可怜的表情了。”钟灵心里有气,语气也不好,说完也转身走了。

    那个男人在门口,看着三个人离开的背影对着地上吐了一口痰,然后用力的甩上门。

    知道了分手的理由了,这个理由在燕甘草看来多么的可笑,因为一个经理的职位,又或者以后的一个职位就和她分手?她从来都不知道章长涛原来如此的懦弱,懦弱到经不起升职无望的打击,懦弱到要用自己的感情来换取自己的事业。一个男人是要多无能才会这样做

    她猪油蒙了心为这样的男人伤心,这样的男人有哪里值得她伤心?她有点庆幸,幸亏分的早。早点分手,早点脱离苦海,免得日后结婚了,生了孩子,他突然发作,找到一个可以帮她的富二代或者官二代,要和自己离婚,那她真的要哭死了。自己真是愚蠢到了极点!

    阮娇娇和钟灵在她的身边为她不平,痛骂章长涛不是男人。燕甘草没有心情听她们说什么,她用手机地图寻找离她现在最近的快递公司是哪里。这些东西她留着是对自己的侮辱。扔了估计会让章长涛觉得自己真的就被这些东西收买了,自己和他是一样的势利小人。

    她不允许自己在他面前有一点的下风。

    她拉着阮娇娇和钟灵来到最近的一家快递公司,将东西往柜台一扔,对着前台说:“保价,到付,怎么贵怎么来。”

    前台是个小女孩,估计是刚刚才来这家公司,被燕甘草的态度吓了一跳。她起身对着身后的一个门里喊道:“老板,有人要寄快递,到付。”

    门里面慢慢地走出一个中年妇女,“寄快递你就收呗,昨天不是教过你吗?”

    她看了看柜台上面的东西,然后对燕甘草问道:“是你要寄东西吗?你这样包装可不行,要包好。”

    燕甘草看了她一眼,“你这不是可以包装的吗?我们付包装的费用。你全部记下来,到付,一分都少不了。怎么贵,怎么来。”

    老板娘笑了,“哟,小姑娘,说话别那么冲,我这包装费要现付,到付没法包装。”

    钟灵拉了拉燕甘草,“顺丰可以包装到付,我刚刚查了,前面十字路口左拐就是的。”

    燕甘草听了拿起东西出了门。那个中年妇女见了笑了笑,拍着前台小女孩的肩膀,“以后这样的客人别喊我。”

http://www.awsjsy.com/8_8978/39816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