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确定”了白术的为人过后,燕甘草果断的不再让自己对他再做什么了解,只是手机里面的号码考虑了几番之后到底是没有按下删除键,偶尔也会气愤的想起他那待有目的的关心。至于回请吃饭这件事情还是算了吧,谁知道后面会有几顿饭等着吃呢?至于那颗豆子,燕甘草也没有舍得扔,和观音娘娘放了那么久,就算最初的想法不好,估计也被净化干净了。

    三个人很有默契的没有再提起白术,只是有时候会听到阮娇娇在床上一边玩手机一边笑,问了才知道她有时候会接到赖令封的搞笑短信。她没有多讲,钟灵和燕甘草也没有多问,只是叮嘱了一句别发短信发出什么事就行了。

    生活按部就班的慢慢的走着,燕甘草心里的焦躁随着学校新的规定变得越来越多。

    a大从今年开始将只会对各别科系的学生提供实习单位,经管系、计算机系、美术系、文学系、水利水电系等多个院系需要自行寻找实习单位。实习期可以是一个月也可以是长久实习或直到毕业,至于毕业论文还是和往年一样。

    实习单位的工作证明必须在这个学期结束的前半个月上交,不然将会影响学位以及毕业的时间。这一新的规定下来,学校的学生们自然是怨声载道,为什么到了他们这一届就有这样的规定?既然规定了为什么不一视同仁?有的学生心里不服气找到了学校主任那里,被主任一顿训之后灰头土脸的就出来了。

    后来学校厌烦了这些老是问东问西的学生,直接在公告栏粘贴了一个告示。燕甘草过去看了看,主要的宗旨就是学校这么做是为了提高学生的竞争力,尽kuài的适应社会,充分的挖掘自己的长处等等。最后的一段话燕甘草看了又看总结了一下,“找学校闹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没有实习单位的工作证明没法正常毕业。”

    学生还是在骂,学校的告示还是高高挂起,在一片骂声中急着找实习单位的同学越来越多。燕甘草有次去学校的打印社,发现有几个别系的学生正在那里等着打印简历。她抱着心里对学校不分配的那股怨气,又担心自己不能顺lì毕业,也开始在网上找简历的模板,然后下载下来乖乖的到打印社打印。

    学校这个规定对阮娇娇来说是可有可无,因为她本来就对学校提供的实习单位不是很感兴趣,早就做好了自己找单位的准备。心里没有疙瘩,自然是每天红光满面。燕甘草看到自己一脸的愁容,再看看阮娇娇春风得意,心里不免有点不舒服。怎么她就能调节的这么好呢?

    不过她的这点不舒服很快就被抚平了,因为和钟灵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听到隔壁桌的同学在聊天,才知道学校要的是实习单位的工作证明,又不是要工作的录像带,找个公司盖个实习的公章不就行了。

    她一听,觉得这个办法好,节约时间,不用担心这担心那,而且可以腾出时间好好的找个好点的公司,不用为了一张工作证明就乱找一气。

    心情愉悦地哼着歌跑到阮娇娇的前面炫耀自己新得到的消息,没想到阮娇娇居然早就知道,看着燕甘草一脸你现在才知道的嫌弃样:“你不会告sù我现在才想明白吧?学校让我们自己找工作单位,一是减轻他们的压力,他们每年哪有那么多的单位让你实习,另外就是用你提供的工作证明告sù还没有入校的学生,这个学校的就业率可以达到99.9%,大家赶快填志愿吧!”

    燕甘草听了阮娇娇的话大叫的扑了过去,“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不告sù我,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啊?”

    燕甘草来势凶猛,阮娇娇一下没有挣脱出来,后来在钟灵的帮助下才从燕甘草的魔爪下挣脱了出来,“我以为你早就知道,这个稍微想想都能想到……”看着燕甘草越来越凶狠的表情阮娇娇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现在知道的也不晚,不是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嘛,先想想哪个公司有人可以盖到章。”

    燕甘草听到阮娇娇讲到比较实在的问题坐了下来,刚刚用力太猛,现在也没有力气了,“你有认识的公司可以盖章吗?”

    阮娇娇看燕甘草歇了下来,翻了个身从地上的泡沫垫子上爬了起来,揉着自己的手肘说道:“本来是有的,但是我想了想,那些人似乎都是前男友,为了安全起见,我觉得还是不要打扰人家为好,所以……”

    “你堂哥不是开公司的吗?”

    阮娇娇听了摆了摆手,敬谢不敏,“别了,我躲他都来不及,我还去找他,让他知道我没有工作单位,我肯定就被困在他的公司脱不了身了。”

    “没有那么严zhòng吧,我觉得你堂哥人挺好的。”

    “没说他不好,就是对我太好了,什么都不放心,什么都管着,我要是到他那里说要个工作证明,他肯定就知道我要找工作的事情,到时候我就会被直接空降他们公司做老佛爷被他供着。”

    燕甘草不无羡慕她有这样一个宠着她的堂哥,“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就想被人当做太后供着。”不过她又想到了她堂哥那个护妹子的属性,还有阮娇娇的雄图大志,觉得找他堂哥估计就直接将一个未来的女强人扼杀在摇篮了,于是问道:“那你决定自己找了?”

    “找呗,反正都是要找的,上次不是和你说过吗,我对学校的分配本来就不怎么感兴趣,找个自己喜欢的更好,所以对我来说也没差。”说话间是一脸的无所谓。

    “那我怎么办?我一点都不想找。”阮娇娇说的倒是云淡风轻,但是她还没有主意。

    “你还不不好办么,不想找工作单位的话就直接找你男朋友。”阮娇娇出主意说道。

    “我找他干嘛?”燕甘草瞪了阮娇娇一眼。

    “他不是有工作单位么,让他和老板说声,给你盖个章怎么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他现在正在升职的关键时期,找到老板为了这种小事不是有影响么。”燕甘草不想找章长涛,一是真的不想打扰他,觉得这样对他不好,二是也想靠靠自己,不要有事就找他。

    “你也说是小事,怎么会有影响呢?就看他愿不愿意了,他对你挺好的,这种事情估计都会帮你办好的。就你自己在那里东想西想,还是你对你男朋友没有信心?”说着完停顿一下接着说道:“我就随便说说,你要是不想找也好,和我一起跑人才市场吧,我们也去体验体验人才市场的洪流。”

    “好吧。”燕甘草笑了笑,她将桌子上面自己的简历拿起来在阮娇娇的面前挥了挥,“我的简历都准备好了,你要不要拿去参照参照?”

    阮娇娇一声嗤笑,“就你做的那个还好意思给我参照,老娘早就准备好了。”

    两个人笑闹商量了下什么时候去人才市场看看,在网上找了下商量着这个星期六去看看。

    第二天晚上燕甘草和章长涛吃饭约会的时候,和他说了自己的打算,章长涛听着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又问了一遍,燕甘草只好重新说,他听了鼓励了一番,也没有多说。

    燕甘草听了有点失望,原来还以为他会主动说要帮自己弄个工作证明。虽说自己不一定要章长涛帮忙工作证明的事情,但是这也不代表自己不希望他会提一提。还好没有和阮娇娇说要让他帮忙弄个工作证明,她现在可开不了这个口。

    整顿饭下来,燕甘草不再说自己实习工作的事情,只是说了一些学校最近的一些新闻和听到的好笑的八卦。不过今天的章长涛有点魂不守舍,心不在焉,很多话说了他还要问第二遍。

    从餐厅出来的时候,两个人手牵手压马路,章长涛沉默着,燕甘草不喜欢这样的沉默,于是就问他有没有什么事情,好不容易见次面怎么还走神。

    章长涛摸了摸燕甘草的后背,带点安抚地语气说道:“没什么,就是这段时间的工作压力比较大,一直想着工作的事情。”

    “升职的事情不顺lì吗?”如果是这个事情估计是真的,前段时间发短信还经常看到他语气澎湃的豪言壮语,只是好像这段时间说的少了。

    章长涛听了笑得有点勉强,路灯下的燕甘草看得并不清楚,“没有,只是下个星期任职的人员就要确定下来,刚刚就稍微想了一下。”

    “我记得你上次不是说元旦吗?”

    “恩,不过现在提前了,总部要求我们这边经理提前过去报到,所以我们分公司的任职也要提前了。”说话的时候声音变得虚了点,好像又想到别的事情上面了,语气里面也带有一点落寞。

    “哦,这样啊。”燕甘草没有听出他的语气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他应该是压力大的原因,于是稍微歪了歪头,略带俏皮的看着章长涛问道:“那请问章先生对升为经理的把握有多少呢?”

    章长涛听了略微停顿了下才答道:“这个你就不要操心了,要不要再吃点别的东西?”

    话题被转开,燕甘草猜测他估计是不想再说这个事情,于是顺着他的话说道:“哎呀,你不提我都想不起来了,我在学校的时候就想说要喝前面那家店的红豆奶茶。”

    “走吧,待会让你喝个够,到时候你可不要说喝不下去了。”

http://www.awsjsy.com/8_8978/39815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