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时候钟灵从自习室回来,宿舍还是她早上出去的样子,脏衣服堆在卫生间的拐角,桌面上放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小瓶的药水。泡面的袋子也没有扔到垃圾桶,还是杂乱的放在桌子上面。一双拖鞋也是不规律的躺在床边的梯子下边,满屋子泡面和秃废的味道。

    她抬头看了看,燕甘草整个人都蒙在被子里面,看来这一个上午都没有醒过。钟灵认命的放下手里的书,将桌子上面的泡面袋子和垃圾扔到垃圾桶里,然后将桌子上面的水和油拿抹布擦干。用拖把沾了水将宿舍拖了一遍,然后把阳台的落地窗和宿舍门全部打开通风。虽说地面湿漉漉的但是味道好闻了很多,空气清新了起来。

    燕甘草依旧蒙头呼呼大睡,钟灵看了看手机上面的时间,现在去食堂不知道还有没有吃的了?

    她用力敲了敲燕甘草的床头,只换了她的一个翻身。她又用力敲了敲,原本还有点头发在外面的床铺现在只剩一个古包了。她脱了脚上的鞋,爬到梯子上面,拽住被子的一角往下扯了扯,蒙在被子里面的燕甘草就露了出来。

    “起床了,吃饭了,都要到下午了,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

    昨晚满脑子想了乱七八糟的,弄到了快清晨才睡着,现在听到钟灵的声音,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手上却将钟灵拉走的被子又拉了回来,继续埋头睡觉。

    钟灵一看燕甘草还要睡,干脆爬到了燕甘草的床上,将她的被子使劲的拉到了一边,不等她反应就一个跨步骑到燕甘草的身上,对着她的耳朵大喊:“起床啦,下雨啦,收被子啦!”

    燕甘草被她这么一吼,整个人都不好了,她闭着眼睛不开口,身子也不动,然后突然抬起头对着钟灵大叫:“你叫魂啊,没有看到我在睡觉啊,下雨了关我屁事,你给我滚……”

    钟灵看到燕甘草破口大骂也不生气,拍了拍手从燕甘草身上起来,下床穿了鞋坐在椅子上,翻起了上午自己做的笔记。

    燕甘草吼完过后人就完全醒了过来,她躺在床上深深的吐了两口气,然后认命的爬了起来。下床之后发现桌子上面的垃圾和地都拖了一遍,看了看正在看笔记的钟灵,拿着脸盆和洗面奶进了卫生间。

    正在脸上涂涂抹抹的时候阮娇娇回来了,手上拿着一个购物袋,哼着歌,迈着轻快的步子就进来了。进来后觉得宿舍的气氛不对,有点压抑。她看了看正在抹脸的燕甘草和她床上一团乱的被子,再看了看正在学习的钟灵问道:“刚起床?”

    钟灵看了看手机:“起床二十多分钟了。”

    “我就说怎么宿舍的气压有点低。”她一脸了悟状,“看来我回来的不是时候,应该晚点回来,看情况这脸色不知道要摆到什么时候了!?”

    “我估计还要个把小时吧,现在已经算是好的了,刚才更差。”

    燕甘草听着两个人的调侃并不理会继续抹自己的脸,脸色依旧不好。

    过了一会就有人敲门,钟灵转过头去一看,是隔壁宿舍的同学,“同学有什么事情吗?”

    “哦,燕甘草在吗,我昨天借了她一双高跟鞋,下午我出去要穿。”

    燕甘草听了探出自己的身子,“李艳,我在呢。”

    李艳听了就直接走进了宿舍,看到燕甘草正在穿袜子。“你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

    “……”过了一会燕甘草才出声,“一点左右吧。”

    “那么晚啊,宿舍阿姨没有发火吗?”

    “……没有。”声音小,回答简短。

    “……”

    燕甘草穿好自己的袜子,就从旁边的袋子里面拿出昨天借的鞋递了过去,“本来想着你不急洗洗再给你的,现在只好给你脏的了。不好意思啊。”

    李艳听了燕甘草的话,笑着接过了鞋,“没事,本来就是脏的。”说着又看了看燕甘草不太好的脸色问道:“你刚起床?”

    阮娇娇听了李艳的话顿时大笑起来,看来燕甘草起床气的名声是传了出去了。李艳听到阮娇娇的笑声看向她,只见她对自己竖起了大拇指,也跟着笑了起来,拿着鞋就出去了,临到门口的时候又回头对燕甘草说道:“甘草,下次你要的时候再来找我,我不会因为你有起床气就不借的。”

    这下钟灵都笑出了声来,燕甘草听了脸色更加不好了,从床底拿出自己的运动鞋床上,不一会就对两个脸上还有满满笑意的人说道:“笑个屁啊,还吃不吃饭了?”

    真是屋里屋外两张脸,阮娇娇和钟灵也不介意,脸上的笑意不减。

    三个人来到食堂看了看,这个时间点食堂早就收拾一空,只有两家做面点的还在营业。不过三个人并不想吃面食,于是就商量去隔壁小区旁边的那条街上看看有什么吃的,那里卖小吃的商贩非常的多。

    走在路上的时候钟灵想起燕甘草和阮娇娇给自己发的短信,就拿出来问她们,“你们昨天晚上是怎么了,一人给我发条短信,好像是车牌号,干什么用的?”

    起床气还没有完全过去的燕甘草听了也不回答,继续走自己的路。旁边的阮娇娇听了将手机接了过来一看,脸上立刻笑意融融。原来两个人昨天上了车子过后都给钟灵发了对方坐的车子的车牌号,以防万一。

    “甘草,没想到你还挺有良心的。”她用肩膀碰了碰沉默走路的燕甘草,然后将手机还给了钟灵,“昨天晚上太晚了,我们打不到车,正好有个私家车的司机说是可以送我们,我们就上车了,我们怕有什么事情,就给你发了车牌号。你猜昨天送我们的是谁?”

    钟灵接过手机装进口袋里面,没有猜的*,“直接说,我怎么猜得到。”

    阮娇娇笑得更开心了,语气稍带暧昧地说道:“就是上次我们爬山送甘草豆子的那个人。”

    “不会那么巧吧?”钟灵不太相信。

    “就是这么巧,我一看这男的想送当然是立刻答应啊,就算没有什么,只是用来养养眼也不错。我当即就把甘草塞进了他的车子,为了不打扰甘草的好事,我还特意坐了另外一辆。”说完还挑挑眉连表情都带着暧昧。

    钟灵看了看燕甘草的表情,那个刚刚一直拉着的脸上有了点变化,至少眼睛珠子转了几圈了。

    “哼!我还不知道你,你一定是看到另外一辆上面的司机长得也不错吧!”

    阮娇娇想了下那个花花大少的脸,不能否认确实不错,“主要是为了甘草,我那是次要的。”

    “色女。”

    “你知道我做的那个车里开车的是谁吗?”

    “谁?”

    “赖令封。”

    钟灵听了想了想,“这名字听着怎么这么熟啊。”

    “就是那个做装潢的,老是和一些女明星小嫩模传绯闻,你还说他是个种马,就算得了花柳病也不用担心没有钱治的那个。”她想起了那个三句话就想和她玩暧昧的男人,看来绯闻有的时候也未必是空穴来风。

    “不是吧?那你怎么这么安全的回来了?”钟灵今天碰到的不敢相信的事情有点多,“怎么和他扯上了关系?”

    阮娇娇听了钟灵的话,伸手拍了她两下,然后说道:“我还奇怪呢,那个叫白术的,就是那个送豆子的,赖令封说和他是好哥们。你说那个白术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怎么就和赖令封那样的花花公子是好哥们呢?”

    燕甘草因为起床气,心情不太好,一直没有开口,但是两个人说的话倒是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听到阮娇娇说不明白白术怎么和赖令封是好哥们的时候鼻子里面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昨晚那么对她大献殷勤估计就是泡妞的手段之一吧,大晚上的还四处闲逛,是不是就是为了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上手的小妞?亏得她昨天一晚上没有睡好在那里胡思乱想,什么人啊?还有那颗豆子,那么好的,有寓意的一颗豆子怎么就是他送的呢?越想心情越不好,脸色就更不好了。

    “和娱乐圈沾上边的有几个好的?里面不知道乱成什么样了,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钟灵的语气里面满是对娱乐圈的鄙夷。

    阮娇娇听了顺口就回了一句:“你男神就是娱乐圈的资深人士。”

    “那是我男神,能一样么?”钟灵反击。

    阮娇娇没有回话,看到有燕甘草的脸色比刚刚出门更不好了,于是对着钟灵像燕甘草努了努嘴。钟灵看到阮娇娇的暗示,看向燕甘草,想了想她和阮娇娇刚刚说的话,有点担心的问道:“你昨天不会被那个叫白术的占了便宜吧?”

    燕甘草听了看了钟灵一眼,只看得钟灵胸口扑通扑通的加快了速度,然后在她想着该怎么问的时候燕甘草开口了,“你觉得我是被占了便宜能一觉睡到中午的人吗?”

    就是被摸了摸脚,想了大半个晚上而已。想到这里心里就不痛快,看着提起话题的阮娇娇眼里就露出了凶光。

    阮娇娇看着燕甘草眼里的凶光不怕死地说:“你不像被占了便宜,像昨晚被□□了。”

    燕甘草听了一个刀子眼扫了过去,她昨晚到现在的心路历程并不想让她们直达,于是气愤地开口,“我想到我那么宝贝的豆子居然是一个花花公子送的,我就不舒服。”

    “吓我一跳,我以为真的有什么呢?”阮娇娇假装担心的拍了拍胸口,想了想接着说道:“本来以为是个极品男人,正好又对你有点意思,这样的话你甩掉章长涛也不愁找不到更好的,现在看来你还是守着你家章长涛吧。”

    燕甘草听了没有说什么,钟灵也没有开口,三个人都保持了沉默,只是钟灵还是担心的看了一眼燕甘草。

    总归是有过好感的人,现在却发现对方是这样的一个人,心里面怎么也不好受。

http://www.awsjsy.com/8_8978/39815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