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甘草还在猜测着白术的为人,白术就已经拿着东西进了车子。他的手上拿了一个小小的纸袋子,燕甘草看到了袋子上面写着某某药房的字样,她看了眼白术,想着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白术将袋子里面的药品拿出来,燕甘草看的仔细,两个小瓶子,一包棉签,还有一盒创可贴。她的心里面隐隐的有一种感觉,但是不敢确定,只是盯着他手上的东西不说话。

    “把脚给我,我给你看看。”白术看着燕甘草,神情不容拒绝。

    不容拒绝,和会不会拒绝是两码事情,“不用了,我这过了两天就好了,不用麻烦您了。”燕甘草的表情除了受宠若惊之外刚刚稍稍松懈的戒备又浮了上来,只不过这次戒备里面的含义明细的变了。

    白术没有说话只是保持着拿药的姿势不动,燕甘草又说了句:“先生?”她顿了顿,“是真的不用了,您送我回去就行了,不麻烦您了。”

    白术听了心里有一丝了然,但是也有很多的苦涩,“白术,我叫白术。”他的声音低低的,沉沉的,和他刚刚说话的语气一样透着坚持。

    他说完之后就定定的看着燕甘草,墨色的眼睛和他的声音一样沉沉的,好像是一个深深的漩涡,破涛汹涌,但是片刻又像是平静的湖面,静静的毫无波澜。

    “白先生。”燕甘草的声音有点干,说出来的话有点涩。

    “白术。”他的声音依旧坚持,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燕甘草。

    燕甘草看着眼前的墨色,“白……白术先生。”

    “白术,你应该叫我白术。”不是可以是应该,燕甘草最喜欢的是百度百科,遇到词语和事物都喜欢到上面寻找答案。“可以”表示许可,“应该”用于建yì,情理上必然或必须如此。她为什么应该叫他白术?

    “白先生,我觉得……”燕甘草想转个话题,这个名字,她现在真的有点抗拒,特别是那个“应该”。

    “白术,叫我白术。”你应该叫我白术才可以。

    燕甘草不明白他坚持的原因,不过眼前墨色眼睛里面透出的坚持让她不能拒绝,她在心里掂量了下,现在还在别人的车里,叫就叫吧!

    “白术。”说完这话以后燕甘草听了下又补了一句:“我叫燕甘草,你可以叫我甘草。”

    白术听了燕甘草的话脸上有笑意,燕甘草看着他的笑容有点呆,这才发现对面的男人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暖。不过这个暖暖的状态只保持了两秒钟就恢fù了原样,只是眼神里面流淌的笑意告sù燕甘草刚刚她看到的不是幻影。

    他应该多笑的!

    “把脚给我,我给你涂了药再送你回去。”

    燕甘草将自己的脚往凳子后面缩了缩,“不用了,只是小水泡,我回去自己擦就行了。”

    墨色眼睛里面流淌的笑意淡了一点,“那好,我买了碘酒,你回去先消毒然后在涂药水,创可贴是防水的,涂完药水记得贴上创可贴免得碰水时感染。”声音柔和,说着将拿出来的药品也一一放回了袋子里面。

    燕甘草听了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的动作,他脸上早已经没有了笑意,眼睛里面的神色也早已经恢fù了正常。她有点难受,但是更让她觉得不便的是这个才见过两面的男人对她如此关心,关心的如此细致。她确实有过好感和幻想,但是幻想和好感早来得快,去的也干净。现在他如此的热心,让燕甘草很是不适。

    “谢谢,我会的。”

    白术系上安全带重新发动车子,这次他开车的速度快了很多,车子里面又恢fù了让燕甘草尴尬的安静。

    她看着放在前面的药袋心里面突突的,然后看了看坐在一边开车的白术。他专注的看着路面情况,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轻轻地抓着方向盘,他转动方向盘的时候动作流畅而又稳重。除了双手和脚踩刹车和油门的时候动一动,他的身体保持着笔直的坐姿一动不动。

    燕甘草看着他的样子有股说不清的淡淡的难受,他身边好像笼罩着淡淡的孤独,现在她坐在车子里面,他的孤独感都这么的强烈,那么如果车子上没有其他人,他是不是更孤独?

    她的嘴巴动了动,终究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只是转过头专注的看着车窗外一盏盏一晃而过的路灯。

    车子开了大概二三十分钟后到了燕甘草的学校,燕甘草看着车子停的地方,正好是她平时回来晚了翻围墙的地方。她在心里庆幸不用围着学校转一圈了。

    她弯腰准备换上自己的高跟鞋,坐在一边的白术将刚刚装拖鞋的袋子拿了过来,“拖鞋你穿回去吧,这个装你的高跟鞋。”

    燕甘草听了抬头看了眼白术,又低头看了看脚上的拖鞋和它的售价,果断的摇了摇头,“不用了,这怎么好意思呢,都到学校了,我穿我自己的鞋就行了。”说着就将拖鞋脱了下来。

    白术看着燕甘草的动作,拿着袋子的手停了一下,接着递了过去,“不要紧,拖鞋是一个朋友送的,但是送成了女士的,我自己也穿不了,放我这浪费了,我看你穿着挺适合的,送你吧。”

    燕甘草听了不太相信他的话,朋友会送拖鞋?而且还是女士的拖鞋?但是如果不是他说的是朋友送的,为什么他自己会买女士的拖鞋呢?她让自己不要深想,“是吗?”

    白术没有回答,将身子向燕甘草的方向倾斜,燕甘草见了直起身子,将自己往后座靠了靠。白术正好拿到燕甘草的高跟鞋,装进袋子,然后不顾燕甘草的惊讶和拒绝,帮她穿上了拖鞋。

    燕甘草的脚很凉,特别是裸.露在外的脚踝,白术的手温很高,握在燕甘草脚上的时候,燕甘草感觉很暖和,但是伴随着暖和的还有很强烈的不自在感。她的脚保持了白术给她穿鞋时候的姿势,眼神戒备的看着白术,心里后悔不应该让他有机可乘。她偷偷看了看车窗外几米远的学校,心里面稍稍踏实了一点。

    白术自然看到了燕甘草的神情,心里有一丝苦笑,然后看着燕甘草说道:“甘草,你不要误会。”说着就停了下来,隔了一会又接着说道:“不好意思,我逾矩了,希望你不要介意,这双拖鞋也希望你收下。”

    燕甘草看着白术的样子,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上次白先生就送了我一颗豆子,现在又要送我鞋,还麻烦你送我回来,真是不好意思了。这个鞋我就收不客气的收下了了,下次见面我请白先生吃饭。”

    白术听到白先生三个字,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地说道:“好的,那下次估计要甘草破费了。”

    他的声音很低,特别是说甘草两个字的时候,燕甘草听了心里有点别扭,但仍旧笑了笑,“好的,绝对没有问题,我先回学校了。”说完就将袋子拿到手中,准备开门出去。

    “不知道方不方便留个手机号?”

    燕甘草将扶着门的手缩了回去,转过头笑得有点勉强地说道:“好的啊。”

    相互留了电话号码后,燕甘草迫不及待的下了车,刚刚出了车子,关上门和白术打招呼的时候,白术的声音又传到燕甘草的耳朵里面,“甘草,回去记得用热水泡泡脚,女孩子身体受凉了就不好了。”

    燕甘草立马想到了刚刚抓着自己脚的手,还没有想好怎么说,白术又开口了,“也少吃点速食产品,对身体也不好。”

    燕甘草听了心里不是很舒服,抓着袋子的手紧了紧,然后仍旧礼貌地说道:“谢谢白先生,您开车回去的时候也要小心。”说完不等白术反应就转过了身子,走了两步又转了过来,也没有注意白术的表情,快速地说道:“白先生,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关系很好的。”

    她抬头看到白术,似乎看到他刚刚的眼神暗了一下,但是再看,发现他还是刚刚那个样子,然后听到他语气平淡地开口,“我知道了,甘草这个年纪有男友很正常。”

    燕甘草看他这样心里露出了一点局促和后悔,觉得自己可能误会了他的意思,自己说的话有点自作多情,于是说道:“白先生路上小心,再见。”声音也变得轻柔了一点。

    白术看着燕甘草的背影,轻声地说了声再见,然后发动车子离开。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停在了路边。他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面,右手手指不紧不慢地敲着方向盘,很长一段时间后他睁开眼睛看着前方,旁边的一辆摩托车疾驰而过,在拐角处差点撞到了迎面而来的小轿车,他看着骂骂咧咧的轿车车主和一直道歉的摩托车车主徐徐说道:“开得太快,得不偿失。”

http://www.awsjsy.com/8_8978/39815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