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到今天的工资,出来的时候已经是12点了,燕甘草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晚饭还是下午6点吃的。旗袍已经还给了公司,现在换成了自己的休闲装,不用像刚刚那样抬头挺胸的,现在微微弯着身子,感觉舒服多了。脚上的鞋没有换,还是那7寸高跟,拖着两条无比酸痛的腿,真想吃饱喝足泡个澡好好的睡一觉。这个钱挣得真是不容易,比她刚刚开始做服务员的时候还累。

    身边的阮娇娇肚子也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但是她没有燕甘草的疲态,毕竟她的兼职大部分都是这样的。

    看了看四周,附近除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和网吧什么都没有,“我们去超市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吧?”

    “快点快点,我都快饿得不行了。”

    两个人急急忙忙的跑到超市,超市里面的面点和熟食区已经下班,卖品只有普通货架上面的物品。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也没有什么心情挑了,一人买了一大盒的桶装方便面和一袋饼干就出来打车。

    燕甘草摸着口袋里面的钱,这家酒水公司还不错,除了正常的200块工资外还另外给了30元的打车费,不然200块除了车费和宵夜挣得也不多了。

    这个时间点,打车并不是很方便,深秋的晚上还比较凉,两个人站在路边等车,晚风吹来,显得有点楚楚可怜。

    原以为要等一段时间,没想到两个人并没有等多久就来了两辆车停在了她们面前。燕甘草和阮娇娇并没有在意,因为来得是私家车,并不是出租。有时候私家车也载客,如果是白天上了也无所谓,但是现在这么晚了还是不要冒险的好,总有些不安全。

    走在前面的一辆车慢慢的摇下了车窗,里面传来燕甘草熟悉的声音,“小姐,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阮娇娇以为是搭讪的黑头车刚准备看口拒绝,但是看到那张脸后立马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她看了看旁边的燕甘草,发现燕甘草正看着车里面的男人,再看看车里的男人一直看着燕甘草,她张口答道:“那真是麻烦你了,你能不能带一下我同学?”

    燕甘草听了她的话,看着身边的阮娇娇,从她的脸上看到了红娘的嘴脸,她转过头回绝道:“不用了,这么晚了就不麻烦了,我们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说着还扯了扯阮娇娇的衣服。

    阮娇娇没有理会燕甘草的拒绝,笑话,这么好的极品男人来搭讪怎么能放过呢?一看就是对燕甘草有兴趣。

    “不要紧,这么晚了你们打车也不好打,再说了,两个女生也不安全。”男人声音慢慢传了过来,不疾不徐很是稳重。

    “那就麻烦你了。”阮娇娇飞快的答道,说着还将燕甘草一把拉到车子旁边,拉开车子副驾驶的门,强行将燕甘草塞了进去,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燕甘草很是尴尬,想把车门打开,但是在外面的阮娇娇料到她有这么一手,将车门顶着不让她出来。

    “我送你吧,不要紧的。”注意到燕甘草的动作,白术开口说道。

    燕甘草听了他的话心里不放心,但是也没有在继续开门,看着外面的阮娇娇,转过头来向白术问道:“那我同学怎么办?”

    白术听了将车窗摇了下来,对着外面的阮娇娇说道:“后面那辆银色的车是我朋友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可以让他送你。”

    阮娇娇听了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不嫌弃,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对着燕甘草挥了挥手,“学校见。”说完还暗示性的对着她眨了眨眼睛。

    燕甘草看到阮娇娇的举动真想把她的眼睛捂起来,她能看见,旁边的人肯定也看见了,还不知道对方看到会怎么想。

    白术将车窗摇了上去,看到燕甘草单薄的休闲装将车里的暖气开开。

    “去哪里?”

    “我在a大上学,直接到a大就行了。不好意思,真是麻烦您了。”燕甘草有点尴尬,坐在车子上面很是拘束,说出来的话都显得有点干涩。

    白术从她的语气里面听出了不自在,只是轻声地说道:“不麻烦,离我住的地方也不是很远,只是顺路而已,你把安全带系上。”

    “好,真是谢谢您了。”燕甘草将上车时放在腿上的塑料购物袋拿到一边,将安全带系上。白术看了眼塑料袋,透明的塑料袋,很清楚的就看见了里面的东西,他视线停留了片刻,然后又将视线转了回来。

    等燕甘草系好安全带过后白术就发动了车子,后面的那辆银色的轿车早就在这之前就开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没了影。燕甘草默默的记下了车牌号码,给钟灵的手机发了过去。白术开车的速度很慢,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音乐,车子里面非常的安静。

    燕甘草想看看旁边的人,但是又不好意思转过脸去看,只好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人静了下来,感官打开,四面八方的味道和声音就涌了过来,燕甘草又闻到了那股淡淡的香草气味。

    她使劲的闻了闻,确认这不是自己的错觉,不是以前那种若有若无的气味,还是很淡,但是一直都在,闻起来让她很安心。

    她将一直挺着笔直的身体稍微往后座靠了靠,然后从车窗看出去,发现旁边的一辆电动车居然和这个车是一样的速度,燕甘草又看了看旁边呼啸而过的汽车,他,开车的速度越来越慢了。心里就出现了不安,身体自然的又坐直了。不过和这不安一起来的,还有刚刚被遗忘的饿的很难受的肚子。

    她将手移到自己的肚子上面,真的饿的不行了,很想让他把车开快点,好让她快点回到学校将这盒泡面泡了,也想早点摆脱这种忐忑不安。她在心里想着措辞,但是对对方不熟悉,连带这一面才两面,如果对方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对方又好心载你,怎么好意思让他开快点呢?

    她动了动还被委屈在高跟鞋的脚趾,发现已经动不了了,又痛又挤都快让她没有知觉了。她将双脚由侧放改为并拢向前,调整一下角度,脚还是那种感觉,但是大腿略微觉得轻松了一点。

    白术看到她的动作,看了看路况,然后将车开到一边停了下来。燕甘草看了看外面,发现已经辩不出东南西北了,心里有点不安。她转过头,发现白术将身子探到后座,然后从后座的袋子里面拿出了一双棉质拖鞋。他将拖鞋上面的标签扯掉,然后递给了燕甘草。

    “把这个换上,脚会舒服一点。”

    燕甘草心里松了一点,然后摆了摆手,“不用了,我穿现在这个挺好的,真的。”她看了一眼刚刚他撕下来的标签,这双拖鞋的价格够买她的这身休闲装了。

    白术见了似乎料到她是这个举动,也不多说,解下了自己的安全带,探过身子抓住她的脚直接将她脚上的高跟鞋给脱了。脚上面早已经被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脚趾从鞋里拿出来的时候全部挤在了一块,凉凉的又没有血色。白术的眉头皱了起来,他伸手将冰冷的脚趾揉搓了起来。

    燕甘草坐在位子上面都不知道该怎么处了,白术强行将她脚上的鞋脱下来的时候她惊得都恍神了。这个才见了两面的男人用得着这样吗?帮别人脱鞋,这是要多熟悉的人才会做的事情?一个陌生人现在对你做出了这样的举动,第一反应是不是应该一脚踢过去?

    那股淡淡的青草味随着他的靠近浓郁了起来,燕甘草感觉自己的脚被对方揉搓了起来,立刻用力将自己的脚从他的手里抽了出来,手上也用力将他的人往上拉起来,脸上红红的,心跳快的就像不是自己的心脏。

    “先生,我自己来,您不用这样的。”说着手上使的力气更大了。

    白术随着她的力道直起身体,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满脸的尴尬和戒备,神色不变的将另外一只鞋递了过去。燕甘草见了立马接了过来将自己的另一只脚也换上。

    换鞋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脚后跟通红通红的,用手一摸发现上面起了一个大大的水泡,旁边坐着的人一直盯着看着,她也没心情仔细的看,只得快速把鞋穿上。

    鞋是穿上了,但是心里却更加的矛盾起来。刚刚低头换鞋的时候,她的头发垂了下来,遮住了半边脸。快要换好的时候,她略微转过头对着一边紧紧的闭上眼睛,露出一个自暴自弃的表情,然后又将自己的舌头吐出来做了一个鬼脸。深吸一口气直起自己的身体,看着旁边的白术说道:“谢谢您,已经好了,可以走了吗?”

    语气自然是僵硬的,她都快气馁死了,心里面有一口气吐也吐不出来,难受的很。

    “脚起泡了。”不是问,很肯定的陈序句,刚刚换鞋的时候他一定看见了。

    “嗯,不要紧,过两天就好了。”

    白术听了略微停顿一下,然后问道:“明天有课吗?”

    燕甘草愣了下,也没有想到他问这句话的意思,直接开口答道:“明天星期天没有课。”

    白术听了没有多说,只是将车子掉了一个方向,开了几分钟后在一个路边停了下来。他解开安全带,一边解开一边说道:“你等我一下,我去买个东西。”

    燕甘草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到白术小跑着绕过人行道走到街对面。然后看了看四周,灯火通明,是自己以前来过的地方,心里又放松了几分。她低头摸了摸自己起了泡的脚后跟,将拖鞋脱下,把脚放到车子的灯光处照了照发现不止脚后跟起了泡,脚步上面也被高跟鞋磨破了皮,难怪刚刚穿鞋的时候脚背会痛了。

    她将脚趾头放肆的在灯光下活动了下,又想到了刚刚那个人给自己穿鞋和脱鞋的样子,她的脸有点红。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呢!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将自己的脚凑到鼻子下面闻了闻,闻了两遍后确定没有什么味道,放下心来,幸亏没有味道,不然丢脸丢大发了。

    她打量起了车子,她不是很懂车子的牌子或者性能,所以也不能分辨出自己坐的车子是什么品牌,售价大概多少。车子里面很干净也很简单,黑色的皮质座椅被擦得发亮,没有多余的点缀。车子里面没有抱枕,也没有什么娃娃,一般后视镜处会挂上平安吊坠或者中国结,这里也没有,除了一小盒抽纸外燕甘草找不到第二个其他的物品。

    很像那个男人,沉默,踏实,不过和车里的一目了然相比,主人显得神秘深沉多了。

http://www.awsjsy.com/8_8978/39815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