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出你穿上旗袍还挺有味道的。”阮娇娇靠在厕所的洗手台上面,看着刚刚从隔间出来的燕甘草。

    同样的嫩绿色旗袍,阮娇娇穿着显得妩媚多姿,婀娜摇曳,裁剪并不是很好,但是还算贴身,好身材淋漓尽现。燕甘草看起来则是委婉清秀,她皮肤白嫩,被嫩绿的旗袍衬托着显得细腻水嫩,第一次穿旗袍,不是很习惯,脸上有一抹不自在,有点生涩,那份生涩让人心生怜爱。

    “中国女人穿旗袍有味道不是很正常吗?!”旗袍的开叉太高,都到了大腿根了,她很不习惯,一直用手拉扯遮掩,“而且这么高的开叉,想没有味道都难,幸亏我带了安全裤。”

    “穿穿就习惯了,我们做这个的主要是为了博眼球搞促销,要是太过保守效果会打折扣的。”她早就已经习惯了,比这过分的服装她都穿过,这个已经是很不错了。

    “那穿个小丑服装更吸睛。”燕甘草对自己脚上太高的高跟鞋也很不习惯,她平时穿的都是运动休闲类的,这双鞋还是和隔壁宿舍的同学借的,7寸高跟以前是试都没有试过。

    阮娇娇听了很无语,真想一巴掌拍到她的脑袋上,“讲话可以过过脑子不,这是什么活动?我们推的这款酒的销售理念是什么?还小丑。”

    “听不出来我这是在抱怨加吐槽吗?”

    “只听出了你的无知。”阮娇娇将燕甘草的头发简单的盘了一下,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清爽典雅。

    “没劲。”

    这是一个并不轻松的兼职,至少对燕甘草来说是一个不轻松的兼职。脚上的高跟鞋让她吃了不少的苦头,除了这个苦头还有一个让燕甘草讨厌的事情就是,那个所谓的部门主管没事就跑到阮娇娇的身边,一双色眯眯的眼睛怎么看怎么让人讨厌。

    阮娇娇自然看出了主管的不良企图,这种事情她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应付这些人不说如鱼得水,但也早已经摸出了点门道。

    主管从阮娇娇旁边离开后燕甘草走了过去,看着还挂着笑脸的阮娇娇有点担心又有点觉得对方不成器,语气不是很好地说道:“你能离那个地中海一点吗?一看就没有好心。”

    阮娇娇听了笑了一下,“有色心没色胆,就这段位我还瞧不上。而且我又没有主动勾他,是他自己倒贴上来的,你应该让他离我远点。”

    “你站在这就已经是勾他了。”燕甘草对阮娇娇的外形挺羡慕,就像现在,看她穿旗袍,越看越好看,越看越有味道。不过这个外形有时候她也很庆幸自己没有,这股味道不仅女人可以看到,男人更能看到,特别是那些别有企图的男人,很多时候走到哪麻烦就跟到哪。

    “我会把你这话当作赞美。”她看了看身边的燕甘草,只见她两个脚越来越频繁的更换身体的重心,知道是她没有穿惯高跟鞋,“站着不舒服就去厕所躲一下,只要时间不长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你怎么不早说。”燕甘草听了将手里的托盘放到旁边的宣传柜子上面,用她能走的最快的速度往厕所走去,她是真的受不了了,不仅脚腕和小腿酸痛,就连后腰都隐隐难受。

    燕甘草进了洗手间,紧跟着她的那道视线也收了回去。

    酒水公司的宣传是在一家超市里面,超市正中间是货品,旁边围着的一圈都是品牌店或者美容店。那道紧跟着燕甘草的视线就是从里面的一家高级茶社出来的。

    “这么快就看够了?”一到懒懒的调侃的声音在茶社响起,“没想到我们定力十足的白老头看到美人也有目不转睛的时候。”

    白老头坐下来没一会就看着对面的酒水推销处,跟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了几个穿着旗袍的美女,其中一个更是难得一见的尤物。一直以为白老头不近女色,差点都怀疑他的性取向了,现在看来是之前碰到的女人不够等级。仔细看看那个女人,白老头的眼光还是挺毒辣的。

    “你要是喜欢,我去帮你弄来?”他瞧着对面的女人,脸蛋是脸蛋,胸部是胸部,屁股是屁股,真是没的说,要不是白老头看上了,他还真有点按耐不住了。

    赖令封,赖家大少爷,翊市最大的花花公子,有身家,有背景,有外形,有气质,想玩一玩或者攀龙附凤的女人总是在他的身边来来去去,他自己因为家庭环境的影响也是一把猎艳好手。

    白术(zhu)听了他的话,放下手中的茶具,看了一眼一脸兴致的赖令封,对于他的想法也能猜到一二。两人自结识以来,赖令封对白术一直很热情,特别是女人这一块,有时候热情到让白术觉得很是麻烦。

    女人,漂亮女人,男人自然是喜欢的。白术有时候也会看上一两脸眼,但是也只是看上一两脸眼,再多就没法看下去了。赖令封知道白术的这个毛病,所以总是想方设法的帮着白术找不同款式的女人。款式,用这个词来形容女人确实很不尊重,不过对于赖令封来说就是将不同款式的衣服穿在身上,然后脱下来。

    白术好像很尊重女性,对于女性总是风度翩翩,从来不会做出不礼貌的举动,也不会在女性面前说出轻浮的话语。但是在赖令封和他的狐朋狗友调侃女人或者不留情面的打发女人的时候他也不会做出任何一点劝阻的言行,就好像女人天生就可以被男人如此打发糟践。

    赖令封看不清白术,但是这并不影响自己和他成为不错的朋友,在女人方面他们有点分歧,但是在其他的方面还是合作的非常愉快的。

    “赖公子只要离着远一点,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居然不否认,赖令封惊讶了,“你是真的看上了?我还以为你不近女色呢,没想到啊……”

    他再次看了看对面的女人,笑起来红唇妖艳,脸蛋妩媚,眉眼间的风情带着一点纯净,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尤物。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虽然难得,但是之前也不是没有碰到过,当时送到他床上的时候他尚且淡定自若的关上房门离开,现在怎么就看上了?

    “上次送你的那个太风尘了?你比较喜欢清纯点的?不过清纯的也送过两次,还是喜欢风骚里面带点清纯的?”赖令封兀自猜测着,一点都不介意白术对他视若无睹的态度。

    白术将茶杯放在手里左三圈右三圈的转着,看着杯子里面的茶水因为手里的动作晃来晃去。

    茶,他有一段时间很是喜欢的,但是那段时间隔的太久了,久到他已经忘jì了自己曾经喜欢过。现在也是一样,有还是没有对他来说都是一样。他没有什么很喜欢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很讨厌的东西,很多在别人看来他很喜欢的东西,其实他的感觉都是一般。

    赖令封是继老院长之后第一个发现他的这种“无欲无求”,他不相信世上还有这样的人存zài。起先是好奇,他将白术收藏的字画还有古董不经意的弄坏,没有看到白术任何心痛的表情或者举动,只是将购物记录给他,让他原价赔偿。然后他将白术看上的其他的东西或者是他特意搜罗过来的物品不是抢过来就是不小心弄坏、弄没,全部都是一样,他表xiàn的就像这个东西不是他千方百计搜罗过来的一样。

    他会喜欢,但是他的喜欢可以随时随地的毁掉,不留一丝的眷恋。赖令封开始是吃惊,后来就有点同情了,没有喜欢的东西,或者喜欢的东西随时都可以抛弃的人,他活着的眷恋在哪里?

    后来他自己出来创业,创业的时候拉上了那个不是很感兴趣的白术。对于创业,白术也是可有可无,刚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是很愿意,赖令封的各种利诱对他没有任何的作用,在他几乎要放弃的时候有次随口一说,也许你以后有需要用到钱的时候,虽然你很会挣钱,但是不代表你马上就有钱,你就当作存钱吧。

    白术听了就跟着下海了,但他也就是单纯把这个创业开公司当作存钱了,不做什么风险投资,赚来的钱都存zài了银行,做投资都是因为公司需要。股票,债券,基金,他碰都没碰,连一张信用卡都没有,就是赚钱,存钱。如果不是和他共事,了解他的为人,赖令封都不相信现在还有他这种有钱人。

    “你不会在玩什么一见钟情吧?”赖令封发现白术又将目光看向了那边的酒水促销员,这都是第几回了?

    白术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去而复返的那个身影。她站在那里对着经过的人说着什么,将经过的人指引到酒水的销售处,每当指引过去的人买了酒水就会露出甜甜的微笑。她也经常悄悄地走到酒水的广告牌后面,先看看有没有人注意自己,然后将自己的脚从高跟鞋里面拿出来,活动活动自己的脚腕,踩在地上垫垫自己的脚尖,让自己的脚放松放松。

    当白术第三次看到她这么做的时候平静的面容皱起了双眉。

    一直观察他的赖令封很快的发现了他的这个动作,再看向酒水推销处的时候发现那个难得的尤物被一个地中海的老男人纠缠。他又转过头看了看白术皱着的眉头,这是真的上心的意思?

    “你过去来个英雄救美,将那个地中海赶走,那个小美女的心自然手到擒来。”他在一边热情的出着主意,难得白老头也有心动的时候,千万不能错过,如果白老头搞不定他就牺牲下,一定要帮他搞定。

    白术看了他一眼,在赖令封以为他接受建yì的时候,他转头向店里的服务员问道:“超市几点下班?”

    “今天晚上做活动的商家比较多,要到12点左右。”

    白术听了看了看手上的手表,眉头间的皱纹更深了。

    赖令封也看了看时间,对他的皱纹不以为然,不是只有一个多小时吗?不过对于三十多岁刚刚情窦初开的白术来说,这个时间是有点长。

    “要不要我帮帮忙?”

    “你闭嘴坐好就行。”

http://www.awsjsy.com/8_8978/39815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