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甘草最近过得有点自我折磨的倾向。自从从山上下来后她就无法平息内心的波动。那个送她豆子的男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她的心里的留的印象越来越深,她细想其中的原因,是他的面貌?说话的语气?他的声音?还是他的气息?想明白后她有点害怕了,因为留在她心底的不是面孔,不是语气,不是声音,而是那种虚无缥缈的自己对他的遐想。

    她看言情剧的时候经常听到这样的台词,“你爱的不是我,你只是爱着爱我的感觉。”或者是“你爱的不是我,而是爱我爱你的感觉。”多可怕而又可笑的事情,但是这个事情是存zài的,就像现在,她就有了这样的倾向。如果她在意的是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那么要摆脱何其容易,但是现在这种虚无的东西要如何才能摆脱?

    那天她站在他身边闻到的香草气息,不确定是不是他身上飘来的,但是她记住了,在学校的池塘边,小树林,青草地,甚至是偶然有个男生擦身而过时,她就打开自己的嗅觉拼命的寻找。这种不正常的举动,就被她自己很快的发现,于是果断的、克制的改掉了这个毛病。接着她又开始注意自己的同学、校友、老师或者是路人身上散发的是什么样的气质和气息,很快的发现,但是却没能及时的止住,她变本加厉的开始猜测对方的职业,以及他说话时的口音可能是哪里人士。

    她心怀愧疚。因为她有时候会想如果自己没有男友,或者自己男友有一点他的那种神秘,稳重的性格,她就会满足很多。在章长涛给她电话的时候她会自然的将两个人的言行举止进行对比,心里生出对章长涛的不满,然后整个人焉焉地挂掉电话。

    她在心里鄙shì自己的水性杨花!想要改掉,却经常常控zhì不住自己不想那个人。

    她真的是有点疯了,她自己知道,和她住一起的人也感觉到了,可是提出来时,她永远在自欺欺人的否认。

    回来后她时常将那颗豆子拿出来,上课,吃饭,睡觉,有点爱不释手的意思,就像现在在图书馆陪钟灵看书。说是陪钟灵看书真的只是“陪”。她刚坐下来没有多久就想到了那颗豆子,于是拿出来翻来覆去的看,细细描绘上面字体的形状,沉迷与自己的思绪之中。

    钟灵看着一旁一直在玩豆子的燕甘草,不知道她现在看的是豆子,还是在“看”那个送她豆子的人。

    在山顶的时候,她看着那个男人的举动,和阮娇娇有同样的看法,觉得那个男人对甘草有点意思。不过在山脚分开,看到那个男人礼貌性的言行,就真的只是礼貌而已。原以为会是什么欲擒故纵,但是现在只是纵,没有擒,看来当时真的只是出于一种绅士风度送了她一颗豆子。

    不过看看现在的甘草,哪有她自己说的那么洒脱,在山脚的时候表xiàn的不在意,问她话时的否认,也真的只是表xiàn和“否认”而已。

    那个男人先不说他挺拔的外表,就说他的气度,30岁左右的年纪有那种气度真是少有,风度有礼,温文尔雅。光是这股气质,被他弄得春心大乱的恐怕不止甘草一个。

    如果真的是有缘,或者是对方有意,那甘草现在的这种心情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现在是不知对方是谁,在哪里,而且不知对方是否有意,就这样轻yì的让自己越陷越深,在她看来还不如和章长涛在一起,至少对他也算是知根知底。

    “有必要这么宝贝吗?”

    甘草有点不自然的将豆子放在了书本上面,“不是宝贝,是挺喜欢的,不过这样放着我怕掉了,你说我是把它做成一个吊饰好,还是放在一边收藏好?”

    “有那么喜欢吗?以前看你喜欢东西都是三分钟热度,没有持续这么长时间。”钟灵看着燕甘草继续问道。

    “就是喜欢呗,以前是以前。而且这个是我们第一次爬山得到的,不是更有意义吗?”燕甘草笑笑的看着钟灵说道,然后又转过头看着豆子。

    “是喜欢豆子,还是喜欢送你豆子的人?是觉得和我们第一次爬山得到豆子有意义?还是觉得想买豆子的时候就遇到送豆子的人更有意义?”钟灵直直直地看着燕甘草。

    燕甘草听到这样的问题第一个反应是尴尬,接着就是她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尴尬,这让她不安也让她心虚。

    她想开口反驳,但是看着钟灵亮晶晶的眼睛她说不出话,最后她撇过头看着桌子上面的豆子,将豆子抓在了手里。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眼光很好。”

    燕甘草听见她这样说很是惊讶,看着钟灵认真的神情知道不是说笑,细想原因,心里有点暖,那点尴尬也好了很多。不是指责,不是嘲笑,只是肯定。

    “我以前有个王子梦,梦里的王子和那个人差不多,后来长大了,就开始不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人,唉!没想到……不过你放心好了,我想我也就迷这一段时间,过几天就好了。”其实说出来也不是很难。

    钟灵笑了起来,“就像你迷那些男明星?”

    燕甘草也笑了起来,“嗯,不过一个人除外,就是梁朝伟,如果他的形象保持不变的话我会迷一辈子。”

    “除了外表和演技真的不知道他有哪点好?吸引了那么多的女人。”钟灵没有影视明星或者歌手的偶像,对这些明星偶像一直是可有可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喜欢,现在迷恋的连脑残粉都出来了。想到脑残粉她又想到了一个人,在心里狠狠的骂了句,“妖孽!”

    燕甘草每次和钟灵说起这个事情都会向她投去可怜的眼神,没有偶像的人生是多么的悲催。

    “有这两点就够了,而且他不仅吸引女人,还吸引了很多的男人。他不仅是我的男神,还是很多人的男神。”

    “做你的男神也真够倒霉的。”

    燕甘草对着钟灵挥了挥自己的拳头,提醒她小心说话。钟灵见了翻了翻白眼看自己的书去了。而燕甘草再次沉浸到自己的思绪里面。

    是喜欢豆子,还是喜欢送豆子的人?

    她喜欢豆子毋庸置疑,从老板说这个豆子叫“相思豆”时就喜欢,发现豆子上面刻得字的时候就更加的让她喜欢。但是现在这个喜欢的意义多了一个,是那个男人送的豆子。

    她为什么喜欢送豆子的人?说是喜欢有点夸大,应该是好感,很多的好感,但是也只是好感而已。而自己因为多次的想象,以及将这种虚无的感觉放大,导zhì将这个好感放大了,以至于影响了自己正常的判断。那个原本在心里幻想的完美情人,原以为世上没有这个人的,所以心里面就将这个愿望压下,但是现在却在无意中发现也许这个人真的是有的,所以心里就燃起了星星之火。

    一qiē都是自己的一个心理过程而已。记得大一军训时她对教官有过好感,觉得他穿军装时英姿飒爽,半个月后这种好感就没有了。后来来了一位年轻的男老师,谈吐幽默风趣,她对那个男老师有好感,持续了大感半个学期。走过操场时看到男同学篮球比赛时被队长帅气的投球姿势迷倒,经常在操场附近来回的转悠,就为了看到对方打球,连续看了两个星期后好感无影无踪。

    好感来的快,走的也毫不犹豫,并没有什么让人不能释怀,时过境迁回忆起来还别有味道。现在对那个男人的感觉也只不过是以前遇到过的无数个好感而已,只是这个好感多了一颗“缘定三生”的豆子外加一份以前的王子梦。

    话说回来,如果这颗豆子当时他不送,她自己也会买,现在捡了个便宜本是个开心的事情,但是她还在那纠结半天,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事情,该怎样还怎样咯!

    她想到这里微微一笑,然后将豆子装起来,没有必要对一颗豆子花费太多的心思。第一眼看到这颗豆子是想买了打个洞挂在手机或者书包上面做吊饰的,现在既然想通了还是按照当初想好的来做了。

    今天过后她要让自己恢fù正常!

http://www.awsjsy.com/8_8978/39815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