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真不是一个让人愉快的登山经历,9月炙热的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离开了没有空调的房间,热的满身是汗,全身黏黏糊糊,外加气喘吁吁喉咙痛得厉害,燕甘草想将自己一直努力要戒掉的脏话全部一股脑的骂出来。

    真的不知道发起这个活动的人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

    春游、秋游的时节从来就没有听说办过什么户外活动,偏偏在这么热的时候搞什么促进友谊的登山活动。这个时候也就算了,为什么要选在今天?难道不能查下天气预报吗?没有可以让人稍稍觉得凉快的风向,连微风都没有,路边的野草或者树木,稳稳的立在那里,除非你伸手碰碰它,不然它绝对不会向你轻轻地摇曳一下自己妩媚的身姿。

    燕甘草看到前面有一块光滑的大石头立刻手脚并用的爬了过去,一屁股坐了上去。她气喘吁吁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手脚没有什么力气,没有心情保持自己淑女的坐姿,弓着背耷拉的坐着。长长的马尾辫因为走动和流汗的原因,牢牢的黏在脖子和脸上,搞的她又痒又难受。

    她恨恨地盯着还在下面缓缓向上移动的阮娇娇,并且再次唾弃自己不应该听了她的怂恿就答应过来爬山。

    这本是一个美好的星期六,她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然后美滋滋的打扮一下自己,约上几个同学在街上一边购物一边聊天,累了就找个肯德基或者麦当劳一边休息一边补充能量。又或者到男友租的小套房里面一边看光碟一边等他下班联络感情,最不济在图书馆坐一天也比来这里受罪要强的多了。

    在燕甘草愤愤的后悔中阮娇娇已经爬到了她的跟前,她将自己的屁股移了移空出一个地方。阮娇娇看到空出来的地方笑了笑,刚刚准备坐下去的时候被后面一个箭步冲上来的钟灵抢了先。阮娇娇恨恨地瞪了眼钟灵,那娇媚怨恨的小眼神差点让旁边经过的壮汉把持不住自己。她将燕甘草和钟灵推了推希望她们再挤挤空出一个位置给自己,”快点,我都累死了,站都要站不住了。”

    燕甘草和钟灵听了阮娇娇的话没有动的意思,钟灵坐在石头上面气喘吁吁地比燕甘草喘得要厉害的多了。

    她拿出湿纸巾递了一张给燕甘草,然后抽出一张就在自己的脸上一笔一划的擦了起来。阮娇娇见两个人坐在那里擦脸没有给自己让座,也没有给自己纸巾的意思,一把就把钟灵手上剩下的湿纸巾抢了过来,“干嘛呢,你们这是干嘛呢?”

    阮娇娇说话的时候也是气喘吁吁,将纸巾抢过去过后没有擦脸上的汗而是抓在手上,双手叉腰地看着面前两个脸色不太友好的好友。

    干嘛?当然是表xiàn自己的不满啊!

    看着双手叉腰气喘吁吁地阮娇娇,燕甘草眼里有了一点惊叹,美人就是美人,就算现在气喘吁吁,满脸通红,头发胡乱的黏在脸上和脖子上,双手叉腰,腿很不雅的跨开,但是依旧很美。即使是天天.朝夕相对看着这张脸,燕甘草还会时不时的被这张脸,这风流妩媚的身段给惊艳到。

    21世纪不缺美人,人工的,天然的比比皆是。打开电视,电脑,手机或者杂志随处可见的都是美人。燕甘草没有见过电视里面明星的真人,不知道真人是不是和电视上面一样的漂亮。众所周知,现在ps的技术可以将恐龙p成老鼠,那将丑女p成美女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阮娇娇的美不需要任何ps的人为修饰,360度无死角的说法在明星那里是不是真的她不知道,但是在阮娇娇这里绝对是实打实的干货。

    燕甘草摸了摸自己脸上最新冒出来的汗,想着自己现在狼bèi面容,淡淡地叹了一口气,唉!不能比啊,人比人气死人。

    “你的学长在离你左手边三米远的地方,你走过去,一定会有太皇太后般的待遇,去吧。”钟灵自然也看到了阮娇娇的美,但是向来以淡定自称的她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眼光,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然后扶了扶自己仍然好好挂在鼻梁上面的眼镜将目光移向阮娇娇左手边三米远的地方。

    阮娇娇看向钟灵说的地方,没有意外的看到了那个她两天前才提起兴趣,但是在15分钟前已然失去兴趣的学长。

    她看到那人后立刻就掉转过头,眼睛朝一边一斜,嘴角淡淡的勾起了一个无聊的角度,加上脸上垮垮的表情,燕甘草和钟灵瞬间明白了这个学长看来是一点戏都没有了。两人长叹一口气,不知道是为了今天啥都没有进展但是累的一身臭汗的郊游不值,还是为了那个明显一脸春心荡漾地看着阮娇娇但是却在没有开始就被拉到黑名单的学长哀悼。

    说起这个让燕甘草后悔的登山,前因后果都是因为面前的这个大美人阮娇娇。熟话说“人红是非多”,阮娇娇因为她的美貌,名气早已经远播翊市的各大高校。她不仅是非多,“烂桃花”更是多不胜数。当然“烂桃花”一词是出自阮娇娇的嘴里,虽然燕甘草和钟灵都不认为所有的桃花都是烂桃花,但是在追求理想爱人的阮娇娇眼里都是烂桃花。

    阮娇娇理想爱人的标准在她自己看来并不高,只要做到三点就好:一、了解她,不仅要了解她出色的外表,更重要的是了解她那被外表遮住的内在;二、包容她,包容她平时的小脾气,包容她偶尔疯狂的言行,更重要的是包容她有一个女强人的心,不要把她看做温室里面的花朵;三、信任她,信任她不会因为出色的外表而给他戴上一顶或者几顶碧绿的草帽。

    难吗?难,至少从阮娇娇到目前为止的境遇看来似乎真的没有人达到要求。

    对于阮娇娇的这三个标准,钟灵的评价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人心不足蛇吞象。”当然这话引来了一起唇枪舌战,你来我往,此处就略过不提。燕甘草的反应看似就友善多了,“祝您梦想成真!”说的时候再来个抱拳,看起来无比诚心,但是事后一想总有种敷衍的感觉。

    “你能稍微坚持多点时间吗?不然显得我们两个陪你来爬山就是个天大的错误。”燕甘草看着那张娇媚的脸有点气不过。

    阮娇娇听了嘴角的那个无聊角度变成了笑意,“怎么会是错误呢?随便数数就有两条益处。一、你们帮我避免了一次身心俱疲的交往,挽救了我那脆弱的心灵,二、锻炼了身体,你看看你们天天不是窝在宿舍和男友发短信、打电话,就是泡在图书馆里面,长此以往身体会亚健康的,现在出来爬爬山,对你们的健康多有好处啊!”说完看着两个人笑意更浓了点。

    “我喜欢发短信打电话,我喜欢亚健康,我和亚健康共存。”燕甘草露出一个你能拿我怎么办的表情。

    “不要将自己错误的决定和无理的要求说的好像是为我们好一样,还脆弱的心灵?照你的说法,那些你交往过的前男友都心碎的投胎好几次了。”

    阮娇娇听了钟灵的话对她眨了下眼睛,“钟灵,不要这样嘛,我也是受害者啊,我的心灵也碎过很多次啦。”

    钟灵瞪了她一眼,准备开口和她大战一场,但是旁边的燕甘草在后面掐了她一下,她因为这一掐似乎想到什么最终只是多瞪了她一眼。

    燕甘草看了眼那个正在慢慢靠近的学长,拉着钟灵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不存zài的灰,然后对着阮娇娇说:“那你把那个学长解决了吧,不要让他再纠缠了。”

    “重点是不要纠缠到我们两个这边。”钟灵和燕甘草已经厌烦了每次阮娇娇被男人追求或者和男友分开,那些男人都一个劲的跑来烦她们。自从上了大学之后她们两个人都多了一个讨厌的事情,就是被男人追问阮娇娇的事情。

    不是嫉妒或者羡慕,开始的时候确实有这中情xù,但是现在真的是厌恶了,如果不是知道阮娇娇的为人,三姐妹估计早就玩崩了。其中最为厌恶的是钟灵,因为那些男人总是在她看书的时候过来打扰,害得她有一次气急直接冲那个男的狠狠地踢了一脚,落下了一个“母老虎”的标签。

    阮娇娇自然知道两个人的脾气,摆摆手让她们两个人放心,她绝对会很好的摆平的。转过身,对着那个快爬到身边的学长灿烂一笑,开始了她的拿手好戏。

http://www.awsjsy.com/8_8978/39815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