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辉曾经一度试图想找农村女,他有点儿农村女孩儿的情结。?  ?燃文   ???.ranen`org他觉得那样的选择或许人生会不同。

    可是一方面因为他接触不多,另一方面是他接触后会发现那些通通都不是毕月那种。

    三十五岁时,军辉的母亲含泪劝:

    “儿子,找个门当户对的,这样最起码有共同话题。

    毕月就那一个,你跟她没有交往多久,不至于,咱真不至于这么耽误自己。

    也不是谁的婚姻都是彼此看对眼的。有一方付出的多,有一方付出的少,这样的模式才是大多数的。”

    军婚接受了这样的模式。他找了一名老师,刚被分配到北师大的老师。

    ……

    关于毕成:

    九八年发洪水时,他作为赈灾企业家回了老家省会城市,在江边认识了身穿救生衣以血肉之躯充当沙袋的万瑾瑜。

    女孩当时二十四岁。

    长相虽不错,但个头不高,假小子性格不爱笑,白瞎了一双笑若弯月的丹凤眼,皮肤且晒的微黑。

    毕成当这只是插曲,赈灾过后回了京都,继续做他的月亮湾总裁。

    有一次毕成送小叔毕铁林家的毕焱上学,遇到了领着七岁儿子的王晴天。

    他看着那么大的男孩儿,就猜到了他当年出国后王晴天就结婚了。

    而王晴天看到毕成时是有些拘谨的状态,她不自然地掖了掖耳边的碎发,只简短了回了句:“我过的还好,你呢?”

    她知道毕成没有成家,知道毕成现在是响当当京都的钻石王老五。

    等毕成离开,王晴天仍还傻愣愣的呆站在那,心里想着:

    那一年,如果她勇敢一点,或许她就不用过现在这婆婆大姑姐繁琐挑她理的日子,不会过她丈夫在得知她隐瞒房产而吵闹的日子,不会过感觉儿子只是她一个人的儿子、背负生活枷锁的日子。

    或许,性格真的决定命运。

    每一个过的幸福的人,她们一定是很勇敢的人,而她已回不到曾经,改变不了明天。

    两年后,也就是本书的结尾,当毕月带俩宝先返回京都时,随后毕铁刚和刘雅芳也在泰国游玩归来。

    他们第一站没有回京都,也没有通知毕月,而是老两口聊着聊着觉得应该得回老家选块风景宜人、闲人免进的墓地,雇了台车回了东北老家。

    不过在回城的路上,遇到车坏到半路的情况。很凑巧,老两口遇到了开警车巡逻的万瑾瑜。

    此次过后,在京都,刘雅芳这个当娘的再次偶遇万瑾瑜,稀里糊涂的就将千里红线一线牵栓在了儿子毕成的手上。

    而万瑾瑜是不同于略显爱物质生活的邱怀蕊和敏感心细的王晴天,她大大咧咧的,也不要大多数女孩儿喜欢的东西。

    她是喜欢和毕成赛车、打拳、攀岩,指着马要一匹自个儿驯服的小马驹。

    毕成没想到,原来他的真命天女是个不爱打扮的假小子。他得操心主动给媳妇选衣服鞋子,教她怎么打扮保养穿衣。

    老万、万瑾瑜的老爹,老家省会城市已退休的公安局局长,他没想到他家大龄剩女,能是亲戚中嫁的最好的女娃子。

    以前啊,别人一提你家小鱼儿对象有没有着落呢,他都唉声叹气。

    毕成闪婚迎亲,老万欢天喜地:“快着,赶紧去京都折腾毕家去。”

    结婚当天晚上,万瑾瑜肚子里就种了两个瓜蛋子,十个月后,毕成得两子。

    至于带娃伺候儿媳妇坐月子这事儿,刘雅芳是有心无力的。

    她说她赶不上年轻时的身体了,这辈子就给闺女带俩宝,等明年毕晟结婚也不管,让俩儿媳谁都别挑理。

    心话:挑理也没用,压根儿就没指着你们养老。一方面是不需要,另一方面是她有毕月那个小棉袄,你们想养老也排不上号。

    刘雅芳还说,好在家里条件很好,她也习惯用保姆了。

    两个保姆不够可以雇三个,三个不够就五个,只要儿媳们有需要。

    这里,插播一句,毕晟家也是生的男孩儿,只一个而已。

    ……

    关于毕月。

    就在毕成结婚后,毕月已经是国内几大互联网公司的最大投资人。月亮湾大酒店也已经将业务拓展到海外。

    2006年某天,梁吟秋和楚亦清找到刘雅芳,几个人像闲谈似的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多年前的那场“战役”。

    梁吟秋心里是有些后悔的。只要儿子自己觉得会幸福,当年她又是何必?

    楚亦清现在也能心平气和的承认:她当年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

    总之,说到那些曾经,大家都能用彼此理解的心态去看待,已经过去了嘛。

    最后说着说着,梁吟秋才说正题:

    “亲家母,我欠我儿媳一个婚礼。

    来之前,我和亦清商量了下,咱给月月补上吧。趁着老楚现在还能下地。

    要说只有咱们做女人的,才知道没有那一天会多遗憾。”

    所以毕月在穿上婚纱以前,她都是蒙在鼓里的状态,糊里糊涂被婆家和娘家人一起带到了月亮湾的礼堂。

    她还纳闷呢,怎么红地毯、红玫瑰、满场盛大婚礼现场的模样,还问毕成:“谁家孩子今天定这了?”

    毕成笑而不语看向换衣间。

    换衣间的门打开,一身少将军装的楚亦锋,手捧婚纱走了出来,他招手叫毕月:“来,换上。”

    毕月不可置信的左右看看家人们。

    她没想到,她会在即将步入中年时身披洁白婚纱,被满场的人瞧着。做女人的那点儿抛不掉秀幸福的虚荣心被瞬间点燃。

    舞台的正中间,楚亦锋一身少将军装,他对着穿嫁衣的毕月郑重的敬了军礼。

    一把岁数了,他也没觉得害臊,也不怕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楚亦锋甚至觉得此刻说出啥话都是应该的,因为眼前的女人是他的妻:

    “毕月同志,一向很漂亮。今儿,格外!”

    “你可真是,这么多人。”毕月在满场的笑声中有些尴尬。

    “这些年,辛苦了,无论哪方面都是。以后还得麻烦毕月同志继续辛苦,因为你要照顾我到最后。”

    毕月用手指瞬间堵住鼻子:“行。补个婚礼你还给我惹哭,你可真行,往最后了聊。”

    楚亦锋上前一把搂住哭鼻子的毕月:“那我重说,我会陪你到最后,无论多大岁数都能背的动你,孩儿他妈。”

    “还孩儿呢,咱孩儿都多大了。”

    十八岁的女儿给弹钢琴,十八岁的儿子当司仪说他爸爸当年只顾执行任务才没有婚礼。

    毕月听着这蹩脚的借口,她感动的哭又心虚的笑,且心里充实的不得了。

    有夫有子有女儿,还有父母在,她说带着远游就远游,她何其幸运,每个人都陪着她。

    她也补上了敬公婆茶的环节,毕月对梁吟秋说:“谢谢了妈,我很感动。”

    梁吟秋笑吟吟的,将她整个古董首饰盒递了上去:“这些都给你。”

    整个婚礼现场很温馨,大屏幕一直播换着这些年楚家和毕家人的各种照片。与其说是补婚礼,不如说是京都几大名人的家庭聚会。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句的是:

    叶伯煊和夏天不但夫妻双双来参加了这场迟来的婚礼,他们的儿子叶莘也一起陪同而来。

    所以毕家唯一的女孩、当之无愧一直在国外读书的公主楚沅溪,也就听说了叶莘哥哥一路神童、当年好一个翩翩美少年的人生简历。

    不过她远观了一下就扭头往前走,心里还很不屑:

    一瞧就二十多岁快三十了,瘪嘴很随意的对闺蜜说了句:“老男人了,曾经再牛气也是过去式。”

    叶莘正要路过的脚步顿住:“你叫楚沅溪?”

    或许,本书的故事还可以回到开篇。

    肇事司机一个急刹车响彻大街,到处都是刺耳的喇叭声。而记者霭萱命大的只是受伤住院。

    当她从昏迷中转醒,她觉得自个儿好像穿越过一个世纪。

    那个八十年代的故事是那么的清晰,她神神叨叨道:“我叫毕月。”

    当她病好后,晕乎乎的站在楚氏大楼的楼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微妙感受。

    当她面对楚总时,她被惊的瞪大眼。一种本能驱使着她伸出食指,很没礼貌的指着楚亦锋鼻子方向,停顿了一瞬间后忽然大叫道:

    “楚亦锋,你怎么那么命好?哪个年代你都二代啊你!”

    楚总冷眼盯着,来的不是记者?怎么是个神经病?

    “我是你媳妇啊,我,毕月!”

    楚亦锋冷冷道:“保安。”

    “保安个屁,我揍死你!”

    楚亦锋立刻没楚总范儿了,他有些慌乱地躲避被文件夹追打。

    “你爸叫楚鸿天,一天天大嗓门,实际啥事儿不管。

    你妈叫梁吟秋,就爱个兰花,花了我不少钱。

    你奶奶进了重症监护室还在斗地主仨k带俩仨儿,手里还剩一副炸,一辈子没啥文化爱算卦……”

    连保安加秘书都要抓霭萱,楚亦锋却忽然摆手制止,拧眉听着。

    “咱俩还生俩娃,楚沅溪和楚栖梧,你捧在手心里的俩小祖宗。我一管他们你就拦着,一管你就拦着,你可会充好人了,我最烦你这点。我娘叫刘雅芳,我爹叫毕铁刚……”

    毕月围着办公桌满屋子乱蹿,非要给楚亦锋削醒记忆。

    而门外闻风赶来的一众人早已风中凌乱……

    作者有话说:

    再不会有任何番外版本出现。

    不过各位书友们如果感兴趣可以在评论区续写着玩。

    感谢所有书友的一路跟随和支持。

    我争取两个月后能开新书,我希望还能和一直支持我的你们再见。

    到时,又是一个全新的故事,不见不散。

    

http://www.awsjsy.com/8_8971/39797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