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我是要成为反派的男人 > 37.修仙之三章合一
    祁修配合被炼化成功的魔珠,修炼《蛊祭易经》,成功进入《蛊祭易经》功法第二层,修魔修为也突破了胎息期,丹田中的舍利子也从之前指甲盖般大小胀大一圈,佛光愈加强烈。修魔与修佛的修为等级均分为十一个等级:

    修魔:筑基——开光——胎息——金丹——辟谷——魔婴——出窍——分神——合体——大乘——魔渡

    修佛:筑基——开光——胎息——金丹——辟谷——佛心——出窍——分神——合体——大乘——涅磐

    只凝结出一颗舍利子的祁修目前修佛等级只是胎息期,远低于修魔与剑修的修为,可见修佛修炼的难度,好在佛力威力强大,堪比剑修的战斗能力。

    识海中被挤压至角落的魔姬残魂骂了几个月,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形状也从之前的光球变得几分修长,初显人形。

    “你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做的,难道你是影魔后代?”

    魔姬残魂通guò识海看见祁修丹田内一黑、一白、一金三种能量分割而占,在偌大的丹田内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舍利子和魔气竟然能安静共存于同个地方,互不干涉。她不禁又问出声,想要探究差点被她夺舍的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

    “小子,你放我出去,我教你最纯正的魔功《九阴玄法》,让你的法力增长得更加快速,这可是魔帝九阴老祖的本命功法,他的十几万徒子徒孙个个都是冲这个去的,哪怕是他追宠爱的大弟子他都没传授,本魔姬一个撒娇就要过来了。呵呵,要不是本魔姬魅力大,你还没这么好命能有机会得到这部功法呢。”

    魔姬残魂说起她丰富的情史,骄傲得如一只花孔雀,不知道是不是被困在魔珠中困得太久,好不容易遇到个人,嘴巴跟没了塞子的水龙头,成天在祁修的识海中叨叨叨。

    虽然魔姬这道残魂极其聒噪,但是留存zài她记忆中的无数知识见闻对于祁修有很大的帮助,从这两个月的相处中,祁修在她不经意的炫耀下对上古世界有了个清楚的概念。上古修士之间的竞争比现在更加激烈,不仅要与人斗、兽斗还有与天斗,修士从辟谷期之后没跨越一个等级都会经受天雷地火劫,万千天雷淬炼身体,渡过雷劫才能成功跨越,失败则尸骨无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辟谷期后的修士跨越一个等级从之前的天雷淬练转化成斩心魔,看来这个时代的修士走上了一条歧路。

    “喂,你这个闷骚小子,听到我说的话了吗!如果你放我出去,我就把《九阴玄法》教授给你。”

    祁修没有回答。

    “我出去之后,我就把我洞府里的所有宝物都给你,如果你没我的指向,你永远都不会找到他们。我还可以带你去清真那死秃驴圆寂的地方找到他的舍利子,只要你吸取完他的舍利子,我保证你的力量能涨大数十倍,立刻凝结第二颗舍利子,到时候你就辟谷期下无敌了,甚至可以抵抗心动期的人。”

    魔姬残魂继续诱惑祁修,试图打动他的心,让她把她放出去,然后她就可以找到那件宝物,她有信心能一击轰杀这个令她恨得牙痒痒的臭小子。虽然不能在他临死之前好好折磨一顿,但是主要是能杀了这小子以解她心头之恨,她堂堂魔界魔姬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你说的宝物是这个吗?”

    祁修在魔姬抛出无数诱惑之后,从怀里取出件一个玉环,其色正而不邪,水头好,无杂质,无绺裂,是件万年极佳血玉手环,里面的血气犹如烟雾,在玉环中缭绕起伏。

    魔姬看清祁修手中的物件,尖锐的声音传出,充满了不可置信:

    “它怎么在你手上!你从哪里找到的!不可能,不可能,你不应该知道那里的,我明明没见过你离开这里。”

    “哦,你说这个啊”祁修修长洁白的手指轻捏着血玉环,在手心中细细把玩,透泽的血玉在无瑕的手掌中泛着微微亮光,明显是已认主了。“我进来就注意到这里充溢着极其醇厚的魔气,魔气来源不是无上宝物就是存zài一个魔煞眼,我还在猜测十有□□是存zài一个天然的魔煞眼,没想到竟然是一件这么神奇的宝物。”

    “你——”魔姬残魂有些懊恼,她忘了能修得如此纯净魔气的人对魔气的感应会比普通魔修更加灵敏,“可你是什么时候寻找的,我明明没看到你离家过这间

    “呵”祁修轻笑出声,声音从容淡定,一种强大却不逼人的气势从身体散出,“别忘了,你可是在我的识海中。”

    祁修特地把“我的”两字咬得加重,意思不言而喻,他的地盘他做主,他的东西就从来没脱出掌控过。

    魔姬感觉一口闷气憋在心头,咽不下吐不出:“算你小子狠,你要怎么样才肯放我出去?”

    魔姬也不抛出诱惑条件了,目前最大的底牌被翻了出来,她即使出去了也暂时拿这小子没办法。

    “你刚刚说你知道清真大师圆寂地方?据我所知,金雷寺至今还在寻找清真大师的圆寂之处,魔姬大人怎么知道清真大师的圆寂之地?难道……”

    祁修揶揄的语气慢悠悠地说,把魔姬说得感觉胸前又升起一团气憋着那里,胸闷气更短。

    “本魔姬怎么可能跟那个秃驴有关系!”魔姬暴怒,妖媚的柔声一瞬间变得恶声恶气。

    “我没说你和清真大师有什么关系呀。”清冽如清泉的声音,仔细听却充满了揶揄,“不过,看魔姬大人如此紧张,难道清真大师的死跟你有关?”

    不打自招的魔姬残魂沉默了。

    祁修俊眉轻挑,看样子这魔姬生前真的与那清真有什么故事,一代魔姬与得道高僧,有趣。

    “小子,这些不是你能够知道的,你只要清楚我能带你找到那人的舍利子就可以,不过前提是你要把我放出去。”

    再开口的魔姬残魂柔媚的声音中带着些许低沉,心情似乎很不好。祁修听到魔姬对清真变换的称呼,露出了然的神色,只是魔姬看不到。

    “既然没关系,那恕我不能听信你的话。谁知道你不是骗我的。”

    祁修略带无奈的语气,让魔姬眼前一黑,恨不得晕过去得了,免得自己忍不住跟这小子来个鱼死网破,可惜,她是灵魂体,晕倒不了。

    “你不信就罢了,你自己好自为之!”魔姬残魂讲不过干脆在外设了屏障,自行阻隔开她与祁修的联系。

    等老娘修复了灵魂,看这小子还能蹦跶多久。魔姬恶狠狠地想。

    祁修轻笑,吐出最后一丝浊气,感受丹田内的魔气又快接近圆满,只是冲破辟谷期的瓶颈也随之出现,他知道现在再收纳更多的魔气也无济于事,只能顺其自然。

    在这里已经有几个月,也是时候离开了。

    祁修收回魔珠,没再看石室飞身而出。

    烈风涯的罡风依旧凛冽,重见天日的祁修静站在阳光下,感受身边呼啸而过的罡风击打在他身前的剑气层上发出刺耳声音然后消散,第一次祁修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几分好感。不过他知道这是对生的喜悦,轻轻吐纳,体内三个能量漩涡快速旋转了十周,经过长时间魔气与佛力的淬炼,他的修炼天赋似乎提升了许多。

    祁修回去时候对于烈风涯的罡风没有选择和来时的躲避而是迎面而上,毫无规律的罡风从四面八方刮来,祁修手握长剑,剑气护体,主动出击,移步幻影,灵剑快速在空中划下,在周身只留下个虚影,无数密集的金属撞击声在山谷中回荡。

    一刻钟后,烈风涯的天堑口缓缓走出个身影,手持长剑,紫袖飘拂。

    祁修望着对面空无一人的断崖,细想了一下,顷刻才记起他之前让那亚舍在涯外等候一个月,这不知不觉在里面修炼了好几个月,也不知道那人离开了没有。

    他飞至对面,放大神识,随着修为上升而扩大的神识现在可以覆盖方圆数千里,在覆盖范围中的事物影像更加清晰。很快他在禁林的西北方一悬崖下发现了亚舍的身影,正在与魔兽激战。

    祁修朝那里御剑飞去,在悬崖上空停下,找了个视角上佳的位置,收敛气息,坐在飞剑上,把底下激战的情况尽收眼底。

    与亚舍对战的是一只巨蟒,两米宽的腰身,粗长的尾巴盘踞在岩石上,灰色的鳞片在岩石上缓慢移动,发出沙沙的声音,这是一条四阶高级岩蟒,仔细看还能发现它收拢在身两侧完全与身体贴合的双翅,岩蟒是巨山蟒和金岩雕的后代,具有两个魔兽种族强悍的血脉,生来就有四阶低级,身长五六米,看来这条岩蟒看来刚刚出生没多久,还是幼儿期。

    亚舍身形紧绷,发出轰的一声,化身为一道淡红色闪电从地面冲向岩蟒,灵剑周身盘旋着一圈灼热火气如流星般划破长空,速度极快,逼近岩蟒时灵剑上的火气突然涨大,焰火盛气,一剑刺在岩蟒的身躯上,发出锐利的剑击声,却无法刺破岩蟒的表皮,只在坚硬的鳞片上留下到清晰的剑痕。亚舍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结果,没有立马收回手中的剑,而是一个手花回转,再次出剑,威力丝毫不减,带着逼人锐利的锋芒,猛烈的剑气尽数打在岩蟒的身上,不给它一丝躲避的空间。

    很快岩蟒的表皮出现一道伤口,鲜血从伤口处喷薄而出,这让一直对自己防御能力引以为傲的岩蟒大吃一惊,怒不可遏,在它的记忆中,就没什么东西可以伤到它,面前这只弱小的小虫子竟然敢伤它,简直不可饶恕!

    发怒的岩蟒摇晃自己粗长的蛇尾,狠狠挥向进攻的灵剑,亚舍感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从剑身快速蔓延至他的身体,震荡的力量让他差点拿不稳剑柄,整个手臂出现麻痹的情况,他赶快后退到安全的地方,与岩蟒对峙。

    “嘶嘶……”岩蟒见击退了亚舍,鲜红的长长蛇信子在空中摇摆,似乎在嘲笑亚舍的自不量力。

    突然展开身侧的两翅,三米宽大的翅膀伸展在半空,诡异的扭转身下,嗖的刺破长空,犹如离弦之箭射向亚舍,根本就看不见它的身影,恍惚间就来到了亚舍的跟前,等他反应过来就看见一双泛着寒光的獠牙,逼近他的颈脖。他的身体比他更快做出防备,快速向后退,斩出好几道剑气,砍在岩蟒的身上,发出嗤嗤的声音。

    成功击退岩蟒的亚舍又后退几步,保持安全的距离,警惕注视弓起上身的岩蟒,从身上取出一颗白色丹药服下,快速回复灵气,虽然灵气可以用灵药回复但是体lì也消耗得太多了,开始有些跟不上。如果不赶快结束战斗,他怕只能选择逃跑。亚舍想着这岩蟒身后的东西,神情挣扎不已,如果让他放弃那东西,他实在很不甘。

    只能用那一招了,亚舍暗想,他只有一次机会,那招刚练成,有多少把握他也不知道,但是目前只有那招最有可能斩杀这岩蟒,如果不孤注一掷,那他只能被岩蟒活活拖累死。

    亚舍全身的灵气灌注于一处,极速压缩压缩再压缩,丹田内的灵气漩涡从之前的鹅蛋大小压缩成一颗米粒,只有一点大的漩涡内却缠绕着无数狂暴的细小雷电,充满了令人战栗的恐怖气息。

    他找准时机,先下手为强,浑身的气血在瞬间震荡,丹田内的灵气被灌注在焱殊身上,剑气凌厉非凡,密密麻麻的雷电之气在剑身上跳跃,不远处的岩蟒嗅到一丝恐怖的气息,心中不安大振,这种气息让它想起在悬崖上被从天而降的雷电击打得遍体鳞伤的那次,烤焦的皮肉味至今它都不能忘jì。

    它想逃跑,但是身子似乎被某种力量控zhì住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一道夹杂着狂暴气息的剑气狠狠砍在它的致命之处,一颗巨大蛇头飞射而出,一双灰色的竖瞳还睁得极其之大,死死看向亚舍的方向,似乎不能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

    亚舍看着蛇头飞射而出,蛇身轰然倒地,像只泄了气的气球,精神顿时萎靡,疲惫感侵蚀整个身体,好想现在就躺下来休息。但是他一想到即将可以得到那个东西,兴奋立刻打败疲倦,急不可耐地朝悬崖飞去。

    坐在飞剑上的祁修看着亚舍击杀岩蟒还以为他会转身离去,没想到却看到他朝悬崖飞去。他立即下降高度,换了角度,把悬崖整个正面看得更加清楚,看见悬崖上的一处洞穴,他了然了。原来亚舍是为了这洞穴里的东西与岩蟒激战。

    亚舍飞跃进洞穴,很快在洞穴里看见了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五片巴掌大的叶子中间包围着一颗粉红色的果子,正在散发着成熟的奇异香味,粉嫩小巧看起来分外的可爱,亚舍立刻把这株花果摘下放入准备好的木盒中,外面封上一层禁制,隔绝香味。在果香消失的那一瞬间,林中蠢蠢而动的声响顿时安静下来,仿若没有发生过。

    可是当他满心欣喜地揣着木盒往洞口飞去的时候,却敏锐察觉到有几道陌生的气息正快速朝这里靠近,估计不到五息就到了。亚舍掷出焱殊,踏上飞剑急速离开此地。

    可是没过多久,他发现后面很快就有几道气息转变方向紧追而上,对方的实力在他之上,很快就被追上拦截下来。

    他冷冷看着追上来的几人,没有说话。

    在他四个方向各停下一个人,修为均在辟谷期,比他的练气后期高出一个境界还不止。

    四人中的一个瘦高的男子开口了,普通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你好,小友,别害怕,我们找你是来问些事情的。”

    亚舍依旧保持着攻击的姿态,警惕地看着他们,嗤笑:

    “问什么?”

    “小友可看到一株长着一颗粉色花果的灵株?”

    “没有”亚舍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瘦高男子见亚舍回答得如此果断,脸上的笑意充满深意:

    “实不相瞒,那株灵株是在下宗门投放至这悬崖处的,今天本到灵株结果之期,我等来收采灵株却在半途中收到我们守护灵株的宗门灵兽岩蟒被杀的消息,到悬崖处的确发现了岩蟒的尸体。我们查视这方圆数百里只发现小友的踪影,我们特来问问小友可知是谁杀了我们宗门的守护灵兽偷盗走灵株。”

    这瘦高修行者虽然满脸微笑,但是话中字里行间不在给亚舍下套。

    亚舍哪能没听出那瘦高男子的话,知道他们猜测自己就是摘走灵株的人了。

    “哦,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我们想问问小友可发现什么行迹诡异之人。”

    “没有”

    “那小友刚好从这悬崖上飞过……”

    “这片森林可是你们宗门种的?”亚舍没等那瘦高男子说完,忽然问道。

    “啊?不是”瘦高男子微愣。

    亚舍继续问:“那这森林可归你们宗门管?”

    “……不归”瘦高男子似乎明白了亚舍的意思。

    亚舍毫不掩饰地嗤笑:“既然不是你们宗门种,也不归你们宗门管,我从哪里走你们管得着吗?让开。”

    瘦高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亚舍的眼神从之前的温和变得阴沉。

    “那小友这么说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咯。”

    另外三个男子看不下了,直嚷嚷:“二师兄,你跟这小子说那么多废话干嘛,灵株肯定就在他身上,我们搜一搜不就知道了。”

    “对对对,把这小子的衣服扒下来看看,看看里面藏着什么!”

    瘦高男子对亚舍狞笑,温和的嘴脸马上被撕破:

    “小友,你也看到了,我的师弟们都等不住了,你是要自己乖乖拿出萤火灵株还是我们帮你呀?”

    亚舍表情凝重地看着对面的男子,后面的几人开始蠢蠢欲动,四个辟谷期,他一个练气期肯定敌不过,只剩下一个字“跑!”

    突然间,亚舍一个移步幻影,踏上飞剑就往东边跑,全部灵气灌注在剑体上,灵剑犹如被打开了加速器,在天空划下一道长虹快速逃离。给四人杀了个措手不及。可是因为亚舍与他们的修为相差太大,即使尽全力逃跑但是依旧很快被追上。

    “小子,看来灵株一定在你身上,快点交出灵株,我们绕不不死。”身后的身影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被追上。

    亚舍咬牙,心中浮起几分绝望,难道他就要命丧此地吗。他还没等师兄出来,不行,他不能就这么的死掉,他还要等师兄出来。

    一直在五人身后悠悠跟着的祁修刚在想要不要把那小子救下,就看见天空发出一声巨响,一道手臂般粗的雷电从天而降朝四人击去,还无防备的四人被那道雷击得遍体鳞伤,修为较低的三人被当场击毙,只余那个瘦高的男子利用传送符拼命从雷电中逃脱。

    “可惜了,让他跑了,没想到那人身上竟然会有传送符这种珍奇的宝物。要是他之前直接上手轰杀了就可以拿到那道符了。”祁修看着瘦高男子成功逃脱,有些不开心。

    而那边在生死关头爆发了巨大能量的亚舍终于抵抗不住疲惫,眼前一黑从焱殊身上直直往下掉。

    完全陷入黑暗之前,他似乎感到自己下降的身子被一个熟悉的温度所接触,这种温度让他异常安心的陷入黑暗之中。

    等他醒来,他发现自己躺在一颗大树下。

    似察觉到什么,他猛地转头就看见一个背影背对着他正在烤肉,烤肉的香味和那熟悉的感觉让他全身都在颤抖。

    “师、师兄”

    祁修听到呼喊回头,淡淡看了眼一脸激动的亚舍,扔给他一大块生肉:“醒了就过来烤肉,我饿了。”

    说完,祁修把自己刚烤好的肉看都不看地丢了,他这个人一向不懂得什么叫做将就。

    “好的!”亚舍兴奋地抱着肉就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能看到师兄,师兄叫他做什么他都二话不说的去做。

    祁修坐在亚舍身后,注视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这人的身子似乎比几个月之前强壮了许多,四肢修长,肌肉均匀有力,青涩的脸庞更加深邃,他想起之前看到的几次对战,知道这人已经把炎气剑诀练成了大成,差一脚就圆满,似乎还加入了雷电力量,形成了变异。看来此人这几个月的收货不少,也不算是废物。

    “你的炎气剑诀修炼到几层?”

    祁修突然问亚舍,正在烤肉的亚舍微愣,然后支支吾吾地回答,充满了忐忑:“大、大成。”

    “嗯,还不错。”

    “!”亚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师兄他刚刚说说说还不错!

    “如果再练习,把你加入的雷电力量融会贯通,就圆满了。”

    “是的,谢谢师兄,我会努力的!”

    亚舍拿着一块还未烤好的魔兽肉,嗖的转身对祁修敬了个剑礼,那模样之差发誓来表决心了。能够得到师兄的夸奖感觉跟做梦一样。

    祁修有些奇怪地看着亚舍,似乎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开心,有这么开心吗。

    “我的烤肉,快点,我饿了。”他目光一转看见亚舍手中的烤肉有些不虞,还不快给他烤肉。

    “是是是!”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亚舍脸上都冒着呆傻不堪的傻笑,动不动就对着祁修傻笑,祁修好几次抑制不住地打了几顿,可是打完有开始对他露出那种怪异的笑容,后来习惯了的祁修也漠视了。

    荒原城不属于任何一个势力管辖,它独立存zài,这个世界是有几块大陆构成,除了西大陆和北大陆的一部分,东大陆与南大陆被人类分割而居,东南两个大陆中的大势力分为王朝、独立城与宗门,祁修所在的剑气神宗在东大陆上,刚好在北翼王朝管辖范围内,隶属于北翼王朝,而除了王朝和宗门,另一个独立城就十分的特殊,它自己独自成体,只要实力雄厚都可以建立独立城。听说,荒原城背后就有一尊上古大帝的影子,所以各个势力均承认了其的地位。

    荒原城一部分毗邻南疆王朝,一部分与北大陆的漠荒原相连接。漠荒原栖息着一种叫漠兽的生物,实力强悍,至今人们也搞不清楚它们是如何繁衍,何时就存zài于漠荒原内。只知道那些漠兽繁衍速度极其迅速,而且被砍下四肢仍旧可以快速生长出来,除了后颈肉那个唯一的致命点,几乎不死不灭。所以哪怕是元婴期的老怪也不敢太过深入。

    历时十天,祁修和亚舍终于横跨一个大陆,御剑来到荒原城。荒原城建立在漠荒原的入口处,黄沙遍地,尘土飞扬,黄色的建筑坚硬挺拔,不是由沙子建成,而是直接用稀少的黄英石砌成,大块大块的石头被巨大的力量直接削成基石,看起来恢弘大气,透着一股沧桑。巨大城门内的中心广场有一块十分宽阔的空地,在空地中心,矗立一座十人才能合抱的粗柱,上面镶满了铁链,从柱子的一端耷拉垂地,看起来极其的森严,笔直的柱身耸入云霄,似要与天试比高。祁修他们从城外就看见直插青云的苍天大柱,属于上古的纯正灵气弥漫着整个荒原城,在城外就能感受得到里面与外界的不同。

    进入荒原城要登记身份,缴纳一定认证身份的办理费用。进入荒原城的身份有三种:铜、银、金。铜牌身份,十块下品灵石,只能在荒原城呆三天,三天到了如果还想继续待下去就要续费;银牌身份:两百块下品灵石,能在荒原城呆三个月;金牌身份:一千块下品灵石,能随意出入荒原城,居住期为三年。想要永久居住在荒原城只能完成指定任务或者有强大的实力,被城主认可,除此之外都不能获得永久居住的权利。

    祁修给自己和亚舍办理了银牌身份,虽然他不差钱但是银牌就绰绰有余了。

    一进入荒原城,里面蓬勃的灵气让两人感到非常的舒服,这里的灵气是禁林的十倍,比他们的宗门还要浓厚几分。如此庞大的地界,还能聚集这么浓郁的灵气,这个荒原城的确不简单。

    “两位仙师请留步”突然两人面前出现一个瘦小的青年,没有灵气波动,是个凡人“看样子两位仙师是初到荒原城,需不需要来一份介绍指南?”

    “介绍指南?”亚舍把祁修下意识护在身后,对于陌生的事物他都要保持警惕。

    “是的,荒原城规矩众多,新来的仙师们都会来我们这里买上一份介绍指南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而且指南里面还记录着关于漠荒原的各类信息。普通的指南只需三块下品灵石,中级指南版需要十块下品灵石,高级版需要三十块下品灵石。”

    “一份高级。”

    亚舍刚想询问祁修的意见,就听到后面清冽的声音响起。

    “好的”青年动作麻利的取出一份玉帛交给祁修,接过他给的钱,弯了弯腰表示感谢,脸上没有谄媚也没有恭维地跟他们道别,“祝两位仙师在荒原城里呆得舒心。”

    祁修用灵识打开介绍指南,里面的信息一股脑全部输入他的脑海,里面的信息及其完备,而且里面的动植物还会动,看起来做得十分用心。最让祁修满意的是指南里面有个手画地图,上面标记着漠荒原里不同等级荒兽分布的地方,虽然不知道信息的真实度有多少,但是能让祁修大概了解漠兽的等级和漠荒原整体的结构。

    祁修把玉帛也给了亚舍,让他也看了一遍记在脑子里。

    突然,前面传来一声呵斥:

    “好小子,你竟然还敢出现在荒原城!”

    紧接着,一个旋转的飞轮朝亚舍急速袭击而来,砰,祁修一个指剑打落。

    他看过去,就见一群穿着蓝色统一衣服的男子站在他们十米开外,其中一个瘦高的鹰钩鼻男子目露凶光地看着他大叫:“你是什么人!”

    “啊,是那个人。”亚舍立刻就认出了那个瘦高的男子,他急忙把祁修往旁边推,“师兄,你快走,那人是来找我的。”

    祁修也一眼认出了满脸凶光的男子,是之前那个用传送符逃脱的男子,他岿然不动,神色淡然,一群辟谷期,其中最高才辟谷后期,根本就不足为俱。

    “师兄,你快走啊,他们……”亚舍见对面人多势众,深怕牵连祁修,急得把他往后推,让他赶快走。

    那瘦高男子发现了亚舍的动作,更加生气:“小子,你难道还想跑不成!”然后转身对身后的一群人说,“那个穿白色衣服的人就是杀害秦师弟他们的凶手!他不仅杀了我们宗门的护法灵兽还偷取了萤火灵株。”

    “原来他就是杀害我们秦师兄三人的凶手!不可饶恕!我们要替秦师兄他们报仇!”

    “没错,我们要替秦师兄他们报仇!”

    听到对面那个练气期小子身上有萤火灵株的五行宗弟子各个兴奋不已,嘴上高举着替天行道的高义旗帜,其实目标都是亚舍身上的灵株。

    “铁血卫兵,我们五行宗要使用一次斗争机会,以报人命血仇!”瘦高男子猛地朝天大喊这一句,少倾,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诺”

    祁修知道这是他们在向这里的监管史提出申请,在荒原城,允许打斗,但是每个身份一天只能使用一次,如果是团体斗争只能用自己的组织名义使用,刚刚瘦高男子就是在申请使用他们五行宗的打斗机会。如果被同意,那么生死由己,他们都不会插手。

    “小子,你的死期到了!”瘦高男子吼道,充满仇恨的怒火的双眼死死瞪着亚舍,“要不是因为你这小子,我也不会失去晋升修神期的机会,还害我去掉一张传送符,今天不把你碎尸万段,就誓不罢休!”瘦高男子一想起自己被修为远低于他的小子伤得差点活不回来就气得牙痒痒。

    “师弟们,上!”

    “是!”“是!”“是!”

    十几个五行宗的弟子齐刷刷拿出自己的法宝,二话不说朝亚舍他们攻击,十多个法宝,十多种颜色在天空中汇集成一股可怕的力量,朝亚舍他们攻去。尤其是瘦高男子,他直接使出自己的本命法宝,掷出自己最有威力的一击,杀意浓浓,逼得亚舍连连后退,他不能抵挡这来自十多个辟谷期的攻击,实在太过强大。

    只见祁修腰间灵剑出鞘,剑光四起漫天席卷,朝袭来的法宝砍下一剑,剑若破夜星光,剑气以暴风之势砍破袭来的力量,一分为二,最后反击而去,十几个五行宗人瞬间死亡十个,只留下瘦高男子四人。

    祁修再次挥剑,又是一道狂暴剑气袭击而去,四人被剑气威力吓破胆地瘫倒在地,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眼睁睁看着剑气席卷而来,突然从一旁激射而出另一股力量,与剑气相抵,一个身影掠过把四人带离剑气攻击的范围。

    刚撤离,祁修的剑气如狂龙过江,在地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http://www.awsjsy.com/8_8182/36845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