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美女战神 > 527 本书的中心思想
    “你们现在哪儿也不要去,海伦由三个哥哥保护。妈妈丽达主要负责她们一切生活起居。遇到大事就来叫我,我现在可能会很忙,不会常来!”这是雅典娜在想办法保护好妹妹海伦。当然是妹妹,雅典娜是天王宙斯的女儿,丽达在天王名下当小三时生了海伦,人家当然是亲姐妹了。

    “现在海伦好抵钱了,说海伦B上有梅毒是天王想造谣让吕布听到就嫌弃,怕染上烂卵死。现在吕布又打听到了海伦B上没有梅毒,在与秦始皇拼命,他们两个都想最先操到海伦的开包B。海伦在与西施比美时都说海伦的奶没有往下坠,是第一美女。又都说西施的奶已经下坠成了大象的耳朵,走起路来还两边打秋千一样。”雅典娜又在小声单独对丽达说,告诉丽达海伦此时的重要性。

    不一会儿雅典娜就走了,美女海伦立马快乐得等过年一样,又是打开胸前看奶又是弯下腰去看B,一下又蹦跳着来到妈妈面说:“妈妈就是不相信,我早就说过,人家华佗都说我B上没有梅毒。华佗万岁!等我打工挣到了钱我就要华佗给我整一下容。妈妈做什么最挣钱?”

    世界上没有不贪的人,贪官上亿,你说他们要这么多钱埋人?海伦也贪,成为了世界上第一美女,还要整容埋人?人家丑的可以整成美的,你这美得到顶了,还整到阴间去?

    “卖B最挣钱!”妈妈丽达这是听海伦说等打工挣钱了就去要华佗帮她整容,因此就说出了这最让人不入耳的气话。

    “哦,明天去卖B罗!”因为确定了自己没有梅毒,海伦希望这块臊肉能卖到一个好价钱。

    “又到阴间去疯?”妈妈说。

    “我没有去,我在看两只**B。我想拿砖头砸她们,可以吗?他们拔不出来,要是我用砖头一打,他们就拔出来了。”海伦说。

    妈妈丽达听了女儿的话,家里只有娘女两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和女儿一起去看看**B,就算是庆祝女儿恢复名誉B上没有梅毒。

    于是妈妈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女儿身边,女儿海伦手上真已经捡好了一个砖头在手中,看到妈妈也来看了。就把右手中的砖头放到了左手上,将右手握着了妈妈的手,并且小有扬头看上妈妈的脸一笑。

    这是别人家的两条狗来到这里打花,因为这是最清静的一家,是一个有假山和水池的地方。这是一对聪明的狗。因为在别处打花会有孩子们看到就捡地上的砖头打,总被打得头破血流,甚至还有更加坏的小孩子用好长竹竿子去插公狗与母的相连接的地方,把人家公狗痛得叫娘。

    鹅!人现在也学到了狗的聪明,聪明的男人不去进城市的酒店,人家去什么农家饭庄,打着什么鬼吃家乡菜的幌子,其实就是去吃乡下的嫩鸡?而且还在白天吃,因为后来管这一行的人发现了,会隔三差五去抓一回。名字叫扫黄。

    刚开始可能不会想到,开饭庄的就只挣点饭菜钱,过夜的也很少。后来肯定会有人提出来说:老板,下山去叫几个妹妹来玩玩,多给你几百块钱!

    鹅!这一单就多挣了几百块钱,一尝到了这甜头还要命吗?肯定连命都不要了,因为这生意成了数字方还是什么鬼几何性,反正是一二四八,成放射性挣钱。

    聪明人选择白天干,女儿接待室接客。妈妈在门口把风,爸爸站立到好高的山顶上去放哨。全民皆兵抗贫困。还不努力奋斗?总听爷爷说五八年穷得饿死了几个姑姑,总听奶奶说五八年苦得饿死了几个叔叔。

    “想啥呢妈妈?”女儿海伦看到妈妈的眼睛在发弄,知道妈妈已经走神了。得把她呼唤回来。

    “以后有狗来我们家操B不能用砖头打。”妈妈说。

    “那我就用竹竿去剌公狗的几几,把人家母狗弄得痛哭了,那叫声同人哭一样,先下子。”海伦歪着头看着妈妈说。

    “傻孩子,这不是公狗的坏,那是这母狗的第一次。如同女孩子第一次和男人操B,是处,女膜破裂在痛得**。这是没办法的事,是人生的必经之路。我叫你不能用砖头打她们,你就认为可以用别的去打,这不知是我的话没有悟性,还是现在你还年龄小,听事不会听音?以后看到**B不要去打它们了,它们也不容易,如同人,想安安静静的操一次B真难!”想到人不如狗,而此时自己又在同情狗,妈妈丽达哭了。

    “别哭妈妈,不难,等我结了婚(你就享福了。这是电视里面的一句鬼话,等到了阴间就享福。),我们就合用一个男人!”海伦的意思爸爸没有来,妈妈在同情狗时,也在同情自己,好久没有和爸爸操B了。

    妈妈丽达没有做声,只是用手扶在女儿的肩膀上。

    “妈妈,第一次和男人操B就会好痛吗?”这不是天真,也不是卖萌,而是现实生活中的要问事。

    “是,因为第一次有处,女膜。”妈妈说。

    “要是没有处,女膜就不痛?”女儿问。

    “是的!”妈妈说。

    “那我在结婚之前把处,女膜弄掉,省得B痛?”海伦这样说是有问妈妈的意思,意思是弄掉了以后就不痛了吗。

    “别,千万别这样,因为你自己去弄破自己的处,女膜也是要痛一次的,而且以后结婚,无论是吕布还是秦始皇,都会看做是你被别人操了,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请记住妈妈的话,千万不要自己去弄破自己的处,女膜,这是有钱都卖不到的东西,虽然现在有修复处,女膜的说法,但要相信假的就是假的。记得妈妈小时候,在炖一只甲鱼时,在外面玩疯了,被一只野猫偷吃了汤,为了不让你姥姥驮骂。然后妈妈就在里面偷偷又加了一些水进去,结果被你姥姥一吃就发现了,说不是真正的原汁原味了。”妈妈这句话可能是随意编造的谎言,但非常善意。

    “我就不明白。妈妈总喜欢说要把处,女膜留给自己的老公,这东西太抽象了,我说留了他说没留,这是打嘴巴官司的事鬼说得清楚!”美女海伦作为新时期女性的表代。总想打破妈妈说的处,女膜一定要留下给自己的老公的说法。

    “世界上有一些东西是不能说道理的,但是就其道理也是五花八门的。各人有各的观点,你认为你身上的B一分钱都不值,除了尿尿又不能吃饭,有时你还讨厌它,让人感到肮脏至极。可在男人眼睛里,它就是上帝。

    就男朋友或者老公而言,你要是把这东西让别人弄了,就等于把他的上帝让别人弄了。有本事的会立马离开你,因为他会觉得你连他的上帝都不尊重。

    还有就是一种卫生和遗传学,有科学表明,女子被前男友操了再去嫁别人,尽管是十年八年以后,还会留下前男友的什么鬼精子的小精子什么鬼说法,在女子与后男友怀孕时,会悄无声息的溜进去与之混淆,甚至完全可以取而代之,生出前男友的野狗子。从此你就会想到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呀!

    再就是卫生上。一块B到处让人去操,你不恶心别人恶心,除非你去嫁嫖,客。那就螺丝莫笑蚌。大家泥巴里面趟。”妈妈说。

    “妈,看你说得,人人都有的一块B,在你的嘴巴里面却在说得如此神乎其神,岂不成了B精?”女儿海伦生死不承认,为什么妈妈会把自己的B说得对一个男人如此重要。

    “女的认为自己的东西人人都有。如果不是长在身上,会有随处乱扔乱丢的现象。男人也认为自己的东西人人都,在无处发泄时,连牛B也操!”妈妈说到这里突然打住,想到这是一句走屎的话,想打自己的嘴,又想到可能是有鬼在借她的嘴巴说,而不是自己的真心话。

    “这是妈妈小时候放牛时看到的?”女儿真的问。

    “别捡到封皮就是信,妈妈是在胡编。”丽达在后悔说出这大逆不道的,严重伤风败俗的鬼话。

    “妈妈小时候是我这么大子吗?放得是一头公牛?牛的几几好长吗?”这不是海伦的蝉,也不是在卖萌,而是真心没有看过。

    妈妈听了并没有责怪女儿,而且还感到对女儿的一种愧疚,整天忙于打江山,没有花时间带女儿去乡村玩玩,让她看看各种家禽和各种真实的山山水水,和大自然的一草一木。

    “牛的几几不像马的,可能有半米长,成屋檐下的冰流子状,不像马的。马的几几就像擀面杖,最形象化就是马卵震动棒。呸!狗恰个,问你里死人,呕血吭蛆倒糟。”丽达落进矛盾公司,这冷知识还真不好教,有些东西教也不好,不教也不好,比如游泳,教会了去玩水的机会就多,也存在诸多安全隐患。不教会小孩游泳,长江翻船死定,没有自救知识。

    “妈妈想到了好多,不敢说下去,是不是?”女儿在猜测。

    “被你说到了,妈妈整天看着一头公牛,它是那么的雄壮,妈妈就假想这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汉……这种复杂的心里活动是普遍存在的,也许一个男孩子看到一头非常标准的母牛也会想到要是一个有这么漂亮的女子就好。

    这事妈妈只对你说,你可不要到外面去现蝉,这会把妈妈羞死!”丽达觉得自己是喝醉了酒,或者是有鬼上了身,说出来的话根本就没有经过自己的脑子,是另有其鬼附在自己身上。

    “妈妈你怎么呢?”女儿看到妈妈头一歪,好像要跌倒,就快扶住了。

    “妈妈有点晕头转向,怕是中邪了,扶我到房屋去睡一会儿。”妈妈这样对女儿说是在跪在上帝面前忏悔,忏悔自己不该在女儿面前说出这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同在偷了人被人在指点一样,在女儿面前感到又羞又怕。

    海伦把妈妈扶进房屋睡觉了又来到了这狗打花的地方。正来迟了一步,两只狗脱媾了。母狗卷缩在地上用舌头舔自己的B,公狗在向一个地方走去,几几在肚子上悬着,活像一个身穿紫红色衣服的吊颈鬼,已经吊死在横梁上。

    海伦听妈妈讲过鬼故事,说吊颈鬼吊死在横梁上,看不得,看了晚上会做恶梦,梦见来害自己。要是男的看了女的吊颈鬼,就会梦到女的来和这男的操B,从此以后这男的就会慢慢死掉,或者病得不能起床,最少十天半个月,甚至年数,有时来运转就是天命。

    要是女的看了男的吊颈鬼,结果也是一样。

    海伦在心里尽量不去想这此,她看到公狗在停下来用舌头舔自己的几几,这吊颈鬼就慢慢退回到了狗的肚子里面了。海伦想到怕晚上会梦这狗来害自己,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看这狗的几几也不算蛮太的,想到可能是小菜一碟,就撇开嘴巴蔑视的一笑。

    然而,海伦下意识的让自己的手指走到了自己的腿间,自悲感又无名的涌上心头。听了妈妈的话,又不敢把自己的手指用力往里插,真怕弄破了处妹膜就要嫁叫花子了。但妈妈还说过,就算是嫁叫花子,也还是会被叫花子天天看不起自己,在叫花子面前也要一生过着低三下四的日子。

    想到这里海伦又想到晚上睡觉前要把狗洞塞好,这样可能这狗就不会进房屋来害自己的,真恶心。朦胧中海伦记得自己是曾经梦见和狗了,也是看了**B的当天晚上,可能是那一天没有把狗洞塞好。

    海伦记得上一次梦见和**B是有一个多月了,可自己也没有得病呀,梦总归是梦,不怕!海伦在自己壮自己的胆。

    这时海伦想到要走进那假山背后去,她想在那里看一下自己的两腿中间,那鬼地方好像流了一些口水,她想到是刚才看了吊颈鬼惹得祸。

    刚要走进假山背后时,海伦突然想到在地上捡起一块瓦片,在一边写上秦始皇,一边写上吕布。写完了随手向天上一扔,结果被掉进了水池中。

    海伦本想学一下足球场的裁判员,上面是谁就嫁谁。

    (在这娘女对话中,一句话想到了两次没有放进去,那就是要让丽达说:你还记得那个跳河死的女子吗,不就是天天老公打她吗,看她不起,原因就是她以前有过男朋友。

    狗昨,还是不好写,是有点太过分的感觉,是完全特殊的自我表现,写得过于尖锐了。)(未完待续。)

    

http://www.awsjsy.com/7_7323/33668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