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诀 > 877章 神秘人
    顾颜贴着地面,飞快的向前遁逃而去,身后的鲜血洒落了一地。以一己之力,独对两大魔尊,她还是稍微有些托大了啊。

    毕竟她刚刚晋阶元中不久,而刚与自己相斗过的这两个人,每一个都是堪与展若尘相比的魔门高手,虽然她仗着太玄诀之力,几乎是以一敌四,仍然在斩杀了两人之后逃走,但在与他们两个的轰然对撞之时,却也受了不轻的伤势。

    不过,这两个人都不擅长飞行之术,在她摧动金雷羽,全力逃遁之下,后面已经看不到追兵的影子。

    但顾颜却仍然不敢懈怠,她顺着东极峰一路疾飞,这时在她的身前,已经见到了玉阳州的边境所在。

    过了这里,便是南塘的所在了,不知道苏曼箭她们,逃到了什么地方去。

    她的神念感应,方圆数百里之内,都并没有人追击而来,这才停下了步子,从怀中取出几粒丹药,塞入口中。宁封子这时笑嘻嘻的跳了出来,“我告诉过你的没有错吧,如果不是今天有太玄诀之力,你怎么能够让你的元神离体,分别与两位高手大战,早就在围攻之下死翘翘了。”

    顾颜长出了一口气,“不错,果然是上古法诀,如果修炼到元婴后期的话,应该会更加的厉害吧。”

    宁封子“切”了一声,“想当年,上清门就是仗着这套法诀,化身亿万,横行天地,就算将来你有机会到了灵界。也照样能够凭此而纵横一时的。”

    听到这句话。顾颜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次她去天云州。收获极大,而且无意中与黄道人的相遇,更让她的眼前,如出现了一个崭新的shijie一般。或许将来她真的有机会,能够飞升灵界?只要这条路还在,哪怕再窄,再如何艰难,顾颜也愿意去走一走。

    但如今最让她忧心的。反而是魔门气焰的大张,在吞噬了玉阳州之后,谁也不知道,他们下一个目标究竟是在哪里,如果他们要转而东南的话,那么碧霞宗与藏剑山庄就会首当其冲,这件事,回去要和叶云霆好生商议才行。

    她略一思忖,便将九嶷鼎取出,把里面的言欢放了出来。说道:“我现在要回东南去,你今天在东极峰帮着我。只怕已经得罪了丹朱,现在你是跟我一起走,还是回丹鼎派去找你师父?”

    言欢搓了搓手,颇有些为难,虽然他行事率性,但毕竟身后有门派的存在,他也不能全都无所顾忌。想了想,小声的说道:“我还是回去找我师父吧,将来有机会,我再去丹霞山找你,好不好?”

    顾颜笑道:“那我一定扫榻相迎。”她用手指了指,“这是东极峰zuihou的余脉了,你过去就能回到丹鼎派,我要再度向前,先去南塘。”

    “嗯。”言欢拱了拱手,“你保重!”

    两人便在这里分别,而岳羽这个时候,正柔声的安慰着被顾颜所救出的那对姐弟,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言欢的离去,顾颜露出了一个笑容,她刚要准备再度起身,忽然在九嶷鼎中,这时发出了一记极大的震动。

    本来在鼎中的雪妖之灵,忽然间发出了一声怒吼,这记吼声之中,带着极度的暴戾之意,让整个九嶷鼎中的妖兽影子,全都开始躁动了起来。顾颜皱眉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显然,九嶷鼎中的这些妖兽,似乎被周围的某种气息所引诱,正在不停的躁动起来,但顾颜却并没有感应到有什么异常存在。

    宁封子有些犹豫的说道:“我觉得……雪妖好像是,发现了它的同类?”

    她说道:“雪妖的性情其实很是暴戾,也只有像你毁去它的元身,又将它镇在九嶷鼎中,才会这样听你的话,但遇到某些情况的时候,仍然可能会爆发出它的凶性来。现在的样子,它好像是遇到了同类,又好像遇到了敌人。”

    顾颜断然的说道:“不管怎样,我们先离开这里,玉阳州实在太不安全!”她用禁法将九嶷鼎封起,便一路向着前面疾飞而去。

    玉阳州与南塘,同样有一道大江相隔,似乎是魔门有意的顾及着这一边,在这里并没有燃起多少战火,但虽是如此,也有大量的修士,过江逃难。大概有七成的修士逃去东极州,另外的三成,便都逃往了南塘。

    藏剑山庄也在这里派驻了修士,负责接应那些修士们过江,而且他们并不像丹鼎派一样,死守着这条界线,而是不停的派人到对面去接人过江。顾颜隐去身形,悄然的过了大江。她回头看了一眼,在远处东极峰仍傲然而立,她的心中这时忽然浮起了一个念头,丹鼎派的首脑们,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这个时候,他们还想着,能够与魔门和平共处么?

    要知道,现在已经不仅是道统之争,而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就算是元婴期的大修,在这样的劫数之下,也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她悄然的过了江,刚要向南飞去,这时,远处忽然有一道剑光在空中,一闪即没。

    负责在江边接应的修士们,已经有人惊呼了起来:“那是石参师兄!”

    有一个弟子说道:“他不是去玉阳州,接应苏剑尊了吗,怎么会从另一个方向回来?”

    顾颜的眉头,这时已经皱了起来,虽然那道剑光在天空中,只是一闪而过,但顾颜却可以看出来,那是受了极重的伤势,几乎已经到了要自燃剑魂的地步。

    石参这个人,她也曾经有一面之缘,当年在藏剑山庄的时候,他带领着剩余的弟子,对抗要来抢占藏剑山庄基业的紫阳真人,颇有几分本事,听说他已经修到了结丹圆满的地步。只差元命之剑便可以结婴了。是后辈弟子中的佼佼之者。这样的人,居然会被打成重伤,出手的必是元婴期以上的高手。

    顾颜一动念,便向着前面飞去。

    那道剑光虽然在天空中横掠而过,但从这里看去,至少也有百里之遥,不过这个距离对顾颜来说并不算什么,只不过片刻之间。她便已经到了那里,这时她才看到,有一个身披黑色长袍的神秘人,似乎也是刚刚追着石参而来。他扬起手来,正要痛下杀手。

    顾颜低喝了一声:“住手!”她单手扬起,大衍剑已经破空而去。

    那人的手掌顿了一顿,仍然毫不留情的xiangxia斩去,只是顾颜的剑气飞至半空之中,便忽然间爆发开来,剑气崩射。周围风云四动,那人的手掌微微一偏。这一掌便斩了一个空。而他已经没有余暇再做出第二击,顾颜已经飞快冲到了他的身后。

    这个黑袍人毫不停留,身体已经向着天空中冲去,他像是略有诧异的回头看了顾颜一眼,那双眸子中所闪现出来的光芒,让顾颜觉得很是熟悉。

    两人只是惊鸿一瞥,随即,他的身影便隐没在虚空之中,顾颜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她飞快的将地上的石参扶起,才看到他面如金纸,xiangshang几乎已被鲜血染透,而胸口之上更是有一个触目惊心的伤痕。

    显然,刚才那一击,虽然略略有些偏,却仍然对他造成了重创,几乎已死的不能再透了。难怪他在斩出这一击之后,便再没有停留,而是径直遁走。因为他知道,就算是再有大神通的人,也无法救回石参的命了。

    顾颜略一思忖,便飞快的作出了一个决断,而这个决断让她在事后庆幸不已。

    她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小的木盒,打开盒子,取出了一根青色的草茎来,飞快塞入了石参的嘴里。

    这是她在灵园中所育的回天草,其功效,能够在修士濒临死亡的时候,吊回它的一口气来。是极为难得之物,她在云梦泽的上古灵园之中所取到的灵根,费了数十年的心思,也不过只育成了三株而已,整个苍梧都没有第四株。

    虽然这无法救回石参的命,但只要让他能回醒片刻便足矣了。

    回天草塞入了石参的口中,他呻吟一声,随即便睁开眼来,只是目光涣散,似乎随时都是油尽灯枯之境。

    顾颜也不多言,她飞快的说道:“是什么人杀了你?”

    石参猛烈的咳嗽起来,大口的鲜血不停向外喷出,模糊不清的说道:“魔门,玄清谷……”

    只说出了这五个字,一股血箭,已经从他的五官七窍之中同时喷了出来,全身的经脉在这一刻全都崩碎,整个人都变成了一摊肉泥。

    顾颜长叹一声,将他的尸体放在地上,这时,后面才有藏剑山庄的弟子追了上来,他们看到顾颜这里,全都迟疑不定的看着她。

    顾颜回头道:“我是碧霞宗顾颜,你们去回报庄主吧,我会继续探查此事!”说完,她便飞身而起,隐没在虚空之中。

    石参方才所说的玄清谷,是在南塘与东极边境之处的一座山谷,荒废已久,向来没有人烟。但顾颜却要去探查一番,因为在这时,她忽然想了起来,那双看上去有些熟悉的眼眸,到底是谁了。

    他是姑苏城的大城主曹若愚!

    两人其实只在天风谷中见过一次,但顾颜总觉得这个人深不可测,或许已经有了元后的修为,否则的话,怎么会和玉笛真人比斗而不分胜负?要知道,玉笛真人,可是玉虚三祖之一,无畏居士的化身,就算他在下山走动的时候,自封修为,可也绝不是寻常的修士所能对付的。

    他大概是对自己的进境有些惊讶吧,以为可以轻易的将石参毙于掌下,然后再退走的,而他确实也做到了,如果不是顾颜手中有回天草的话,她根本就听不到石参zuihou所留的一句话。

    在魔门大举入侵玉阳州的时候,曹若愚悄然的出现在玄清谷,他的用意是什么?事关苍梧未来的走势,藏剑山庄与碧霞宗的存亡,顾颜不得不去看一看。

    只是她不知道。这一去。对苍梧的未来。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玄清谷就在东极与南塘的交界之处,是东极峰的尽头,在这里所形成的一片山谷,十分荒凉,顾颜远远的看着,略一思量,便说道:“紫宸,将你的金缕衣。借我一用。”

    莫紫宸取下身上的金缕衣,交给顾颜。

    这件宝衣,可以隐去修士体外的灵气,是潜踪匿迹的极好法宝。顾颜穿上金缕衣,便悄然的潜入了玄清谷中。

    这里虽然是丹鼎派所辖之地,但因为地处贫瘠,连丹鼎派自己,都极少有弟子会来这里,也不知道玄清谷已荒废了几千年,从外表上看去。这只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座荒凉山谷而已。

    但在顾颜刚接近玄清谷的时候,识海中便已传来了宁封子的声音。同时她自己也已感应到了。

    宁封子说道:“小心,那只雪妖的躁动之意似乎更浓了,引起它躁动的原因,极有可能就在玄清谷中!”

    这让顾颜更加的疑惑起来,到底是什么,引发了这只雪妖的凶性?

    她略一犹豫,便说道:“封子,你将九嶷鼎与外界的灵气通路,全都封闭起来。”这样虽然让九嶷鼎失去了作用,但也能隔绝雪妖与外界相连的通道,这样,岳羽等人在里面,也可以安全一些。至于顾颜,也不是必须要用九嶷鼎对敌的。

    宁封子答应了一声,而顾颜已经悄然的潜入了玄清谷中。

    玄清谷所占的地域极大,而顾颜在潜入玄清谷中之后,行事也非常的小心,她并没有放出自己的神念,来感应周围的地域,如果这样做的话,只要谷中有一个修为高过自己的人,那么就很容易被发现。尤其是在她刚和曹若愚交了一次手的时候。

    玄清谷绵延数百里,顾颜就一寸寸的搜索过去,既然石参在临死之前,特别指出了这三个字,那么,在谷中一定会有什么让他都惊异无比的事情。

    这时,她忽然听到了一声低低的嘶吼,这声嘶吼之中,像是带着极度的凶性,让她全身的汗毛似乎一下子都直竖了起来,顾颜的全身顿时一凛,宁封子已经说道:“快躲起来!”

    顾颜飞快的闪身,她从莫紫宸手中借来的金缕衣,这时仍穿在身上,将自己的形迹全都隐去,这时,在山谷的另一头,大地已经隆隆而动,有一只身高数丈的巨兽正缓缓的向着这边走来,它的脚短体肥,身上长着带有褶皱的厚皮,庞大的头颅上长着一对小小的眼睛,额头上生着一只白色的角。全身上下,似乎都悬挂着一颗颗的铃铛,每走一步,身体都在不停的抖动着,发出哗啦啦的响声来。

    宁封子低声道:“是玉角犀!”

    顾颜的眉头一皱,“是那种皮肤坚若精铁,头上角可入药的玉角犀?”

    宁封子点点头,“这种妖兽可了不得,当年在上古之时,据说有十九种妖兽身怀上古神兽血脉,而玉角犀就名列其中之一,很多仙人,都以能捉一只玉角犀作为坐骑为荣,据说它在升为九阶圆满的兽王之后,就会化为青牛,升天而去。这只妖兽,至少也有八阶开外了。它头上的玉角,据说含着太阳真火,难怪雪妖在感受到它的气息之时,会变得那样恐惧,这两个家伙,生来就是天敌!”

    雪妖是生长在冰原之上的极阴极寒之兽,而玉角犀却是出生于无比炎热而瘴毒的沼泽之中,毒气极重,雪妖口中所喷的寒气,天生能够化去玉角犀的毒性,但头顶上的玉角,却又是雪妖天然的克星,因此两者相加之下,雪妖但有些落于下风,两者在争斗时,雪妖通常都要让去一阶。这只八阶的玉角犀,显然不是九嶷鼎中那只雪妖之灵能够对付的。也难怪它会如此恐惧。

    不过让顾颜惊讶的并不是遇到了这只妖兽,而是玉角犀的头顶上,这时正挑着一个少年,那个少年像是昏迷了一样,满脸都是赤红之色,全身上下都好像要喷出火来,如一条死鱼一样的趴在那根犀角的上头,这个少年,正是与她刚刚分别不久的言欢。

    这让顾颜不禁苦笑了起来,似乎言欢的运气,实在是不怎么好啊,自己每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不是在被人追杀,就是陷入了危境。这一次,他像是受了玉角犀的毒性,被太阳真火所伤,全身经脉都中了火毒,如果不能得到及时医治的话,只怕性命危矣。

    这让顾颜顿时有些为难起来,如果她出手的话,一则未必能打得过这只玉角犀,二来她也不知道在谷中,到底有着怎样的玄机,万一欲速不达,那就悔之晚矣。

    她正在犹豫间,忽然在远处,传来了一记重重的哼声,这声音落在顾颜的耳中,让她感到十分熟悉,她心中一动,便说道:“封子,你先在这里看住它,我去去就来。”

    玉角犀的毒性虽重,却也不是会马上致人于死的,而顾颜现在,则是要先查探出谷中的玄机所在。

    穿过这条山谷,便是一个极浅的山坳,虽然顾颜穿着可以隐匿形迹的金缕衣,但她仍然小心无比,连续翻过了两重山峦,在前头,声音便已经听得清晰无比。

    有一个人说道:“这已经是zuihou一处妖兽的养殖之所了,我们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培育出来的这些灵兽之血,尤其是zuihou的十二妖灵,已经足堪大用了。这些事情,两位魔尊,难道还看不到么?”

    这个声音异常的熟悉,顾颜已经可以断定,这正是她在东极之时,刚刚见过的丹朱!

    这时又有一个略带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丹鼎派果然不愧是以丹道闻名天下的大派,也只有你们,才能够培育出这么多的妖兽,尤其是zuihou的十二妖灵,有了这些灵兽之血,我们所要做的事情,大概就会事半功倍了吧?”

    顾颜悄悄的探出了头去,果不其然,在山坳之中,站着四个人,其中那个身穿红色道袍,高高瘦瘦的,正是丹朱。而在他身边,一位是刚刚与自己交过手的大城主曹若愚,另外两位,则也是才和自己分开不久的陆悠歌与萧寞然这两大魔尊。

    这个发现,让顾颜感到震惊不已。陆萧两人与曹若愚一起出现,这并不奇怪,虽然曹若愚这些年几乎都隐藏在栖云山,极少出现于中原,但这里本来就是他的旧游之地,偶尔来一次也不为怪,但最让她震惊的是丹朱的出现!

    要知道,丹朱身为丹鼎派的元婴修士,却鬼鬼祟祟的出现于玄清谷中,与两大魔尊做如此亲密的交谈,只要这件事被苍梧这些玄门修士所知道的话,哪怕他有十张嘴,也照样翻不过身来!

    但顾颜此时所思虑的并不是这些,在看到丹朱之后,反而印证了她心中的一个想法,魔门与丹鼎派,果然是有些秘密的协定在的。

    否则的话,那一日在东极峰上,他们也不会如此有默契,以东极峰为界,谁也不肯越雷池一步。

    但是,这到底是丹朱自己的私人行为,还是代表着整个丹鼎派?这个发现,让顾颜的呼吸都有些急促,她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将要揭开一个大秘密的盖子。

    陆悠歌这时朗声daxiao了起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贵派早在数百年前,就已经开始在各地豢养妖兽,足迹几乎遍布苍梧每一处地方。而这些妖兽,多半都带有上古血脉,能够积累出如此之多具有上古血脉的妖兽,所做的功夫,可不止区区数百年,也绝非一两代人之力所能为,怕是在上次道魔大战之后,贵派就已经着手此事了吧?”

    丹朱淡淡的说道:“这是本派自己的事情,应该不劳阁下操心吧?”

    顾颜这时已经可以肯定,石参已经是无意间在玄清谷中,发现了他们的这个秘密,才被曹若愚一路追杀到南塘去,将他毙于掌下,如果不是自己有回天草,强将将他救回了一口元气的话,这个秘密便会彻底的湮灭无闻了。(未完待续。)

http://www.awsjsy.com/4_4864/24536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