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诀 > 807章 立威之一战!
    陈翰青这时接口道:“我曾听本门的族老说过,集数万血尸的血气,布成血灵神光罩,能够吞噬所有修士的法体,每吞噬下一个,血灵神光便会增强一分,zuihou蔓延而不可止。”

    顾颜沉声道:“那么,此法发动之时,究竟有何关窍?”

    向来沉默的南云说道:“要发动血灵玄光罩的条件,极为苛刻,必须事先布置好无数的血尸,还有地势、灵脉,全都要一一的布置完全。当年的魔门,有天纵奇才的紫墨,她演化阵法之力,天下无双,举手之间便可成阵,天地星云无不借力,如今根本找不到像她那样的人物。他们必定是先前就在这里做好了布置,要引我们入伏,才在此刻忽然发动。”

    紫阳真人有些不满的说道:“若非顾仙子到来,也不会突然发动……”他还没有说完,便闭上了嘴,显然也想到了关窍。魔门中人,为策万全,必定是要将他们所有的实力全都耗尽,在最有把握的时候,才会开启血灵玄光罩,而顾颜的出现,则打破了战场的平衡,她以无比强力之势,只一出现,便已经能够将楼五师拼得受伤,让胜负的天平向着玄门的一方倾斜,因此,他们才于方才,发动了这zuihou一击。

    包括南云在内,不少人都以不满的目光向他望来。虽然天机门与碧霞宗向来不睦,人所共知,但这个时候还不能同心以抗外敌,他的气量实在是有些小了。

    顾颜对他的话,如充耳不闻一般。只是说道:“凡有阵法。必有相应的方法破之。不知当年,是如何破去的血灵神光罩?”

    盛华兰说道:“当年,是有一位无名隐修,缠住了那位发出血灵神光的天魔神君,然后莲花山的那位祖师,以阵法破之。只可惜,现在我们已没有人有如此强力了。”

    当年破去血灵玄光罩,是有一位元婴后期的无名修士。他不在九派之内,但术法通玄,九派中也不过十余人能比,拼却本体,自爆元婴,重创了当时催发血灵神光的天魔神君,随后众人合力,才将这样的秘法破去。

    顾颜听了,不禁叹息,当年在九派之外。也有不少的英雄人物,只可惜人死灯灭。随着道魔大战的消逝,也为之身殒了。

    玉鼎道:“凡发动血灵玄光罩,必有一位擅长血灵神光的人,作为核心的所在,要想破去此法,必要有一人舍身将其诱杀,但我们现在……”他叹了口气,显然是在场中人,没有一个人能有这样的修为,包括他自己在内。

    惨叫之声,接连不断的响起,那些同样被困在血灵玄光罩内的魔修,似乎仍然在悍不畏死的,向着九派中的这些精英弟子发动着攻击,九派中的这些精英弟子,已有一小半折损在此地。顾颜断然的说道:“我们必须设法,破去此罩,不然的话,我们都要被生生的炼化在这里!”

    玉鼎道:“我已经设法传讯给本门的长老,希望他们能够及时派人来援……”

    顾颜打断了他的话,“只怕远水解不了近渴,而且以魔门这些人的算计,他们根本不会给我们以传讯的机会。”

    紫阳脸露讥笑的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顾仙子要亲自……”

    顾颜断然道:“不错,我去对付韩夫人!”

    漫天血海,模亘于天极之间,将半个天空都染成了血红色,韩夫人微闭双目,端坐于空中,那个由木头雕成的血色小人,就静静浮在她的头顶之上。而楼五师这时已化成了人形,他站在展若尘的身边,脸上露出了赧然之色,“展老大,我现在才信了你说的话,当年你们四个人围杀她,还生生的让她从手下逃脱,实在非战之罪。”

    展若尘摇了摇头,“现在的顾颜,比起当年,修为已经更加的精进,现在只怕是我们三人,也无法将她围杀了。而且,我也没有九阍玄灵塔,用来牵制她的七宝金幢。只要她有此宝护身,除非相当于元后的大修出手,否则,没有任何人能够取走她的性命!”

    楼五师低声道:“圣祖明明是为了她而来,为何又……”

    展若尘断然道:“你想多了!圣祖刚才明明以心音传讯,要我们不计生死,将所有的玄门修士都斩杀于此地。想必圣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楼五师顿时闭口不言,他看了展若尘一眼,振动双翅,飞身而起,已掠到了血海的另一端。

    这时空中的重重血海,已经慢慢的凝炼起来,在空中凝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光罩,呈透明之色,可以从外面,清晰的看到里面被困的无数修士。

    光罩之内,血气纵横,每时每刻,都在有玄门弟子横死。而展若尘忽然说道:“楼老怪,小心,他们似乎要有动作!”

    楼五师嗤笑道:“他们能有什么动作,咦,那个女人,她想要做什么?”

    血灵玄光罩一起,从光罩之外,可以清晰看到里面的动静,而在里面,却看不到外面的一丝痕迹。

    但这对顾颜却不适用,因为她有一件察形鉴迹的无上至宝,当年归墟主人所留下来的诸天宝鉴。她取出朱颜镜,外面的情景顿时纤毫毕现。随即她便与盛华兰,低声的商议了半天,才说道:“我们联手布下大阵,便由华兰主持,随后我会对韩夫人做出zuihou一击,大家各据阵眼,到时一起发动,合众人之力,必能破禁而出!”

    众人面面相觑,显然有些不敢相信,南云沉吟道:“我们众人联手,怎么也能支撑十几天,或许还有万全之策……”

    顾颜断然的说道:“但是,我们不能等这么久,要知道。就算我们能够从血灵玄光罩之中逃生。下面的这万千弟子。却没有几个能活下来。”她脸上露出了肃然的神情,“虽然其中有一半,都是我碧霞弟子,但剩下的,也是九派中的精英,难道诸位,就不顾及他们的性命?”

    紫阳冷笑道:“好一顶大帽子,只是。不知道顾仙子有几分把握,能够破开血灵玄光罩而出?要知道,如果你不能触动韩夫人的血影神魂的话,那么我们可支撑不了一两天,到时候,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顾颜道:“有五分把握,便可一试!”

    紫阳的脸上,显然全是怀疑的神色,他根本就不相信,包括玉鼎在内。所有的人都束手无策之时,凭顾颜的一己之力。就可以破禁而出?

    但这时顾颜已不再理他,她端坐于此,低声默念,一尊七色宝光所组成的光幢,忽然间笼罩了她的全身,然后如参天巨树一般,开始飞快的xiangshang生长起来。

    展若尘这时已来到了光罩之外,低声道:“小心,她不知道又有什么手段?”

    韩夫人控制着整个血灵玄光大阵,但这时居然仍能分心,淡淡的说道:“不管她有怎样的手段,以一己之力,也无法破开血灵玄光罩。要知道,这些人中,就算是最厉害的玉鼎,也没有可能在单对单的情况下能够重伤我。”

    展若尘hahadaxiao起来:“不错,这次如果真能成事,那么整个丹霞山,都归你了,我会一力帮忙在圣祖面前,为你承情!”

    韩夫人白了他一眼,“我想,你是要从我手里,讨要顾颜,为你的儿子报仇吧?不过,你可别忘了,圣祖有命,要将他们所有人全都斩杀,一个不留!”

    展若尘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我自然不会违背圣祖的意愿,圣祖的意思,是要将他们所有人,全都杀死,但是,可并没有规定时候吧。如果顾颜晚死一些,也不要紧,我要让她,受尽人间所有的苦楚,这样,才可以为我的儿子陪葬!”

    韩夫人双眉微敛,本来带着妩媚笑容的脸上,这时忽然变得冷若冰霜,在她的眉间,出现了一个如梅花形的血色印记,一点血光射出,与飘浮在空中的血色木俑合为了一体,她十指在空中交叉着一摇,那个血色木俑一张口,一道血箭就喷出来,径直射到了身前的血色光罩之下。

    被罩在血海之中的玄门修士,顿时感到周围的压力大了无数分,从外面,可以清晰看到,里面的那些修士,似乎有些焦躁不安起来,他们四下的转着圈子,不停的察看着血灵玄光罩的动静,像是要找出其中的破绽来。

    楼五师冷笑道:“这些蠢笨如猪的家伙,怎么会知道,血灵玄光罩,根本是没有破绽的,除非……”

    展若尘低声喝道:“楼手续怪,你最好小心一些,难道先前的亏,还没吃够吗?我告诉你,绝不能抱着戏耍他们的念头,要知道,只要给他们留下几天的功夫,他们背后的那些元后大修,说不定就会赶来!你难道有自信,能够应付那些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

    楼五师打了个haha,收住话头,说道:“这次,还多亏了那位姑苏城的大城主,如果不是他探知了九派中的高阶修士,全都在集体闭关的消息,又将这次赴会的修士名单,全部告知我等,我们也不能定下如此精密的jihua,说起来,展老大你曾经做过姑苏城的三城主,难道也不知道,那位大城主,究竟是个什么来历?”

    展若尘冷哼了一声,“我那个三城主,不过只是挂名的罢了,你也知道,那位大城主,术法通玄,通天彻地,又有九阍玄灵塔这样足可与七宝金幢相抗的异宝,凭你我之力,只怕还窥不得他的真面目,我想,大概也只有圣祖一人知晓吧?”

    楼五师欲言又止,他忽然指着血色光罩中的那些修士们daxiao起来,“你看,他们慌了!”

    在光罩里的那些修士,像是起了某种争执一样,他们不再聚集一方,而是分布到四周,各自施展着手中的法宝,想要试试,能不能将这个血色光罩,打出一条通路来。但显然。无论是玉鼎还是南云等人。全都是无功而返。

    展若尘皱眉道:“似乎有些不对。怎么顾颜全无动静?”

    楼五师讥笑道:“我看你是被她吓怕了,当此情景,她还能有什么法子……”

    他话音尚未落,韩夫人忽然说道:“不好!”

    她本来端坐于空中的身形,如电一般的xiangshang弹了起来,那个血色木俑,已经飞到了她的额头之上,飞快的印了上去。变成一个鲜艳无比的血色印记,而她身上的肌肤,这时已经变得如桃花一般的艳红,随即她整个人,已经化作了一道血光,向着血灵玄光罩之上扑去。

    这时,光罩中的所有修士,都已经按着方位,站到了盛华兰所布的大阵阵眼之处,随着她一声令下。便同时发动起来,十余位元婴修士。将自己体内的潜能,同时爆发出来的威力,撼天动地,难以抵挡,整个光罩顿时便开始摇动起来。

    这并不是韩夫人所担心的,因为血灵玄光罩一经发动,不噬鲜血绝不收回,除非是元后的修士拼着自爆元婴,否则绝对伤不了她。而让她最为担心的,则是仍站在那里,似乎并没有出手动作的顾颜。

    同为女修之中的翘楚,虽然一属玄门,一属魔修,但韩夫人的心中,对顾颜其实颇有些惺惺相惜之意,也正因如此,她才对其十分的忌惮,她心思缜密,远不像楼五师那样的张扬,难道她真的有什么秘法,能够从血灵玄光罩中脱身而出?

    如果顾颜并没有被困住的话,凭她的先天之火,再加上七宝金幢之力,必然可以对韩夫人造成一定的麻烦,但现在,她也同样被困在了血海之中,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难施展,可是,韩夫人的心中,却颇有些不安起来。

    只是如今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她挟排山倒海之势向前冲去,本来弥漫了半个天空的血色光罩,顿时开始飞快的缩小,里面无数细如牛毛的血色飞针,同时在血海之中乱射,所有人各施法宝护身,而被困在里面的修士,已经有无数的人尸横就地。

    这时顾颜忽然叱道:“发动!”

    在她头顶上,一尊七色的光幢,开始飞快的xiangshang生长,色分七重,琉璃泄地,无尽的光华向着四周飞快的扩展开来,在最顶端的其其,这时毫不掩饰的张开了自己的大口,将四周一切可见到的事物全都吞噬了干净。无数细小的雷霆开始在空中炸响,将那些细如牛毛的血色飞针全都崩碎了一个干净。

    在外面的三大魔尊,同时色变,他们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顾颜的实力,也低估了七宝金幢,这件传承自上古的仙器威力!

    展若尘狞笑道:“不管怎样,她凭借己身之力,还是无法透过血灵玄光罩而出,现在折腾的再厉害,也不过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话音未落,他就看到,在那尊通天彻地的光华之中,有一个澄净透明,七色光华环绕的小人,正从七宝金幢中缓缓升起。

    楼五师张大了嘴巴,“她……不要命了么?”

    韩夫人冷冷的说道:“原来是元婴出窍,好胆!”

    在这样危急的时候,顾颜一个不过刚晋阶元婴百余年的修士,居然敢于元婴出窍,化作第二元神。

    包括被困在光罩内的所有修士,这时全都为之震惊,她就不怕血海飞波,将她的元婴焚一个干净?

    要知道,如果她的元婴藏在紫府之内,以她的修为,就算被困至重伤,也不会身殒,但现在,她第二元神出体,极有可能,会落得形神俱灭的下场!

    顾颜微闭双目,如无知无觉一般,她纯以元婴之力,驭使七宝金幢,而七宝金幢之上,有着与她心意相通,相伴数百年的镇鼎神兽其其,让她以第二元神驭宝,丝毫没有不适之感。

    楼五师兴奋的大叫道:“韩夫人,催动血灵神光,炼化了她!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顾颜的元婴来势奇快,她以七宝金幢护体,转眼间便冲到了血灵玄光罩的顶端,这时韩夫人也已飞至,两者之间,只不过相隔数尺,被一层光罩所隔开,在韩夫人的眉心之处,一丝血光,刚刚崩现出来,血海之中,无数的血光,似乎感应到了这线气息,飞空而起,将七宝金幢的遮天火焰,全都压住,而韩夫人眉心之处的那一丝血光,已经破开光罩,径直飞向了顾颜元婴的身前!

    这时顾颜元婴的眉头一扬,她的双手同时扬起,整个身形,居然离开了七宝金幢的护佑范围,向着头顶上疾冲,转眼之间,便与那丝血光相合为一体。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如盛华兰、苏曼箭等人,甚至都屏住了呼吸,不敢看眼前即将发生的惨状。

    但随即所有人全都张大了嘴巴,尤其是楼五师,他那张血盆大口,像是能够吞下一个皮球一般。顾颜的元婴身上,忽然间泛起了一丝无比澄净透明的火焰,在那丝血光的身前划过,两者之间,像是泾渭分明的,丝毫没有产生影响。

    这是真正产生于元婴本体,最为纯净的liliang。

    韩夫人掩不住的惊呼道:“她这是烈火元婴!”

    宁封子得意的拍着手daxiao起来:“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你凭借着元婴之力,就能够破去她的血灵神光!”

    元婴与那丝血光飞快的擦身而过,顺着光罩中的缝隙,已经破禁而出,双手同时扬起,在空中一搓,便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大霹雳打了出来,无尽的光华在空中崩射,韩夫人只觉得眉心之处,如受刀割一般,低呼了一声,一滴血珠飞溅出来,那个血色木俑,重又从她的额头上飞起,随即元婴的双手再度一搓一扬,百十丈长的金光雷火,已经横空而落,顿时便将血色木俑炸得四分五裂!

    沈梦离这时的脸上,已经是一片灰白之色。在他的心中,只是回荡着一个声音:那个女子,她居然修成了传承自上古,法力通玄的烈火元婴!

    他苦修数百年,集诸天星力,度过七星劫,成就的七星元婴,虽然在zuihou,被顾颜夹以乾天之火,破坏了zuihou的一重劫,但六星之力而成的元婴,仍然是苍梧中极为难得的境遇。只要他按部就班的修炼下去,在华严祖师的护佑之下,将来极有可能会成就元后的修为。也正因如此,虽然顾颜身怀仙器,手段通玄,但他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他觉得自己厚积薄发,总有一天,能够超过眼前的这个女子。

    没想到顾颜的心机如此之深,她回到苍梧已过百年,直到今天,才真正亮出了自己的王牌,原来她成就的,是烈火元婴!

    集先天七火,万火之原,而成就的火灵婴,又在七宝金幢的护佑之下,几乎可以说是万劫不灭,展若尘的这时的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

    就算当年自己能够把她困在万兽大阵之中,也灭不掉她的元婴!除非有元后的大修,拼着重伤的危险去灭杀她,否则,顾颜在苍梧,几乎可以说是万劫不灭!

    顾颜当年的紫罗天火,与魔门中的血法,就有天然的相克之意,这时她修成火灵婴,元婴之上,天生而有七火,猝然而发,顿时便将韩夫人所发的那一丝血灵神光化去。

    而顾颜的元婴,以七宝金幢牵制着光罩内的血焰,顺着那丝血光所带来的缝隙,在冲出光罩之后,随即便将早就准备haode七色火焰神雷发动,先天七火,能焚万物,顿时便将韩夫人重创。

    在镇压整个血灵玄光罩的木俑被她炸碎之后,盛华兰所布下的大阵,也于同时发动,方圆数里之内,地动山摇,无数的光柱冲天而起,成千上万的法宝于这一刻同时爆炸而开,光芒四射,那弥漫数里的血海,于空中的那层血灵玄光罩,同时崩碎!(未完待续。)

http://www.awsjsy.com/4_4864/24531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