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诀 > 533章 金殿庭议
    这正是她在秘境中收取的九口天兵,所说是几千年前不知道哪一个古修士所炼制的,用来压制古战场中九个杀气最烈的阵眼,需要两片虎符重合,才能将九口天兵聚合起来。

    只是让顾颜一直不明白的是,为何自己只拿着那半片虎符,便能够在隐云泽中,聚起那九口天兵,而且还引发了九个阵眼的杀气,让隐云泽出现了这场大暴乱。虽然大家都公认,这场乱子,是由于元秦两家的恶斗而引发出来的,但顾颜却总觉得这九口天兵,与自己有着莫名其妙的关系。不然那道最为炽烈的光柱,为何zuihou直冲着她而来?

    或许是有些上古的玄秘,自己至今还无法参透,顾颜也不去理它,但这九口天兵,却是得自于古战场的异宝,只是它的材质非金非玉,不在五行之属,顾颜一时摸不透它的属性,不敢妄动。

    九口天兵有一口主剑,八口次剑,皆可随主剑的心意而动,顾颜看到那柄主剑之上,一点碧痕依然醒目,这口剑像是与自己心意相通一般,顾颜心意一动,九口长剑便向内聚合,收拢成一柄小小的短剑,她握在手中,就觉得上面有一股杀气隐隐传来,含而不发。

    顾颜信手一抛,顿时耀眼的白光充满了斗室,九道银光在空中盘旋不定,将面前的方寸之地紧紧的锁住。

    顾颜信手弹出一块灵石,落入jianzhen之中。无边的杀气顿时将灵石直接爆成了碎粉。顾颜面露一丝微笑,“此剑,可名玄天!”

    她这次古战场之中,毁了锦云碟与缺月梧桐,但得了九口玄天剑,并将归元箭炼化为太阿剑,也算是不赔不赚。虽然锦云碟伴她时日极长。但顾颜倒也洒脱,反正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她看了看时间。三日的时辰已到,便从混沌空间中出来,然后撤去灵石。打开大门,颇为惊讶的发现甘碧梧就站在门前。她身边是毕真真与蓝湘等人,不禁问道:“你们都来了,谁在本宗看守?”

    话音未落,就听到一个欢呼声,“师父!”然后有一个少女扑上来抱住她,久久不愿松开。正是顾颜在子午谷新收的弟子默言。分别了几个月,她的身量又长高了些,眉目依稀长开,开始有了些少女的模样。修为也颇有进益。她与顾颜久别,这时见到,显得分别亲热,眼中噙着泪,拉起顾颜的手。久久不愿松开。

    顾颜也甚想念这个小徒弟,她一人将其从子午谷带出来,两人的感情颇为深厚,也便由她拉着手,只是去问甘碧梧和蓝湘。

    蓝湘笑道:“纪长老带着人回去报信的,说是云阳城事多。让我与掌门人都来,只要他看守丹霞山便好。”她又笑了笑说道,“你且放心,现在整个云泽,不管是谁,就算是借他几个胆子,也没人敢向碧霞宗找麻烦!”

    顾颜也不禁笑起来,让纪荃回去,也不过是保个万全罢了,当此之际,在元秦两家都受创甚重,休养生息之际,还真没有人会有胆子敢在碧霞宗的身上触霉头。除了善法真人有些可虑之外,但现在皇室与藏剑山庄扶持碧霞宗的态度很是明显,他们未必敢顶风作事。因此用纪荃回去坐镇,辅以原本碧霞宗的旧人,便可策万全。

    顾颜见碧霞宗的人几乎都在,便笑道:“劳大家久等,是我的不是。人既都在,不如进我的屋子里说话。”

    甘碧梧欣然道:“如此最好。”她今晨刚从碧霞宗匆匆赶来,于事态的了解还不完全,只知道顾颜在古战场大显了威风,极欲得知详情。众人便都跟着顾颜往里走。

    顾颜看到段无修站在一边,脸上有尴尬之色,便道:“段门主也一同进来好了。”段无修应了一声,便老老实实的跟在zuihou。

    众人进了屋子,便在静室中落坐,顾颜的屋子并不大,围坐了一群人,便显得拥挤,也就不讲究那些仪态,只是席地而坐,顾颜便将在来到云阳所发生的事情,除了融天岭上得宝,以及玄都秘境一事被她带过,只说是断云崖一战后觅地疗伤之外,其它的事情都被一一道来。其间的过程之惊心动魄,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听到断云崖那一场血战的时候,连一向镇定的甘碧梧脸上都不禁变色,默言更是拉着顾颜的手大呼小叫,虽然明知道所有人都好haode站在这里,但还是忍不住会心惊。尤其听到顾颜剑斩端木青与独孤月溶的时候,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蓝湘说道:“当年我在云泽游历的时候,也曾经见过这两位宫主,都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物,常人全都不放在她们眼中的,阿颜你今天实在是给大家扬眉吐气!”

    顾颜只是微微笑着,也不说话,她只捡着关键的地方来说,其余的枝节,自有诸莺来补充,她口齿伶俐便给,有如说书一般,把危险的经历渲染得波澜起伏,一屋子人听了全都心惊。默言脸上的神色变来变去,忽而紧张的不敢呼吸,忽而又大声的鼓掌daxiao。

    段无修也是今天,才第一次听到顾颜在古战场的所作所为,虽然他早就已经知道结果,但听到那些过程,心中仍不免惊讶,就算是他这个一直谨小慎微的人,心中也不禁会升起一股豪情,觉得投在碧霞宗门下,还算是一件颇有容光的事。就像先前的积云峰,他们投在秦家为门下,谁又敢小看他们几分?

    虽然现在的碧霞宗还弱小的很,远不能与元秦两家几千年的底蕴相比,但当年元子檀就是硬生生一手将元家从中等shili扶持成如今与秦家势均力敌的大家族,谁说碧霞宗就不可以?

    顾颜听诸莺说得有些没边了。便笑着打断了她的话,“再说下去,便如说书一般了。都是旧事,大家知道就好了,平白的夸口,反引人笑话,还是议一议后面的事吧。”

    顾颜是不理碧霞宗的俗务的。她这样说,自然是要定下今后碧霞宗行事的大致方针。甘碧梧星夜赶来此地,也就是要与大家商议今后的行止。

    她清晨至此。已经先与毕真真碰过头,两个人都是做过掌门人的,对于一些门派相处的路数熟稔的很。毕真真在这些日子,已经接待了云泽不少门派的拜见。并且她也从岳屹的口中,得到了一些此次大比处置的消息。便由甘碧梧向大家一一说明。

    甘碧梧咳嗽了一声,看着坐在面前的十余人,虽然人数不多,但只这些人,便能够撑起一个大大的门派。她的心情不禁有些激荡,想想当年被赶出栖云山,无家可归的惨状,那时哪想得到今日之风光?

    她定了定神。才说道:“毕长老已经先期向岳郡守问过,并且得了不少消息。这次的大比出了不少问题,现在藏剑山庄的璇光真人也做不了主,正在飞书回虎丘洗剑池,向庄主云池剑尊请示。不过听说已经有初步的决断下来。不管大比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原先的约定仍会履行,这次大比,也不会有特赦之类的事情,仍然按着先前的规矩,以阵旗的数量来划分胜负。排在zuihou面的若干门派,就要为其它的门派分割,或者沦为苦役了。”

    顾颜微微的一叹,看来藏剑山庄是想彻底的在云泽来一次大洗牌了,以免得继续让元秦两家掌控着云泽的局势,现在皇室的声音想必会更加的响亮。那么碧霞宗,又要怎样发出自己的声音呢?

    这时甘碧梧接着说道:“藏剑山庄的苏仙子曾来传信一封,我替长老做主,擅自拆了,里面说了这次大比的事情。碧霞宗的阵旗数量,在整个云泽的门派中,排在第三,仅在元、秦两家之后。”

    她说出了这句话,顿时所有人都是喜色,这无疑是一个绝大的殊荣!元秦两家,门人弟子众多,附庸的shili无数,压不过他们是正常之事,但碧霞宗能排在第三,无疑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这时甘碧梧又喜气洋洋的说:“还有一事,就是以阵旗上所刻的灵气印记计算,顾长老的阵旗最多,排名第一,压过云泽所有的修士!”

    这一下所有人都鼓起掌来,默言更是大声的呐喊,又蹦又跳,就像是她也与有荣焉一样。顾颜也不禁脸露微笑。这算得上是运气了。她们自己取的阵旗虽不多,但先后灭杀了积云峰与长青宫,将她们手中的阵旗大半取到了手里,后来在救段无修的时候,又将秦家驻地中所藏的阵旗抢来了不少。

    本来这次的大比规矩,即使抢到阵旗,不能灭杀原来的夺旗人,刻上自己的灵气印记,也不能算数。这也使得以前如飞鸟门的那种行径难以通行。但这次隐云泽大战,所有的修士无一能独善其身。拿到阵旗的修士死了不少,也让顾颜得以轻轻巧巧的就在上面刻下灵气印记。

    等大家传送出来的时候,将阵旗都收缴上去,统计上面所刻名字的时候,元秦两家虽然最多,但都较分散,不如碧霞宗都集中在顾颜的手中,因此她便出人意料的得了第一。

    顾颜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在她看来这些虚名,实在不值得多提,因此笑了笑便说:“虚名而已,不必多提,还是说说后面的事吧。”

    甘碧梧喜色仍然不减,这个荣誉并非是那么简单,这意味着至少在名义上,顾颜已经成为了云泽的第一修士,尤其是在年轻修士的心中,她的声望,已经压过了所有人,尤其是元限于隐云泽,死在她的剑下,现在顾颜的威风,一时无二。

    她定了定神,接着说道:“据这几天来的打探,云泽可能至少会有三分之一的门派,因这次大比而消亡。”

    听到这个数字,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但想想隐云泽那一场大战,也可以理解,那次大战之中,殒落的修士几近四成。尤其是其中的年轻修士居多,那些小门派,尤其是举派参加大比的,几乎是全军覆没,只剩下本派的一点基业可以拿来分配。而中等的门派,这次也折扣了大半的少年精英,失去了后备liliang。基本上也只有被吞并的下场了。这次大比,也只有碧霞宗无一人折损,其余的包括元秦两家。实力至少去了三成。

    甘碧梧有些兴奋的说道:“临波湖、鹤影潭、千秋门……”她用手一一数着,丝毫不觉得疲累,直数了数十家才停下来。“这些门派都免不了要被人瓜分的下场。我们按例,是可以从中拿到一份的。这些事情,四日后于金殿的庭议上,都会由胜者商议,再由藏剑山庄与皇室做统一的决断。”

    顾颜听出了她语中的未尽之意,以前都是元秦两家分庭抗礼,整个大比基本都被他们所操纵,藏剑山庄与皇室都不能太过破坏规矩,便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而这次。可做的文章便多了。

    她沉吟了片刻,说道:“千秋门的卫掌门行事果决,是个人才,可邀入碧霞宗,其余的。临波湖钟天地灵秀之所,我有意在那里建一座灵园的分园,其余的,你们可看着办便是。”

    甘碧梧点点头,把顾颜的要求都记下来,以后交际之时也可有的放矢。然后又说道:“段门主意欲将飞鸟门与碧霞宗合并。我与蓝师叔都商议了,深觉长老之意为然,随时可行之。”

    段无修的脸上露出喜色,甘碧梧说的是“合并”,意即可以仿效丹霞宗与碧霞宗合并时的旧例,他可以晋身为长老,依旧停留着本派的传承,当然他也知道,想像丹霞宗一样拥有在门派中的地位,那是绝不可能的,但至少,他能够留住飞鸟门的传承,飞鸟门的祖师,在碧霞宗的祠堂中能够有一份位置,这便是其它门派都得不到的殊荣了。

    段无修立刻站起来,与虞商一起,向着顾颜拜谢,他知道这都是顾颜的面子,否则甘碧梧绝不可能对一个濒临被瓜分的飞鸟门如此看重。

    顾颜挥挥手,让他坐下,“段门主行事,其实我也是佩服的,日后你在碧霞宗为长老,有事与掌门人商量着办,我不干涉,只是你这个弟子,要借给我几年,替我在灵园执役。这可是当初说haode,不能有变。”

    虞商心悦诚服的说道:“虞商愿在顾仙子门下!”

    顾颜不禁笑起来,“我可不是要收你为徒弟,你自有师父,我只是要你当个跑腿的,放心,少不了你的好处便是。”

    默言听到虞商的话,开始还有些紧张,又听顾颜不是要收他做徒弟,这才翻一个白眼过去,重新得意起来。

    这时顾颜说道:“大比之后,我受伤不浅,然受益亦良多,有意回灵园之内,潜修十几载,这些日子,要多劳烦诸位了。”

    毕真真还是头一次听顾颜说这个话,不禁有些惊讶,虽然顾颜受伤不浅,但以她的了解,这些伤势都不要紧,现在顾颜在云泽的声势正如日中天,实在不必因这个而去闭关。

    顾颜向她笑了笑,示意自己明白。其实作为一个修士,她并不愿意自己的名声太过张扬,这于将来的修行也不利,潜修一阵子,让风头淡一淡也是haode。而且她要借此机会,炼化这次在古战场中新得的法宝,还要研究那根枯枝的妙用。再加上还要潜修以稳定自己的境界,向着结丹后期冲击,十几年的功夫,还是她少说了呢。

    林梓潼倒是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大比之前,不是说这次大比中的优胜之人,要去藏剑山庄的秘境中试炼么,恐怕师叔不得机会?”

    毕真真听了苦笑道:“我前听岳郡守说,似乎又有新的变化,藏剑山庄的洗剑池不知何故,突然被云池剑尊关闭,不知出于何故,更不知何时再度重开,那个约定,可能已无法践约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毕真真又说道:“云池剑尊有意对前五之人,各赠一件法宝,以为补偿,待日后洗剑池重开,他会再一一下贴邀请,只是却不知要到何年何月了。”

    顾颜想了想,现在自己亟需的是潜修,至于洗剑池一事去不去都属两可,倒是有一件法宝到手,算是意外之喜。便说道:“此事何时才会宣布?”

    毕真真道:“四日之后,于金殿庭议,到时应该便会宣布,听说藏剑山庄又派了一位使者前来,他会带来云池剑尊的手书,以及赠与优胜者的五件法宝。到时候便可见分晓。”

    顾颜点点头,“既如此,那便等着四日之后上殿吧,到时候掌门人与我同去便可。其余的事情,你们自行商议,回头告知我便可。”说完她便起身,送众人出门,只将默言留下。

    甘碧梧自与毕真真等人去商议那些琐事,段无修则还要等着回到碧霞宗,才能举行两宗合并的仪式,但现在,他已经可以算是碧霞宗中人了。有资格参议大事,因此也跟着甘碧梧同去。而剩下的小辈弟子,尤其是那些还没来过云泽的,则围着诸莺与林梓潼叽叽喳喳,听她们叙述这次大比的风光。

    默言则欣喜的与顾颜说起分别这些日子的事情,其实也没有特别新鲜的,只是她闭关,修为有了进境,灵园中的灵草长势更加的喜人,张大牛看守灵园出了漏子,有两株灵草被天降的灵鸟啄了去,等等这些琐碎言语。但顾颜听着,却觉得心中委胆温馨,是啊,那个她亲自手植,一花一木都由自己布置的灵园,才是她心中有依存的家。顾颜的心中,忽然起了归程之意。

    数日皆无话,底下虽是暗流汹涌,但明面上有藏剑山庄及皇室镇着,元秦两家受了重创,全都不作声息,因此云阳城这数日来安安静静,一点乱子也没有出,七日之期转瞬即可,第七日晨,所有的修士都来到了皇城之外,那扇每三十年才会开一次的正阳门开启,九十九座大铜钟同时奏鸣起来,各派的掌门人或代表,加起来数百人,鱼贯而入,顺着前面的承天台一路前行,到了正中的金殿之上。

    皇城正面的金殿,又称大殿,占地极为广大,足可盛千人而有余,数百名修士一排排的站在那里,却一点也不觉得拥挤。

    这时鼓乐齐鸣,老皇帝从玉阶之后走出来,面色严肃的坐到宝座之上,云战羽站在他的身上,随后老皇帝便敲响了手中的玉磬,说道:“有请使者!”

    以璇光真人为首的藏剑山庄中人,从另一边缓缓走出,坐到侧面为他们专门准备的玉座之上,而其它人便只能站着了。

    顾颜留神看了一下,果然多了一个人,在璇光真人身后跟着一个生面孔,想必就是云池剑尊这次特地派来的人了。随即老皇帝便朗声说道:“云氏受命于天,依剑而鸣,是有……”

    他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段,全是不着边际的套话,听着顾颜十分的不耐,一直过了半个时辰,他才说完,zuihou说道:“此次大比,诸君皆有所得,伤亡损殒,各安天命,不必在意,请璇光真人宣布结果!”

    璇光真人便站出来,他手中拿着一枚玉简,身后的苏曼箭与另一名修士,则将所有的阵旗都取出来,放在大殿之前,一一展示,然后璇光真人便缓缓将各派所得的阵旗数量,一一的报出来。每报出一面,苏曼箭就将阵旗展示给诸人看,以示无误。

    一个个的报下来,又过去了大半个时辰,元秦两家所得的阵旗,都在一百二十面以上,zuihou还是元家稍占了上风,而碧霞宗所得的阵旗也在百面左右,无异议的占据第三的位子,剩下的便是云泽各郡中的其它大派,也有不少入账。而像长青宫,因为两位宫主都死在顾颜的手里,只有一些弟子们将阵旗携带出来,是以数量尚落在一些中等门派之后,只是倒也有一些,不至于有被瓜分之虞。(未完待续)

http://www.awsjsy.com/4_4864/24511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