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诀 > 503章 锋芒初试
    当顾颜进入这个传送之门的时候,她清晰的感应到周围蓬勃的灵气正在不断涌动,这几乎已经不是中级灵石所能发出来的灵气波动了,那是只有纯净无比,不杂一丝杂质的晶石才能发出来的精纯灵气,也是她历次所过的传送阵之中,灵气最为强大的一个。就算是那次她从九天崖之底,远赴数十万里到达归墟海的那个小传送阵都不能与之相比。大概只有入归墟的那一次,与这次差相仿佛。这也让顾颜的心中想到,大概这个古战场,也是当年曾经塌陷的一块破碎空间?

    她分别抓着诸莺与林梓潼的手,向着两个人点头示意,随后一片云光闪过,一阵熟悉的感觉传来,就像是她从琅琊山进入归墟时的一样,整个身体像是身处在汪洋大海之中,随着波涛不断涌动,似乎有无穷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挤来,她放眼看去,周围隐隐也能看到人迹,有的人脸色痛苦,有的人则面色如恒。而身边的两女也都现出痛苦之色。

    顾颜低声喝道:“镇定,守住心神!”通过传送阵,也算是大比之前的第一个考验,有的小门派弟子,连这一关都通不过,在半路中就会被自动传送回去,自然这个门派的实力也要大损。

    林梓潼与诸莺都感受到顾颜手上传来的一阵温凉之意,烦躁的心头顿时平静下来,将那些纷繁芜杂的感觉都从脑海中摒弃出去,任凭着那些风吹浪打在身边,视如无物,也不知过了多少个时辰,等她们感觉到脚已落到了实地的时候,再睁开眼睛,便看到周围一片青天,四周都是鸟语花香,而她们所站之处。是一片极大的空地。

    四周都是平坦的平原,远处隐隐可以见到山峦起伏,除了她们四个人,周围并没有别的人迹。但眼前已经清晰的告诉她们。自己已经进入了秘境之中了。

    顾颜这时才长出了一口气,笑道:“好在没误了时候啊,你们不知道,我可是直接从城外闯过来的,那几个守城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拼命的要拦住我,要不是我强力冲过了烽火台。险些就赶不上了时辰。”

    她知道毕真真等人一定会担心,故意没提外面被元家围攻的事情,只是轻描淡写的将事情说出来,但诸莺与林梓潼的眼圈顿时便红了。毕真真有些恨恨的说道:“守城的多半是元秦两家的人,你从东门入城,那里是秦家的地盘,一定是他们处心积虑的不允许你入城!”

    顾颜这才发现,似乎在自己被困的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她的脸色严肃下来,“发生了什么事?”

    诸莺气鼓鼓的说道:“师叔。你前脚刚走,可不知道,后脚有人要来摘桃子呢!”

    毕真真把那天南仙子与杨真来访的事情,与顾颜说了一遍,然后说道:“我知道他们的心思,自然是要惦记丹霞山的灵脉,更重要的是你所布置的那座灵园,别人可能还不知道,但是杨真一直与碧霞宗来往密切,他与南仙子。曾经两次去过灵园拜访,一定知道灵园的珍贵之处,他们就是要趁着你不在的机会,落井下石,而秦家就站在他们的背后!”

    顾颜听着毕真真颇气愤的说完了这番话,脸色倒很沉静。淡淡的笑了一笑,“积云峰眼界不高,我们素知,只是这次吃相未免难看了些。他们大概是知道我被长青宫与元家围攻,笃定我回不来了吧。想必元子檀也是要打着困住我的主意,然后在大比之后火中取栗?只可惜,他们都打错了盘算!”

    她淡淡的一笑,说道:“我说积云峰的眼界太小,因为他们的目光只局限在东阳一隅,不知道外面广大的天地,总在内部勾心斗角算什么本事?真正有大视野的,便应该知道,他们的敌手不在眼前,而在遥远的它方。可惜这些人都不明白这个道理!”

    顾颜将目光抬起来,淡然的平视着远处的原野,说道:“为何碧霞宗,就不能把元家、秦家作为自己的对手,我们的目的,是要做云泽第三极!”

    毕真真愣了一下,顾颜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并没有激动,或者愤慨,而只是淡然的对待此事。她似乎有一种感觉,这次大比,不光是顾颜,也是她们几个人,甚至整个碧霞宗的一次蜕变,在这次大比之后,碧霞宗必将脱颖而出,其光芒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

    这是顾颜头一次在别人面前表露出她的野心,也是她流落修仙界多年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丝家的感觉。虽然她不可能永远困在碧霞宗,总有一天会踏上自己的修行大道,但碧霞宗却是她可以依存的地方,也是她永远的支柱。她有一句话还没有说,她的眼界不在云泽,而在整个苍梧!

    作为刚刚从东南六国那个蛮荒之地走出来的小门派,却放出这样的话,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豪言,但林梓潼与诸莺却都没有荒唐的感觉,她们都觉得顾颜说出这番话是理所当然之事,也相信她能够做到一切事情,哪怕这些事是如此的神奇。

    她们都攥紧拳头,高声的笑着说道:“不错,我们要做云泽第三极!”林梓潼想起了当年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一群少年一起在后山上,发出让人感到荒唐可笑的豪言,但是,豪言未必没有实现的一天。就像她少年时读过的一句诗一样:少年心事当拿云,谁念幽寒坐呜呃?

    顾颜拍了拍手,“好了,我们还是把目光放到眼前来吧,先来讨论一下大比的事情好了。”三人都围坐过来,这里地方广大,也没有外人在彼,四人围坐成一个圈子,很是随意的说着话。

    毕真真说道:“这次的大比与先前不同,主要是击破秘境中的阵法,抢夺阵旗,在古战场中有无数大大小小的秘境,有些是故意布置的,有些则是上古遗留下来的。在数月之前,藏剑山庄的使者已经进入秘境,并且在这里的阵眼之中。藏下了五百面特制的阵旗,zuihou要以谁夺得阵旗数的多寡为胜。”

    她从手中拿出了一张图,“这是岳郡守赠送的,上面记载着这里五百个秘境的所在。有大有小,有易有难,都一一标识出来,我们可以先行参考。”

    顾颜接过了那张图,是一块闪着晶莹光华的玉版,看上去与阵图有些相似,上面星罗棋布。有着大大小小的红点,还有一条条红白相间的细线相连。她一边看着阵图,一边沉吟着说道:“我本来打得是韬光隐晦的主意,不想在这次大比中多出风头,只要占个中游就好,现在看来,策略似乎要有所改变了。”

    三女的目光都望向她,听着她继续说下来。顾颜缓缓的说道:“积云峰既然已经打算与我们撕破脸,秦家会支持他们,而元家多半会袖手旁观。一味隐忍不是良策,我们必须走到台面上来,与他们做正面的相争,这样才能让其它的shili支持我们。”

    她的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虽然他们是云泽中最大的两家shili,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他们好过的。”

    林梓潼有些似懂非懂的说道:“那应该怎么做呢?”

    顾颜把这块玉版揣起来,站起身来,说道:“正面出击,这次大比中,我们要多出风头。不单要夺得尽可能多的阵旗,更要压过积云峰的风头。也要让秦家知道,他们的选择是错误的!”

    说到这里,她的眼前忽然浮现出一个少年的身影,当年曾经在一起并肩作战,可以互托生死的人。似乎也要走上形同陌路的下场么?

    顾颜摇了摇头,把这些影象从自己的脑海中摒弃出去,然后说道:“我们出发吧,去击破秘境夺旗也好,从别人的手里抢夺也好,但是,更多的阵旗,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她把手伸出来,四个人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大吼了一声。周围的林木里,有不少灵兽都探出头来,看了一眼,又忙不迭的缩了回去。

    毕真真说道:“古战场,大概除了那几个老家伙有经验之外,其它的人都是头一次进入,不存在什么初来乍到的问题。”她从顾颜手里接过那块玉版,说道,“我们所位的位置,在正西方,属庚申之位,主杀伐之气,这里的秘境阵法,应多以杀伐之气为主,而我们脚下所踏之地,就是古战场初进的时候,一个缓冲之地,我们想要进入真正的古战场,要先从这里出去,有一个小禁制需要破开。”

    她笑道:“不要小看这里的小禁制,以前确实有门派因为不慎,在此地中招,没办法只能退出大比的,贻为整个云泽的笑柄。”

    顾颜也笑道:“这用不着我们两个出手吧,你们试试新得的法器如何?”

    林梓潼与诸莺早就有跃跃欲试之意,听了顾颜的话,她们都躬身说道:“请师父(师叔)指点!”

    顾颜一扬手,一点紫色的火星跳动在她的指尖,随后越变越大,变成一片漫天的火网,向着外面洒过去,“忽”的一声,在空中自行的焚烧起来,然后天空中便像是雨过初晴一样,出现了一道如同彩虹一般的桥,顾颜笑道:“这是‘度月登明’的幻术啊,虽不厉害,却也麻烦,你们以强力破开即可,攻击时可用龙凤双环防御!”

    两女说了一声:“得令!”林梓潼取出青冥剑,身剑合一,飞身而起,一道青荧荧的冷光向着前面飞去,而诸莺也将龙凤双环祭起,一龙一凤围绕在她的周身,冲到彩虹玉桥之上。青冥剑一合,就将玉桥斩为两段,随即漫天花雨,落英缤纷的向着两个人席卷而来。

    诸莺将龙凤双环放起,一龙一凤在她的周身盘旋起来,将那些攻击尽数都挡在了外面,护卫着林梓潼的青冥剑向前直击,剑光直插彩虹玉桥的尽头,轰的一声响,无数的幻景都消失而去,他们周围鸟语花香的胜景也同时消失,她们四个人,正从空中缓缓的下落。

    而她们的落足之处,却是一个硕大无比的巨坑,在这个坑中,零七八落的散乱洒落着无数的法器。阵旗,阵盘等等物品,一看便知曾经是一个极大的战场,但是却没有尸体。不知道是否是被人收敛走了。

    两女还没落地,就感觉到一阵煞气透骨而来,不禁全身都打了个冷战,像是有无数刀兵斧剑加身一样,寒气逼人。

    顾颜倒是行若无事,她招手唤出锦云碟,将四个人都托起来。随口的说道:“方才击破幻术的时候,你们合作得颇为不错,但有两点仍要注意,梓潼的青冥剑……”

    她指点着两个人在破禁时的表现,两女都恭敬的听着,而毕真真则环视着左右,一边拿手中的玉版对比着,然后说道:“这里应该是阵眼的其中一个!”

    她笑道:“一般每个人在传送出来的时候。都会遇到一个很容易破解的禁制,也会极容易的拿到第一次的战利品,当然是否能将战利品保留在手里。还是会被人夺走,这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毕真真又接着说道:“但是以前的大比与这次的不同,以前的战利品像妖兽的皮毛,妖丹之类,抢走便算,这次的却是由藏剑山庄特制的五百面阵旗。按规矩,在破解阵眼,拿到阵旗之后,阵旗便会自动认主,就算抢走阵旗。除非将最初破阵主人的精血从上面抹掉之外,再没有其它方法,也就是说,每一面阵旗的争夺,必然都关系着生死!”

    顾颜肃容说道:“因此,我们四个人都要同入同出。尽量不能分开,以免给其它人以可乘之机,尤其是你们两个!如果被那些结丹修士猎杀的话,第一时间就是逃开!”她取出三张符,递到她们每个人的手里,“这是真真从原本丹霞宗祖师的秘藏中取出来的灵符,可以在瞬间逃遁出千里之外,母符放在我的手里,这样大家便可以千里互传,但是每张符只能够用三次,大家千万要小心。”

    几个人都一脸严肃的接过来,从现在开始,她们就要踏上这条满是荆棘的旅程了。

    顾颜微笑了一下,将眼前这种严肃的气氛稍微缓和,说道:“眼前是一个杀阵,你们两个去把它破开,然后我会去取阵旗!”

    不是顾颜要贪这个功劳,而是她们在先前早就已经商量haode,这一次取阵旗,将主要由顾颜负责,因为这个变态的规定,谁手中所拥有的阵旗越多,那么受到别人围攻和猎杀的机会也就越多,不像其它人有大门派作为后盾,作为她们,只能尽可能的将最多的阵旗集中到最有实力的人手中。当然毕真真也会帮她分担一些。而林梓潼与诸莺两个人,这次主要还是增长见识,作为助力。在这个战场上,每个门派的结丹修士,才是真正战斗的主力军。

    按规矩,像碧霞宗这样的中等门派,可以派出两位结丹修士,积云峰派出的是三位,包括两位赤家峰主,及南仙子都在队伍当中,长青宫是四位,而元、秦两家,作为整个云泽中最大的两家shili,他们有派出五位结丹修士的特权,因此在先天上,已经注定了门派间的等级差别。当然,这也使得一个天才就可以改变局势的可能增大。当年元子檀就是以一人之力,硬抗秦家的几位高手,才闯出自己的名头,也将元家带到整个云泽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之位。当然,云泽中的大门派,还没有对碧霞宗有过多的关注,但这些天来云阳城的暗流,让她们想不受关注也不可能了。

    因此顾颜才定下来新的方略,这一次碧霞宗要出尽风头,让所有人都不会小看!

    林梓潼与诸莺刚才破去了禁制,两个人都颇为兴奋,面对着眼前的杀阵,都有跃跃欲试之意。毕真真有些犹豫的说道:“阿颜,她们两个对付这样的杀阵,是不是冒险了?”

    顾颜笑道:“怕什么?有我们两个在边上看顾着,还怕有性命之危?弟子们总要出来试炼,受些伤也没有什么,这个都害怕,怎么应付后面的危局?”

    毕真真想了想也是,她自从当上丹霞宗掌门人之后,就一直以门派传承为己任,把自己门下的弟子都当成小鸡一样的护着,因此除了诸莺天资上佳脱颖而出之外,余者竟无一个成材,想想顾颜以四灵根修到现在这个境界,那些弟子们实在该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顾颜向着两女点点头,又说道:“这里是承七星方位的杀阵,上应北斗,分显隐两星位,隐星位应在青龙东宿之正东之位,你们依例破之,不必害怕!”

    诸莺与林梓潼的手心都出了一层薄汗,有些紧张,但更多的还是兴奋,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弟子遵命!”便飞身而起,两个人径直的冲入阵中。

    她们打定了硬闯的主意,却并没有鲁莽,两个人分从不同的方位踏入阵中,但彼此间又相互呼应,策略十分对头。顾颜只是背负着双手在一旁看着,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倒是毕真真很有些紧张,随时准备要出手相救。

    顾颜则并不紧张,事实上她在筑基期的时候,类似的情况也不知闯过了多少次,相比于神州或者归墟海那些地方,苍梧的修士有一个缺点,就是经过的阵势太少,临敌经验不丰,事实上很多修士境界的突破与顿悟,往往都是在生死之交中的一刹那而言。碧霞宗想要崛起,也不能像其它的大派一样按步就班的发展,那样永远也跳不出苍梧这些传统的窠臼,想要有所突破,就要另辟蹊径,因此她这次带着诸莺与林梓潼前来,是有意的要将她们当作门派中的后辈精英加以培养,而并非像其它的中小门派一样是带来充人数的。

    事实上有不少中小门派,往往不会将最为精华的弟子带过来,那都是他们费尽心血培养的精英,如果在大比中有个闪失,几十年的心血就要毁于一旦,但顾颜却不做这样想,不将这些人扔到风浪之中去打个滚,又怎么能培养出处变不惊的能力?

    事实也证明两个少女做得非常好,虽然毕真真紧张的在边上看着,却一直没有找到出手相救的机会,诸莺与林梓潼分从左右入阵之后,立刻就占据了两个最重要的星位,将阵法中的煞气牢牢的压制住,随后诸莺用龙凤双环压制住了阵法中央的显星位,让整个阵法中的灵气为之停滞。

    随后林梓潼便用青冥剑,直接将隐星位,也是最终的阵眼刺破,激发出来,这样整个阵法中的禁制,实际上已经被她们破去。

    顾颜笑着击掌,为她们叫好,说道:“好了,剩下的事便交给我们!”隐星位一现,七个星位便同时发出了星力,七道光柱上冲云霄,在天空中有一颗星光华璀璨的闪烁起来,顾颜一扬手,缺月弓便出现在她的手中,飞快的又变成一截梧桐木,向外一抛,浓重的太阴之力,便将下面那七道光柱牢牢的压制住,顾颜右手并成两指,在空中飞快的划了一个五芒星,xiangxia一按,随后地面上便轰然的出现了一个大洞,顾颜再将手xiangshang一提,整个阵法的星位顿时坍塌。

    然后一面旗子就出现在她的手中。周围有着殷红色的边,色红如血,中间刻着符印与云泽皇室的印记,顾颜抓住之后,那面旗子便光华闪动,同时天空中闪烁着的那颗星飞快的落下来,如同流星一般的划过了长空,在旗子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记。

    毕真真说道:“现在,大家也都知道,有人拿到第一面阵旗了!”(未完待续)

http://www.awsjsy.com/4_4864/24509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