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诀 > 490章 收取妖灵
    这也让顾颜感叹上古大妖血脉是如此的厉害,它们天生的灵智未开,就有这样的天赋异能,如果真是处在上古时期,纯正血脉的大妖,它们不受限制的吞噬天材地宝,开启灵智之后,会是何等的威力,如果这只妖兽真是丹鼎派所豢养的话,那么他们费尽心思搜罗来这么多上古妖种,又一一将它们养大,其所要耗费的心力,实在不计其数。大概也只有像丹鼎派这种能够名列九大派之一的大门派,才能够有这样的实力吧。

    想必是因为此地紧邻于天极,所以丹鼎派才不惜越界,甘冒着风险,也要在此地豢养妖兽,顾颜也不知道该说自己是倒霉,还是走了狗屎运,居然一年就遇上了两只。

    妖兽调动着星力要困住她,但此时顾颜也大概了解了这只妖兽的厉害,威力介于六、七阶之间,自己如果奋力一搏的话,并非不敌,顾颜一扬手,紫刃便又重新出现在她的手中,长啸了一声,便向着空中飞去。

    以这只妖兽目前的灵智,它还难以辨别顾颜与它先前的猎物有什么不同,只是敏感的觉得眼前这个猎物比以前任何的一个对自己都更加有用,它见顾颜xiangshang冲去,便怒吼了一声,数百只长足同时挥动,周围的灵气迅速动作起来,无数道光柱瞬间升起,无尽的星力以极快的速度xiangshang猛涨,形成一个极大的光罩,要把顾颜从头到脚的罩在里面。

    顾颜手中的紫刃挥刀便斩,仅凭着这些星力还不能够阻止她,无数的星力,就像是一条条的锁链,而顾颜每挥一刀,就会有一条锁链被她迎头斩断,摧枯拉朽般的向外猛冲。转眼间就冲出了这个包围圈,她将手一扬,掌心处金光闪动,数百丈的金光雷火顿时轰隆隆的砸下来。

    妖兽猝不及防,被顾颜所发的五雷霹雳天当头砸个正头,身上的鳞甲都被砸塌了半截,露出了很是白皙的皮肤,它扬起头。大声的怒吼着,感觉到眼前这个猎物比起先前哪一个都不好对付。

    这只妖兽在澜沧谷中生活了甚久。以前也曾经遇到过一些身材机敏的小灵兽,但也同样能够靠着自己的星力阵法将它们困住,再一一的围杀而死,至于那些大型的妖兽,包括盘云矶的那只云鹰在内,可没有一个是它的对手。也正是因为这十几年中它在澜沧谷内横行,才使得这里的妖兽少了这么多,没有一个能与它争锋。

    虽然它以前也曾经见过人类的修士,但那些也多半成为了它的盘中餐。包括前几天在月夜之下,被它以星力入体,封闭九窍的两个弟子。但眼前这个,怎么格外的难以应付,似乎与往常的都不同?

    顾颜人在空中。便可以用火势来压制它的星力,无数的霹雳雷霆。夹杂着数百丈长的金光雷火倾泻下来,这只妖兽不断的嘶鸣,在地上滚来滚去,却始终没有办法避让开。它忽然的大吼一声,全身的鳞甲片片坚立起来,不再躲闪,而是转头向着天空中冲去。庞大的身躯如同小山一样横冲直撞过来。

    顾颜可以清晰的看到它全身的每一片鳞甲都在激旋,斗大的眼睛就在自己的眼前,几乎可以清晰的映照出自己的影子。

    其实她心中早就有一个想法,也正是为了这个想法,她才不辞辛苦的与这只妖兽这样纠缠,否则她在确认梓潼等人皆安全之后,早就躲进混沌空间中悠哉悠哉去了。

    看到这只妖兽向着自己冲过来,全身的鳞甲都释放出来,无尽的星力这时已都被摧折干净,她才满意的一笑,从怀中取出了九嶷鼎来。她的想法就是,要把这只妖兽,整个吸进九嶷鼎之中!

    这一年来,她于灵园之中静修,也领悟到了九嶷鼎中更多的妙用,在九嶷鼎上所刻的那些纹路,以及开鼎之时,浮现出的妖兽影子,就是上古的妖兽之灵,只可惜鼎中的混沌元气稀薄,妖灵都已散失,现在只剩下了一些稀薄的影子,上面存有淡淡的灵气。

    虽然顾颜得到了镇鼎神兽,在它的驾驭之下,可以将里面那些妖兽影子调动出来,但威力实是不够,如果顾颜一开始在地宫的时候,不是将那只火灵蛛完全的炼化,而是将它的妖灵留下来,注入到九嶷鼎之中,那么就可以使那些妖兽影子的威力强上个一分半分的。

    想要把那些妖兽影子完全凝炼成形,那么就需要大量的上古妖兽灵种来补充,上次的那只九尾神蛭,她没有能力对付,现在这只妖兽是无主之物,岂不正是她攫取的对象?

    顾颜在元家逃走的那个时候,就已经起了这个念头,因此,她才不惜耗费心力的与妖兽进行了一天的追逐,慢慢的耗费着它体内的灵气,又借太阴之力,耗去它体内的星力,等它全身的精力都耗尽之时,再将其收到九嶷鼎之中,把躯体炼化,神识炼去,只剩下一丝妖灵,便可以永驻于九嶷鼎中。

    当然,这只是顾颜的一丝想法,先不说现在的这只妖兽,根本无法与真正的上古妖兽相比,就算是能够见到上古妖兽,她也无法将其收到鼎中的。要是她的九嶷鼎之内,真的能将那无数妖兽的影子都凝炼成形,那么此鼎便可以真正的堪比上古神器了。对于现在只不过是结丹期的顾颜来说,想这种事,还太过遥远。

    看到妖兽向着自己面前冲来,顾颜单手托鼎,低声吟动着咒诀,鼎盖便自行的飞起,鼎上的那只灵禽张开了双目,发出清脆的长鸣,眼睛中有着极锐利的光彩。笔直的青白二气喷出来,足有手臂粗细,白蒙蒙的雾气几乎遮满了半个天,青白二气如同两条极长的锁链,将妖兽的全身都缠住,然后顾颜划动法诀,便飞快的向内收紧。

    妖兽感觉到了身上有两股强大的气息在缠绕着,它敏感的感应到了危险的降临,扬着头发出了怒吼声。但在混沌元气的压逼之下,它的躯体却开始越缩越小,比起原来小山一样的庞大身躯,转眼间就缩小了一半还多。

    顾颜左手托鼎,右手在空中划动着法诀,她的面色凝重,丝毫不敢大意。那只妖兽的躯体被压逼得越小,反弹之力也就越大。等将它庞大的身躯,压迫到丈许方圆的时候。顾颜感到混沌元气已经开始有不支之势,但现在的形势,已经骑虎难下,如果不是顾颜将它吸进九嶷鼎中,那么就是妖兽挣脱束缚而去,而顾颜受九嶷鼎中混沌元气的反噬之力,必然要受重伤。

    顾颜咬着嘴唇,将体内的混沌空间开启,紫金色的灵气便汹涌而出。源源不绝的输送到九嶷鼎中。混沌元气的liliang顿时加大,而顾颜的脸色也顿时开始变得苍白起来。九嶷鼎这个吞噬灵气的怪物,她可是深有体会的!

    妖兽不停的挣扎怒吼着,青白二气所组成的锁链,紧紧的缠在它的身上。把它的身躯越箍越小,但在缩到丈许方圆之后。青白二气就有些难以为继,妖兽全身几乎每一根筋骨都开始爆起来,全身的骨骼咯吱咯吱作响,像是要挣脱而飞腾出来。

    顾颜脸色凝重的取出了两张符篆。毫不留情的拍击下去,这是她在临行前,从原来丹霞宗的宝库里取出来的,也是以前毕真真珍藏多年,亦无能力驭使的灵符。都是以前历任的丹霞宗掌门所炼,这两张禁神符,配合着阵法压制,颇有奇效,顾颜本来是想运用到阵法当中,没想到现在却用上了。

    两张镇神符拍下去之后,妖兽的吼声顿时变小了,只是随着它身躯的缩小,全身的皮毛也变得愈加白皙起来,两张禁神符化作两道黄色的光圈,紧紧的箍在它的头上,随着它越变越小,那两道黄圈的光芒也越来越暗,终于那只妖兽又大吼一声,将头颅一摆,顿时将头顶上的两道黄色光圈震碎。

    顾颜顿时为之色变,相比起以前自己所见到过的那只火灵蛛来说,这只妖兽实在是厉害太多,今天自己可不要弄巧成拙啊。她一手持着九嶷鼎,另一只手持续不断的发出金光雷火,压制着妖兽的反噬,但当它的身躯缩小到了如一般的老虎、豹子一样大小,便再也不动了,全身的骨骼不停的咯吱咯吱作响,像是下一次就要爆发出来。

    顾颜面沉似水,如果实在不能再将它禁锢,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强行收取。就以它现在的身躯,硬生生的吸到九嶷鼎中来!

    如果任凭它这样下去的话,万一挣脱了九嶷鼎的束缚,被它逃走,那所发的混沌元气之力全要反噬到顾颜的身上,就连九嶷鼎本身,是否能够承受这种反噬之力,顾颜都不敢保证,这确实是她极为行险的一举。那么现在,就算是强行吸到九嶷鼎中,哪怕是吸取妖灵不成,强行炼化成灰,也比反噬的结果要好得多。

    她右手飞快的打了几个法诀,用手指指向悬在空中的那只灵禽,低声的吟念着。

    那只灵禽鸣叫了几声,似有不愿之色,但看到顾颜的坚持,只得展开双翼,从口中喷出腾腾的火焰,然后鼎内就有无数的白色影子飞起,重重叠叠的影子之中,成千上万数不清的妖兽都冲出来,围着那只妖兽就是一顿嘶咬。

    灵禽再度长鸣,像是发出了讯号,一团的白雾,裹着那只妖兽,向着九嶷鼎内倒吸而回。青白二气的liliang陡然间加大,那只妖兽不断的怒吼着,但仍然避免不了被吸入鼎中的命运。

    随着越来越多的妖兽影子不停的喷出,悬在空中的九嶷鼎也变得越来越大,足有丈许方圆,一人之高。但顾颜的脸上却凝重无比,她强行将九嶷鼎催发成如此之大,其实有违它造物之理,如果妖兽在里面还有能力反噬的话,顾颜与此鼎血脉相连,说不定就要受重伤!

    妖兽被吸入了鼎口之中,鼎盖便飞快的合上,灵禽伏在上面,高声的长鸣,清脆的声音响彻天地,顾颜只觉得体内的灵气在被迅速的抽取,连混沌空间中的紫金灵气似乎都要被抽干了一样。这时她忽然感到鼎身开始变热,然后飞快的旋转起来,顾颜低喝了一声,双手齐扬,四种火灵同时飞出,在九嶷鼎的下面悬了四堆火焰,不停的炙烤着鼎的底部。

    鼎身开始变得渐渐透明起来,顾颜可以清晰的看到鼎的内部。上面所刻的那一幅幅的壁画,无数的天地山川。妖兽虫形,都一一闪过,那只妖兽在里面不断的翻滚嘶吼,像是受到了下面烈火的炼制一样,它的身躯开始慢慢的腾起了一缕缕的青烟,而身躯也开始飞速的变小下来。

    随着它的气势一颓,周围环绕着的无数妖兽影子开始冲上去嘶咬起来,那只妖兽不停的惨叫着,它的身躯被一块块的嘶咬下来。直到只剩下一副森森的骨架,在烈火的炼制之下,这副骨架也开始慢慢的坍塌下来。

    在它身体的正中心,有一颗白色如鸽蛋大一般的丹丸,这时变得愈加的明亮。正静静的悬浮在空中。

    这时鼎上所伏的那只灵禽忽然间长鸣了一声,然后它的身躯之上。就有一个与本体一般无二的影子飞了下去,径直的冲入了鼎中,将那枚妖丹一下子吞进了肚中。然后它的全身都迸发出了丝丝的火焰,每一根翎毛上都有烈焰飞腾。

    过了好一阵子。灵禽才缓缓张口,有一丝影子从它的口中飞出,如烟似雾,几乎看不清楚,一出来之后就向着上空逃去。

    顾颜早就有所准备,她双手飞快的打了几个法诀,喝道:“镇!”鼎盖本来的缝隙顿时被封死,那条影子无处可去,在空中飞快的打着转,口中发出绝望的嘶鸣。顾颜用手一指,九嶷鼎飞快旋转着的鼎身顿时静止下来,鼎的内壁开始产生强大的吸力,将那条影子慢慢的吸附过去。

    两者的liliang互相牵扯,直过了许久,那条影子才被彻底的吸进了壁画当中,那些在鼎内飞腾着的妖兽影子也都回到了壁画上,顾颜可以隐约的看到,原来黯淡无光的壁画,现在略微有了一丝明亮。顾颜长叹了一口气,九嶷鼎内包含着天地星辰,日月山川,万物万象,无所不包,以自己的修为,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将它补得完全!

    这一次,彻底的将这只妖兽灭杀,并将它的妖灵收到九嶷鼎内为己用,一番斗智斗勇,让顾颜也是极为费力,全身的灵气似乎都被九嶷鼎吸干了,她索性坐倒在地上,然后再将九嶷鼎慢慢的变小。

    这一次当真是险之又险,如果那只妖兽在九嶷鼎中还有反制之力,它只要自爆妖丹,那么九嶷鼎就会爆烈,不单顾颜要受伤,恐怕这件至宝也要大损。顾颜长出了一口气,心想以后还是不要再做这样冒险的事了,毕竟运气可不会时时眷顾自己。

    她打坐调息了一会儿,这才觉得精神渐复,这时九嶷鼎已经缩到了原来的大小,静静的横放在那里,顾颜忽然有些诧异,“那是什么?”

    在将妖兽的躯体与骨骼完全炼化之后,还有一个只有小孩子半只手掌大小的玉符,正发出晶莹的光芒,飘浮在九嶷鼎内。

    顾颜不禁有些奇怪,难道那只妖兽天赋异禀,它的躯体连九嶷鼎也不能完全炼化?她小心的打开鼎盖,把这块玉符取出来,放在掌心,便有些了然。

    这片玉符应该不是它本体生成,而是后来有人故意放在它的体内的。上面还用上古文字刻着“甲七”两个字。

    “这看上去,像是一个编号啊……”顾颜用手指轻轻的敲着额头,自言自语的说道,“难道是丹鼎派做的么?”

    顾颜可以肯定,丹鼎派下了那么大力气,特地远来云泽,豢养的妖兽,绝对不可能只有那么一两只,如果是有七只的话,也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她将玉符翻过来,后面没有字,但刻着几条线,似乎是路途的指示。

    顾颜把玉符放在掌心,便感应到上面有一丝精气,只是现在变得茫无头绪,四处乱窜。她叹了一口气,“果然如此啊。”这丝精气,应该是在妖兽刚出生的时候,被人强行从它的神魂之中抽离,然后寄放在玉符之中的。凭借这面玉符,就可以掌控这只妖兽,除非它强大到可以分离自己的神魂,就像是人类修士炼出元婴一样。

    顾颜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是丹鼎派豢养的另一只妖兽了,他们养这么多的上古妖兽灵种,究竟是要做什么?如果是为了炼丹的话,顾颜也想不到什么上古丹方是要用到这么多妖兽为材料的啊。

    她将九嶷鼎收起,然后站起身来,看着玉符上面所刻的那几条线,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是路径么,那我便过去看一看好了!”

    以她的估计,丹鼎派在这里豢养妖兽,至少也应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大概是由于这次试举,澜沧谷要重新开启,因此镇守之人便将妖兽禁制起来,而自己大概是悄然的走掉了,等着试举结束之后再回来。只是他没想到妖兽被顾颜引发的太阴之力所触动,自己挣脱了禁制逃出来,结果被顾颜一击灭杀。

    她飞到高空,四下望一望,周围雾气蒸腾,看不见一个人影,不知那些人都躴到了什么地方,顾颜略一思忖,便决定先去探访了妖兽的藏身之处,再去寻他们。否则一旦与大部队汇合的话,再做什么事情便不方便了。再有两天就是禁制开启之日,一旦出去,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顾颜站在锦云碟上,将手按在玉符上,小小的玉符就发出晶莹透亮的光,指示着顾颜前进的方向。她便驾着锦云碟,缓缓的向前行去。

    澜沧谷这个地方本来便不大,顾颜行的速度极慢,也只不过走了有一柱香的时间,就到了玉符所指示的地方,这里是一片平坦的开阔地,看上去不像是有可以居住的模样。顾颜仔细的看了一下,便惊讶起来,“这是那只妖兽自行布置的么,果真巧妙!”

    这周围被人为的布置了一个阵法,借助着诸天星力之变,将洞府之门,巧妙的隐藏了起来,只是手法十分拙劣,有的地方甚是巧妙,有的又让人一眼就能看出破绽。让顾颜有些疑惑不解。

    这些禁制她很轻易的便能破解,一连解开了三道禁制,顾颜的脸色却变得愈加的凝重起来。每破解一道,后面的变化便更加繁复,这些禁制,似乎并不是一只妖兽所能布置下来的。顾颜感觉,那只妖兽,大概只是在原来的禁制上加以修补而已,只是它的灵智未开,手法也拙劣,看上去倒像是在帮倒忙一样。

    只是原本的禁制实在被破坏得太过厉害,根本看不出是什么来历,但从最根本的手法上来看,与顾颜所习的都不相同,倒与她在归墟时见到的那种禁制手法,有几许相似之处,难道这里曾是上古修士洞府?

    想到这里,顾颜顿时间便振奋起来。想想这里与天极相连,如果真有一座上古洞府,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横贯东南的天极山脉,与纵跨东西大陆的天脊群山,北方大草原之北的极北冰原,和海外的小南极天外神山,并称为苍梧的四大秘境,都是传承自上古的神秘之处,就算是如今,也有极多的地方,尚未被修士所踏足,神秘之处,难以尽数,有一座上古洞府,也实在算不得什么稀奇的事情。大概他们当年把此地定为试炼之所的时候,也没有好haode查看一番,这座洞府借诸天星力所庇护,隐藏的极深,就这么漏了过去。(未完待续)

http://www.awsjsy.com/4_4864/24508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