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人在盗墓签到打卡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狐尸
    “小心!”

    几个人各自将身上的锁扣系好,倒着站在洞井口处。

    见他们就要下去,陈玉楼等人认真叮嘱道。

    鹧鸪哨并未多言,反手抓住绳索,整个人向后猛地一跃,身形瞬间往下急速下落。

    此刻他人就像是一只飞鸟,张开双臂,目光凛然,向着底下最近的一处深坑坠去。

    在几个人下落的瞬间,地上那一捆绳索也跟着呼啦啦的往下牵引,迅速拉直绷直,打入地下的长钉周围更是泥土飞崩,看的众人一阵心惊。

    嗖!

    在快要接近深坑的刹那,鹧鸪哨忽然猛地一拍胸口处。

    顿时两三只倒钩从甲槽里射出,狠狠抓住头顶上的井壁,将他下坠的速度一下拉住。

    同时。

    在半空中的鹧鸪哨提了一口气,整个人猛地往深坑抓去,他身形敏捷到了极点,如同一只壁虎般贴了上去。

    在他身侧不远处,许愿速度更快,而且只用了一条绳索,双手抓住,如同猿猴一般,踩着井壁急速下坠。

    身处半空,贴着深坑的鹧鸪哨只看到一道黑影,迅速穿破洞井内的雾气,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饶是他也不禁一阵惊叹。

    “好俊的轻功!”

    深不见底的洞井下。

    六七道身影沿着绳索飞速下降,无人说话,只听得到绳索绷紧,以及井壁上碎土掉落的声音。

    鹧鸪哨一连下了十几丈,体力消耗的严重,贴着一处深坑,深深吸了几口气。

    低头往下看去,依旧看不太清丹井底下的情形,但却能稍稍看到棺椁简单的轮廓。

    其他人体力远不如他,贴着井壁大口的喘着重气,大冷的天气里,额头上汗如雨下。

    “歇会儿吧,不着急下。”

    看了一眼他们,鹧鸪哨提醒了句。

    “多谢魁首体谅!”

    几个卸岭盗众眼神里顿时满是感激之色,真要让他们继续强行向下,体力损耗严重之下,说不定精神恍愡,一个不慎就跌落,必然是粉身碎骨的结局。

    鹧鸪哨并未回应。

    只是贴着井壁出神的望着底下,脑海深处满是之前那道矫捷凌厉的身影。

    连他都没法一口气下到井底,许愿却眨眼间就消失了身影。

    真是了不得啊!

    不过,许愿之前在无量殿顶杀六翅蜈蚣那一幕,还深深烙印在他心神里,所以许愿能做到这件事也并不奇怪。

    几个人贴着墙壁,一连体息了大概钟刻钟的样子后。

    鹧鸪哨这才一挥手。

    众人继续向下。

    ……

    井底之下。

    许愿解开索扣,打开矿灯,等到光线亮起,这才将目光投向四周。

    和之前在头顶上看到的差不多,丹井之下,入眼所及之处全都堆满了棺材,少说也有几百具。

    除此之外,还有翁葬的骨罐陶瓶。

    那些棺材看着,年代隔存很久,款式大小也各不相同。

    从金丝楠木的棺椁到最贱的柏木棺材。

    只不过这地方阴冷潮湿,那些棺材都损毀的极为严重,大都有被虫蛀过的痕迹。

    更让他惊诧的是,地上还散落着无数的枯骨,身上的衣物烂的不成样子,只能判断个基本的年代。

    在那些骸骨当中,许愿还看到了之前被罗老歪扔下的马灯。

    不过已经摔的粉碎,火油也淌了一地。

    “丹炉!”

    许愿没琢磨太多,搜寻了一番后,目光望向了最中间的那口青铜丹炉上面。

    那丹炉上铸刻着许多鸟兽铭文,他仔细辨认了下,猜测大概是秦汉时期的古物。

    不过因为放的时间太久,丹炉上生起了一层绿色的铜锈,斑驳无比。

    “确实和原著中一样。”

    仔细回忆了一下,许愿喃喃道。

    将丹炉打开,只是刚露出一道缝隙,他就闻到一股说不出的诡异味道。

    腐朽、恶臭又带着一股熟悉的毒性味道。

    “难不成是被六翅蜈蚣捷足先登了?”

    许愿脸色微微有些难看。

    按道理说,瓶山是为历代皇帝炼制不死仙药的宝地。

    这口丹炉如此郑重其事的放在此处,里面藏着的绝对就是那枚干年丹药,不应有错,但眼下那丹炉里传出的味道,却是熏的他都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差点吐可出来。

    六翅蜈蚣在这底下修炼多年,不是没可能盯上丹药。

    想到这里,许愿心头一沉。

    不过动作却没停下,而是继续将丹炉彻底打开。

    提着矿灯照进去,只是看到那底下的瞬间,却是让他眼前一亮。

    那丹炉底部,分明放着一枚龙眼大小,仿佛玉珠般的丹药。

    除此之外,在那丹药旁边还有几颗坏掉的,烧了一炉丹药就成了一颗,其余皆是毀坏。

    而之前闻到的那股诡异味道,也是废丹散出。

    小心的将丹药取出。

    通过光线,许愿看到它清澈通透,自有一股玉石般的质感。

    一股沁香入鼻,他体内的血液都躁动了起来,内劲在体内流动速度也加快了。

    就在他还准备细细看看丹药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道下坠的动静,伴随着的还有人说话的声音。

    鹧鸪哨!

    许愿将丹药收进纳戒之中。

    也就两分钟的样子后。

    丹井入口处,七八道身影从上方落地,然后是开灯的声音。

    “小心点,这地方阴气深沉死气汇聚,怕是有粽子一类。”

    鹧鸪哨的声音随之传来。

    几个卸岭盗众纷纷领命,各自拿出了缠尸网以及兵器,提着灯谨慎的盯着四周。

    “许兄弟?”

    鹧鸪哨四下看了一眼,却没发现许愿的身影,这让他心中不免有几分烦躁的意味,冲着黑暗中试着喊了几声。

    “我在。”

    听到那喊声,许愿这才从一口描彩绘金的棺椁前站起身来,一脸凝重的模样。

    “发现什么?”

    见他神色不对,鹧鸪哨心神也是紧绷,压低声音问道。

    周围的卸岭盗众也是纷纷围了上来死死盯着周围。

    “过来看。”

    许愿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太过紧张。

    几个人有些好奇,打着矿灯走到他跟前,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在那棺椁底下,竟然遗留着一具巨大无比的遗蜕。

    如如同蛇皮一般。

    看着让人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鹧鸪哨眉头一皱,试探着道,“这是六翅蜈蚣留下的?”

    确实是六翅蜈蚣脱皮留下的。

    那遗蜕还能隐约看出它的影子,也不知道遗弃在这里多少年了,但依旧透着一股惊人的妖气。

    “咦,这是?”

    鹧鸪哨眼睛敏锐,目光扫过身前的漆棺。

    借着手里矿灯的光线,能看到棺椁之上描刻了无数彩绘。

    数位体态婀娜身姿绰约的女子,身处祥云宫阙之间,抚琴飞舞,似乎都是天上仙子,绝非人间凡女。

    那些彩绘也不知道出自何朝的能工巧匠之手,栩栩如生,让人一看心神就忍不住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饶是鹧鸪哨这种从小修行的道人,也过了许久才从其中挣脱出来。

    深吸了一口气,眼神里已经多了几分惊讶之色。

    这彩绘竟然如此可怕,能够将人拉入幻阵当中。

    再看旁边众人时,几个卸岭盗众依旧是一脸沉迷,神色茫然,一看就是深陷进了虚幻中。

    目光掠过许愿时,鹧鸪哨瞳孔一缩。

    后者眼神竟然澄澈无比,完全没被棺椁上的幻阵影响,诧异的看了一眼许愿。

    “许兄,这彩绘?”

    “棺椁里有问题。”

    许愿早就察觉到了,头都没回,只是眼睛死死盯着那具漆棺之内。

    他有种很奇诡的感觉,那里面躺着的或许根本不是人。

    “你也发现了?”

    鹧鸪哨心头咯噔一声。

    悄然打量着许愿,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也许刚才和六翅蜈蚣战斗显露出来的实力只是许愿的冰山一角,他们从头到尾就从没真正看透过他。

    越是这么想,之前相处时的一幕幕,如同电影镜头一般在他心头闪过。

    然后被许愿的声音拉回了神。

    “虽然比你们早下来一步,但是我也被这幻阵困住了。”

    许愿当然没有被幻境困住,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鹧鸪哨率先下墓就是为了丹炉里的丹药,而丹药对他有大用,所以他不能交出来。

    鹧鸪哨想要丹药无非也就是想要解除身上的鬼眼诅咒,但是这丹药根本解除不了鬼眼诅咒,所以说可有可无,但是对他却有大用。

    这样有点对不起鹧鸪哨,所以许愿准备这件事情结束后,告诉鹧鸪哨雮尘珠的下落。

    被困了?

    鹧鸪哨有些惊疑不定,但眼下他也没太多时间去分辨许愿话里到底有几分真实。

    最重要的,他还惦念着丹炉里的药。

    “许兄弟,除了这个,还有其他发现吗?”

    听到鹧鸪哨这句意有所指的话,许愿笑了笑。

    “下来就被困住了,还没来得及去看其他的东子。”

    听许愿这么一说,鹧鸪哨下意识松了口气,最后又看了一眼那具彩绘漆棺,就转身朝丹炉那边走去。

    许愿也没理会那几个依旧深陷其中的卸岭盗众。

    幻阵只能暂时影响人的心神,并不会有太大的凶险。

    将矿灯放到一边的地上。

    鹧鸪哨眼神里满是期待,一连深吸了几口气后,这才小心的将丹炉打开,只是在开启的刹那,他脸色一下就僵住了。

    望着那底下一炉的废丹,只觉得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怎么可能?”

    “不应该的,怎么会?”

    “这是一炉无用的丹药?”

    鹧鸪哨愣在原地,面如死灰。

    原本以为能够拿到丹药,服食之下后说不定能解除鬼眼诅咒,或者延缓一下诅咒,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一炉废丹,心不由的沉到了谷底。

    “鹧鸪哨兄弟,怎么了?”

    许愿似乎才发现那边的异状,关切的询问了一声

    “没什么…”

    被他一句话惊醒,鹧鸪哨暗暗的叹了口气。

    “真是撞了鬼了。”

    “那漆棺邪门的很,老子竟然被几个女人给迷住了。”

    “我也是,那彩绘也不知道是什么路数。”

    两人说话的时候,那几个深陷迷幻景象当中的卸岭盗众,终于是挣脱了出来。

    一个个满脸惊恐的逃离那具棺椁,心有余悸的争论道。

    “行了,去几个人给陈把头报信,就说底下并无圆险,可以下来了。”

    许愿瞥了一眼那几个人,冷声喝道。

    他们哪敢多说,赶紧闭上了嘴巴,沿着绳索一路向上去报信。

    过了十多分钟后。

    陈玉楼、罗老歪等人已经带人下来。

    望着周围堆积如山的棺椁,两人都是脸兴奋,两百多卸岭盗众更是直接开棺取物。

    卸岭一派,手段凶狠。

    棺椁里金银玉器半点不放过,连死人尸体也都来回搜寻几遍。

    古人有吞玉含珠的传统,但落在那帮卸岭盗众手里而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开膛破肚,直到确认再没半点油水后才将尸体扔到竹筐里,由工兵运送出去。

    这一幕看的许愿没有皱起。

    倒斗五门中,就属卸岭这一派最为凶残,但看陈玉楼等人毫不在意,他心中都有些发寒。

    终于。

    卸岭盗众们盯上了那具漆棺,几个人费力将棺盖撬开,只是等他们凑近棺材往里看去时,一个个却是脸色剧变。

    “天……棺材里是具狐尸。”

    狐尸?

    听到那边的惊呼声。

    许愿眼神里不禁闪过一丝诧异。

    之前站在那具漆棺跟前,还只是觉得有些异样,但眼下…他知道自己真的猜对了。

    那棺楟里躺着的果然是邪物。

    在他出神的刹那,陈玉楼、鹧鸪哨已经往漆棺那边赶去,许愿也没犹豫,迅速追了上去。

    一帮卸岭盗众全都已经退开,满脸撞了鬼的神情,神色之间透着一抹浓浓的惊恐之色。

    要知道前一刻这些人还在尸体里寻找玉珠,眼下却被吓成了如此模样。

    可想而知。

    那棺楟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许愿深吸了口气,探头往漆棺内望去。

    只见那深深的棺椁底下,躺着一具女尸……

    准确的说那不像个人。

    浑身上下没半点腐烂的迹象,穿着一件宋元时代的服饰,双手交叠放在心口处,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活尸?

    看到这一幕,许愿脑海里下意识就浮现出精绝女王,和眼前何其相似。

    但恐怖的远不是如此。

    活尸虽然罕见,但却没到让这帮凶悍如虎的盗众,为之惊恐的程度。

    那女尸的脸是一张狐狸面孔。

    不是带了面具或者和义庄里他们所见的乌氏一样,长着一张类似于狐狸精的脸。

    是真正的狐狸。

    尖脸狐腮,脸上还长满了淡褐色的毛发,尤其是那双眼晴,还处于睁开状态,就那么死死的盯着众人。

    但她的身体又是人身,就仿佛……是有人将狐狸脑袋和一具女身强行拼湊到了一起。

    关键是,在她脖颈处完全没有拼接的痕迹。

    

http://www.awsjsy.com/22_22983/102228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