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人在盗墓签到打卡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再战六翅
    陈玉楼和鹧鸪哨两人没有再去猜测石门上的浮雕是什么东西,而是试着用力推了几下石门,却发现石门紧锁,借助外力根本无法打开。

    “这石门少说上千斤重,一时半会怕是难以打开。”

    陈玉楼是出身卸岭,习惯了借力破除,脑海里下意识算计了下卸岭盗众的手段,忍不住摇摇头叹气道。

    “嗨,陈把头,这点小事哪用的着你亲自出手,交给我来就行。”

    罗老歪一听陈玉楼这话,心知自己表现的机会到了,立刻凑上前去说道。

    随即往身后一挥手,立刻就有好几个工兵上前,携带着大量开矿用的雷管,看架势是准备炸掉石门。

    “罗帅,慢着。”

    许愿一看,眉头不禁一皱。

    跟罗老歪这种大老粗一起盗墓,不说死在粽子机关下,迟早也得栽到他手上。

    “怎么?”

    罗老歪一顿,下意识回头看了许愿一眼。

    “这洞穴四处漏风,地质岩层极差,要是轻易动用炸药,极有可能将岩洞震的塌陷,到时候我们可就真的要上天入地无门了。”

    “那你觉得该如何,总不能被一扇门拦住吧?”

    “罗帅暂且不急,这种石门后必然会有机关隐藏,只要找到阵眼,打开轻而易举。”

    许愿一边说一边向前。

    装模做样的看了一番,随后看似无意的一般,随手按在了那枚倒竖的眼睛上。

    只听见咔嚓一声,那扇石门就在众人惊叹无比的目光中,缓缓向里推开,露出一片漆黑的空间。

    有盗众用竹竿挑了汽灯举着向前。

    光线破开黑暗。

    众人只见那石门后面的山腹深处,矗立着座座重檐的大殿,飞檐斗拱,楼阁高耸。

    殿内之中,隐约还有灯火长明,层层叠叠,映照的金碧辉煌。

    除此之外岩洞各处还有烟气升腾,将几座大殿笼罩其中,远远的望去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幽深神秘,仿佛到了人间仙境了一般。

    “这是……道家仙宫?”

    瓶山遗迹。

    最早其实能够追溯到先秦时代。

    那时秦始皇一统天下,就开始寻求求不死仙药,除了派徐福往海外仙山,更多的则是招揽六国遗留的方土炼制丹药。

    之后历代皇帝,也继承了始皇帝的遗志。

    逐渐的,瓶山地位越发突出,成为了皇家炼丹宝地,无数方士道人,在山里修建仙宫道观。

    眼前这些大殿其实就是各个朝代的古迹,处处透着皇家气象。

    尤其是楼台殿阁间的万年烛、琉璃盏,完全按照星宫布局安置,繁而不乱,气象严谨。

    “果然不愧是风水宝地。”

    “这瓶山独占龙脉,生气息息不绝,难怪那些毒虫只是吞食丹药就能够修成大妖之物。”

    陈玉楼和鹧鸪哨两人并肩而行,发出惊叹声。

    “他娘的,这次俺老罗真的要发大财了。”

    罗老歪先是一脸难以置信,随即反应过来,用力搓了搓手,只觉得眼前那些大殿里堆满了金玉。

    这还未曾真正进入古墓地宫,就已经如此气象,可想而知,那埋葬了元人的地宫深处,会有多大场面。

    连两位魁首和罗老歪表现的都如此震撼,跟着进来的那些盗众,更是眼睛都看直了。

    饶是他们胃口再大,但也没想到瓶山古墓下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冥殿,只觉得心跳如雷,如做梦一般。

    倒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众人恨不得立刻冲进那些宮殿内。

    不说其他,殿中那些万年不灭的烛灯都是一等一的好东西,在这乱世里能换取无数的银钱。

    至于许愿。

    和所有人都不同。

    他心神前所未有的冷静。

    只是死死盯着黑暗深处,眉头紧皱着。

    虽然眼前处处是仙宫遗迹,却没有半点仙境之感,反而有种阴气深沉,殿楼之间,隐隐有种黑雾流淌的感觉。

    不像仙宫,反而如同地下冥宫一般,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瞥了眼怒睛鸡

    从石门被推开之后,它似乎就察觉到了什么,在笼子里不停来回踱步,满身彩羽也尽数蓬起,散发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

    有凶险!

    看到这里,许愿哪里还能不明白,那些看似仙气缭绕的道观,其中必定隐藏着危机。

    “鹧鸪哨兄弟,眼下该当如何?”

    陈玉楼看了半天,并未发现如之前在古城里遇到的机关箭阵。

    不由有些心动,打算尽早入内。

    不过下来之前和众人有过盟约,眼下也不好擅自行动,又询问了身侧鹧鸪哨。

    “陈把头你决定就好……”

    鹧鸪哨正要应答,只是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发现自己衣角被人拉了拉。

    他回头一看。

    却是小师妹花灵。

    “师兄,那前方妖气极重,怕不是什么好去处。”

    花灵在搬山门下年纪最小,如今也只有十六七岁,平日里也是颇受他和老洋人的宠爱,但在盗墓之上,经验却是极少。

    而鹧哨从十三岁就跟着前代搬山道人倒斗掘棺,天底下的王侯墓葬见的多了。

    眼下这宮阙之间阴煞之气虽然沉重,但他自诩一身的道术,这些也难不倒他。

    所以只是笑了笑,“不必担心,师兄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就算是那三头六臂的金刚尸王,也断然不是我的对手。”

    “早就听闻鹧鸪哨兄弟一身本事,今日看来能够一睹为快了。”

    陈玉楼身边能人也不少,但是也想见识一下搬山的本事。

    许愿没有主动出手,既然有人出手,那他还出手干嘛?

    偷个闲不好吗?

    听鹧鸪哨要进去,老洋人和花灵神色顿时凝重起来,各自拿出了器械,准备陪他一起倒斗。

    “去。”

    鹧鸪哨性格虽然平直,但在墓下却是极为谨慎。

    按了按怒晴鸡,一指前方的黑暗深处。

    那怒晴鸡之前被困在笼子里,早就急不可耐,眼下一个纵跃,拍着翅膀朝远处奔去。

    它身上气势一起。

    整个岩洞深处,原本还寂静一片,瞬间传来一阵沙沙的动静,仿佛有无数只脚在地上爬过一样。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

    经历过那次虫潮的盗众,一个个脸色大变,脑海里满是赛活猴死去的惨状。

    只是眼下情势却反转过来,那些轻易就能够将人融化的毒虫,眼下疯了一样,如潮水般退去。

    “继续放!”

    陈玉楼见状,脸色顿时大喜。

    跟在后面的盗众,立刻上前,将之前带下来的雄鸡纷纷从笼子里放出。

    这些鸡都是最近几天他们在瓶山周围的村寨中买来,就是为了对付底下的毒虫之类的东西。

    而且为了激发它们的凶性,连着两三天都未曾喂过食物。

    眼下这一被放出,那些雄鸡顿时疯狂的四散而开来,就去啄食满地的毒虫。

    有怒晴鸡坐镇,不到十多分钟,整个岩洞深处几乎就见不到毒物的身影了。

    “这怒晴鸡果然不愧是神物。”

    见形势一边倒的碾压,罗老歪忍不住发出感叹。同时朝身后造句急不可耐的盗众一挥手,“弟兄们,今日合该我等发财,大家冲啊!”

    卸岭中人多是绿林出身,不像摸金派,下墓只取一两件明器。

    他们所过之处,几乎是寸草不生,甚至连墓主人尸体都不放过。

    一帮人冲入宫殿各处,将那些八宝琉璃盏、捧灯侍女像、铜炉等一切值钱的东西都一扫而空。

    横扫了几座殿楼后,再往前去,就剩下最高一座的无量殿,那是这处仙宫的最核心处。

    只是那无量殿处在岩壁上的一处岩洞深处,要想过去,必须得先越过前面那座拱桥。

    众人正准备过桥。

    一路沉默不语的许愿,眉头陡然一凝,双眼死死盯着那拱桥之下。

    “等等……不对,那桥下有东西。”

    他话才刚落下,就听到黑暗里头响起了一道哗哗的响声,仿佛正有什么东西从那桥下钻出来一般。

    窸窸窣窣的声音。

    听着就像是有什么正在岩壁上攀爬带起的动静一般。

    只是那拱桥之下,似乎被笼罩着一层诡异的雾气,能够将光线吸收。

    走在最前的几个人,费力的探出头,试图去看那桥下究竟是什么,只是视线里永远是漆黑一片。

    不过都是惯下墓的老人,也知道瓶山古墓下暗藏凶险,眼下几乎所有人都是取出了各自的兵器。

    “只要有动静,无论是什么,给老子直接开枪。”

    罗老歪更是伸手招来十多个手下,举着枪盯着那桥下。

    他自己则是远远躲在后面,脸上满是谨慎之色。

    前几天差点被射死在古城之内,又掉了一只左眼,如今早就学乖了,这盗墓他半点不懂,还是安心听陈把头他们便是。

    至于自己,首要一条,得保住自己的性命。

    渐渐的,那声音越来越近,连带着拱桥下那诡异的雾气也翻滚了起来。

    “妖气。”

    “不对,是那头六翅蜈蚣,大家快退。”

    鹧鸪哨眉头一皱,脸色已然是剧变,从那雾气当中他感受到一股惊人的妖气,比之前在古狸碑撞见的那只老狸子还要浓郁百倍。

    这瓶山之下,除了那头已经修成了内丹的六翅蜈蚣,还能是什么?

    只是他此刻示警还是有些慢了。

    几乎在他话音刚落。

    众人就见到一道巨大的身影,从桥下石壁上攀爬上来,正是众人之前见过的那头六翅蜈蚣。

    它猫着身体,宛如一张拉开的强弓,陡然一下窜出,褐色的腹部之下数百只爪子狠狠扫向桥上几人。

    一身妖气冲天,面部更是狰狞无比。

    桥上除了探路的几个卸岭盗众外,还有老洋人。

    他这段时间在营地,几乎从不出门,旁人对他也没什么印象,说起也只知道他是鹧鸪哨的师弟,至于其他的,都一概不不知。

    但眼下见到六翅蜈蚣朝自己袭来。

    老洋人反应却是极快,几乎是下意的,一把撑开手中的镜伞,晔啦一声,伞面瞬间被撑开,护在了身前。

    只是那六翅蜈蚣实在太过恐怖,前鏊锋利无比,只是向前一抓,顿时就将搬山门水火不侵的道镜宝伞撕裂。

    它去势不减,前鏊狠狠拍向老洋人胸口,将他一下扇飞出去。

    至于那几个卸岭盗众,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被六翅蜈蚣卷到桥下,摔到底下的乱石当中。

    那拱桥极高,从声音判断,那些卸岭盗众九成可能已经没命了。

    “师弟!”

    “师兄!”

    这一幕看似很长,但其实只发生在一瞬之间,速度快的惊人。

    眼看老洋人被扇飞出去。

    鹧鸪哨和花灵已然回过神来,两人都是脸色凝重,一脸愤恨的惊呼出声,同时举起手中兵器就朝桥上奔袭而去。

    鹧鸪哨行走江湖多年,虽是搬山道门出身,却不是擅长冷兵器,双枪从不离手。

    一把从腰间取出两把德国造二十响镜面匣子。

    对着六翅蜈蚣就是一顿点射。

    他枪法极好,就算是眼下如此情形,也基本上一枪为空。

    但那六翅蜈蚣一身硬壳,早就修炼的如同盔甲一般,子弹竟然都无法穿透,打过去就像是撞在了石头上一样,掀起一片火花。

    虽然没伤到六翅蜈蚣,但也激怒了它,那双眼晴瞬间变得通红一片,在黑暗中就像是两盏升空的灯笼。

    至于他身侧的花灵,身形却是灵动无比,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把短刀,踩着桥头,整个人一跃而起,双刀狠很的朝六尺蜈蚣双眼划去。

    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禁发出一阵惊呼,这花灵平时看着就是个小姑娘,哪知道其身手竟然如此之强。

    “嘭!”

    六翅蜈蚣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被伤到。

    在花灵凌空飞起的刹那,它忽然张开嘴吐出一道白烟。

    六翅蜈蚣在瓶山下不知道吞食了多少丹药,早已经一身是毒,之前那些毒虫蜈蚣只不过是它的后代而已,毒性就已经惊人。

    可想而知,要是这毒雾侵袭到花灵身上的话,其绝对会香消玉殒。

    所以这个时候,许愿毫不犹豫的出手了,用力将一根软绳甩出,一下子缠住花灵的腰部。

    在那烟雾蔓延过来的刹那,将花灵从半空中给拉了回来。

    

http://www.awsjsy.com/22_22983/102228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