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

    那元婴残魂跟着重复喃喃了一遍,似乎在回忆。

    随后,他突然得意的狂笑起来。

    “哈哈哈,当然是为了吸食干净你的灵蕴,步步入侵你的神魂,最后夺舍你的身体!不然我为什么找你,为什么给你功法?!”

    “为了取得你的信任,真是耗费了老夫好一番心思,先是引来吊晴白虎吃了你的母亲,在从虎口旁救下你,又让你父亲染上剧毒,然后帮你救你的父亲……”

    声音戛然而止,他不说了,不是不想说了,而是林沐封上了他的嘴巴。

    “怪不得,怪不得那头吊晴白虎来的如此蹊跷,怪不得父亲莫名身染剧毒!”

    而这时,季青已经双拳握紧,浑身颤抖,泪流满面。

    这是他一直埋藏在心底的疑惑,现在这个疑惑终于解开了。

    他没有怀疑是林沐在骗他,因为一是没有这个必要。

    二是这些事情也确实跟他心里的一些事情对上了。

    林沐看向季青,问道:“你还要听下去吗?”

    季青含泪摇摇头,不想再听下去了。

    不然都是痛苦。

    “既然如此,那他我就替你解决了。”

    林沐问道。

    季青拱手,没有回答。

    那意思是全凭林沐做主了。

    “好歹是个元婴魂魄,还有点用处,而且,你满腔怒气,无处发放可不成!”

    林沐抬手一点,季青的手上一滴血液直接渗透过皮肤,到了林沐的面前,林沐伸手接过那滴血液在老者的额头一抹,就化作了一道金色的印记。

    季青立刻感觉到一股特殊的联系,似乎自己只要一个念头,就能让对方灰飞烟灭。

    “这是奴印,有什么怨气,就尽量发泄吧。”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林沐觉得很合理。

    而且他也将最终的处置权,交给了他自己。

    “多谢陛下!”

    季青这一次,可谓是真心实意的感谢林沐。

    林沐笑了笑,随意挥了挥袖子,清风拂过,老者的神智恢复了正常。

    他的脸色当即就变得凄惨惊恐起来。

    一脸凄凉的看向季青,想要解释道:“小青子,你听我解释,我刚刚那都不是真话……”

    季青抬手一抓,将老者的残魂直接抓过来,扔进了一个魂瓶中,最后又朝着林沐鞠了一躬,这才转身大步离开。

    现场的氛围有些安静。

    都因为这件事情,引发了很深的感触。

    林沐直接揭开话题,喊来亚军领奖。

    这是来自北清学院的一个剑修,名叫周庆,但是身材却是相当的魁梧,手中剑犹如门板一般宽阔。

    奖品同样是一道紫气和一道气运之力。

    颁发完奖励之后,林沐道:

    “能在五院大比中获得亚军,代表着你在整个东荒洲,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天骄,你有什么想法吗?”

    林沐觉得不能再像刚刚那样,就这么潦草结束不太好,总要有点仪式感,他回想起上辈子的获奖感言,下意识的问道。

    “我想……”

    周庆先是怔了一下,随即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目光看向了主看台上的一道怀中抱着长剑的绝美身影,眼神变得明亮和坚定起来,道:“我想挑战纳兰学姐!”

    现场顿时哗然。

    “他是疯了吗?”

    “不对,我看他是别有企图!”

    “爱长剑,还是爱美人?”

    “……”

    林沐愕然,不过很快就笑了起来,道:“好。我替纳兰静做主了,跟你打一场。”

    “纳兰静!”他朝着观众席喊了一声。

    “在!”

    纳兰静对林沐很是尊重,当即站起来回应,随后,纵身一跃,身影化作一道剑光,直接落在了擂台上。

    粉色的衣裤,包裹着诱人欣长的娇躯,精致的五官带着一股英气,犹如女侠一般,令人痴迷。

    “竟然真的出来了。”

    “哇塞,有看点了,周庆这头倔牛剑修竟然也有了这种勇气!”

    “……”

    观众席上,林东看着纳兰静,感慨道:“她的实力,似乎又变强了不少。”

    结果迎来了四周,来自林沐弟子们的一众揶揄的眼神。

    显然,林沐的弟子们都知道了林东跟纳兰静之间的往事。

    “是不是后悔当时退婚装逼了?”牧辰笑道。

    “装逼可以,装过头了后悔的就是自己了。”周武成也忍不住开口,颇有感悟的样子。

    “当时退婚时有没有想到过这一天?”戴着面纱的李妙可也都捂着小嘴娇笑着开口揶揄。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迪丽克孜哈哈笑道,声音毫不掩饰。

    林东脸黑!无语!

    擂台上。

    纳兰静看着对方,道:“我尊重对手,也尊重剑道,所以,我会拔剑。”

    “能跟纳兰学姐打一场,是我的荣耀!”

    看到朝思暮想的女神真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周庆眼神狂热起来。

    “学姐,要是我能打赢,我能不能提一个请求?”

    周庆问道。

    “赢了我再说吧。”

    除了跟林沐说话时,纳兰静脸色自始至终都如同手中剑刃一般冷冽。

    “我不欺负你,我只将实力压在先天境,也不会动用风圣剑,只用一柄普通铁剑。”

    纳兰静翻手取出一柄崭新的铁剑。

    “看好!这一剑,名为风息!”

    她上前一步,身影陡然间消失在原地。

    那一瞬间,周庆感觉自己仿佛被无与伦比的狂风席卷,整个人的呼吸,都因这暴虐的狂风而窒息。

    面对这种攻击,他只来得及将犹如盾牌一样的巨剑横在身前。

    就这一刹那的功夫,他感觉手中巨剑至少被攻击了成千上万次。

    叮叮当当仿佛只在一刹那。

    狂风一霎而过。

    等他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巨剑,发现巨剑已经没了,碎成了齑粉,只剩下剑柄。

    “我输了。”他一脸失落的道。

    他知道自己跟纳兰静之间会有差距。

    只是是没想到,实力的差距会这么大。

    而在他背后,纳兰静只是平静的收起了剑。

    然后翻手间,再次取出风圣剑,于一阵哗然当中,拔出长剑,指向了观众席。

    口中娇喝一声,声音扫过全场。

    “林东!可敢出来一战!?”

http://www.awsjsy.com/22_22775/101422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