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龙族入学,我在卡塞尔怒爆黑日 > 第三十三章:炼狱(二合一求票!)
    “万物的结局近了,所以你们要谨慎自守,警醒祷告。”

    这是《圣经》彼得前书第四章七节里的一段话。

    它启示世人面临灾难的时候,要时刻保持警醒,并且全身心的向神祷告,伟大的奇迹终会得以降临。

    如果在不久前谁要是对卡塞尔学院的学员们说这句话,迎接他的必然是不屑一顾,有些偏激的学员甚至会掏出枪来指着对方的脑袋。

    拜托,这里可是龙族世界,他们都是身怀龙血的混血种,自身能力比常人不知道强大多少倍,又怎么可能会有信仰那种玩意,那都是软弱的人精神自我催化产生的虚拟之物。

    真要有神这种东西蹦跶出来,别说他们不会信仰,甚至极有可能齐齐掏出手枪把对方打成筛子,因为所谓的神或许就是一头强大的龙王。

    可此刻他们皆是一脸惊悚,内心祈祷着冥冥中真的有一位神来救救他们这些孩子,把那个撒旦般的男孩带走吧。

    看着瓦特阿尔海姆里的巨大电子屏幕,它连接着学院所有的监控探头,相当于一个巨大的监控屏幕,此刻那些监控探头全部调转指向学院上空。

    秦夜站在直径足有二十米的黑日下,表情沉静又威仪具足的念诵着古老而神秘的证言,就像是站在黑焰里的魔鬼撒旦,掌控着黑暗的权柄要毁灭世界。

    如今,灭世就在此刻!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目睹这恐怖的一幕,哪怕快要窒息都浑然未觉。

    直径足有二十米的巨大黑日耀眼夺目的爆炸开来,天空被粗暴的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泼天般的漆黑火焰从这个口子里怒涌而下,像是亿万条被捆锁的漆黑怒龙从黑暗的囚牢里挣脱出来要毁灭世界。

    顷刻间,天地沉寂如死。

    可几乎又在瞬间,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如亿万道雷霆轰鸣炸裂,彻底在卡塞尔学院里浩浩荡荡的响彻而起。

    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性毁灭开始了!

    首当其冲的就是学院里那些如中世纪古堡般的精美建筑,它们并没有因为高热而被点燃,因为这里的空气已经变得极为稀薄,使得这些建筑迅速的漆黑起来,就像是燃烧的炭。

    巨大的冲击波如潮水般席卷开来,地面快速的崩坏,一道道巨大的裂缝凭空被撕扯,直至蔓延到无穷远处,就像是经历了一场超级大地震,那些变成黑炭般的古堡建筑顷刻间受到震荡而化为漆黑的灰烬,像是一场炽热的暴雪飘散开来。

    每年校董会都要为自由一日破坏的建筑以及百慕大草坪耗费几十万美金来修复,可现在直接就被推平。

    整个学院彻底被淹没在漆黑的毁灭之下。

    学院地下工事的瓦特阿尔海姆,上千师生通过外面的监控看着这犹如天灾般的恐怖破坏,脸色煞白,身体疯狂打着摆子,止不住的恐惧如井喷一般往外冒。

    这这这还是人吗!这简直就是一头活生生的龙王啊!

    所有师生都是一脸惊惧。

    漆黑的火焰如海啸般席卷开来,那些监控探头一个个崩坏熔化,但最后传送来的画面就像是一幅幅极具写实画风的灾难大片。

    他们看到校长最爱的百慕大草坪被瞬间推平化为十米深的沟壑,里面淋漓如如岩浆般的漆黑火焰,他们看到人工湖的湖水甚至还没来得及沸腾就被蒸发,他们看到教堂的白鸽刚要振翅高飞就凝固在了半空,化为焦黑的碳。

    他们甚至看到在奥丁广场上那座巨大的青铜雕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熔化开来,最后彻底化为一滩铜水。

    站在屏幕前一头银发的老人手里端着红酒,看向视频里灾难般的破坏,如果仔细看去,会发现对方苍老而深邃的眸子里涌动着一股深沉的炽热,就像是人类看到了堆成山一样的金子。

    “校长,副校长那边还没准备好吗?”曼斯忍不住颤声说。

    这个男孩的震怒就像是一场可怕的天罚,纵然是他也无法避免的惊惧。

    整个地底都传来剧烈震动,身处瓦特阿尔海姆,让人不由得惊疑阿卡杜拉部长口中所谓的大丈夫是不是真的大丈夫,尤其是现在这个家伙几乎是挂在他手臂上瑟瑟发抖的样子就着实让人没什么信心啊。

    “放心好了,我们的副校长尽管习惯性脱线,但是在这种关乎学院生死存亡的危机下,他还是会表现的敬业一点的,给我们的老牛仔一点耐心,或许就在下一秒就会开启那道传奇的炼金矩阵。”昂热晃了晃杯中的红酒挑眉说道。

    那种淡定的姿态仿佛让人觉得他不像是被那个男孩恐怖的力量逼到地底卷缩起来,更像是来实验装备部的一种新式武器,目前这个武器在调试状态下出了点延迟问题。

    曼斯嘴角剧烈抽搐,突然觉得心好累。

    可就在这时——

    啵——

    随着一声仿佛破茧成蝶般的声响,伴随着神圣的咏叹调,一道金色的光柱从地底深处射出,像是劈开了天国的门,隐隐能够看到光柱内出现一个巨大的天使虚影。

    天使身穿着由金色火焰组成的铠甲,一对巨大的火焰翅膀从其身后伸展开来,那些如漆黑狂潮般的火焰硬生生被推散开来,旋即这对羽翼将断壁残垣般的卡塞尔学院守护了起来。

    黑与金的碰撞,狂暴的元素乱流从交汇处激荡开来,化作一团黑金色的炽烈风暴,尽管金色的巨大羽翼发生不堪重负般的扭曲,可的确是把那些恐怖的漆黑火焰抵挡了下来。

    “我的……神啊!”

    在场师生们看到这一幕,皆是神色震撼,手捧着胸口呼吸急促。

    冥冥之中仿佛真的有一位神听到了他们的祷告,展现伟大的奇迹降临在了这里,把所有的灾难全部抵挡了下来。

    他们有些恍惚,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吗?

    神难道不是龙王一类恐怖的东西吗?

    “咦,咋有点刺挠啊。”

    然而就在他们内心一直坚守的世界受到剧烈冲击的一刻,那具巨大的天使虚影突然像人类过敏一样被刺挠的瘙痒起来,旋即猛地扭过头想要伸手挠自己的屁股。

    而就在天使扭头的一刻——

    咔咔咔——

    学员们脸上的表情纷纷凝固了,只听得内心的世界咔咔咔的碎了一地。

    这个被他们震撼崇拜的天使,竟然是……副校长!!

    那藏在旺盛胡茬里的是一张饱含猥琐的大脸,而这张脸的主人正是年轻时有着月亮捕手,咖喱雄鸡等风骚称号的副校长,弗拉梅尔。

    “看来还不算晚啊。”昂热看着出现的天使形态副校长,悠然的品了口红酒。

    可不知为何,在看到副校长关键时刻站出来力挽狂澜后,本来就提心吊胆的曼斯变得更忐忑了,要知道副校长这家伙可是一向以脱线著称。

    下一刻仿佛被他猜中,像是因为过敏被刺挠的副校长直接伸手要挠自己的屁股。

    而就在他做出这番举动后,巨大火焰组成的左翼竟然也跟着朝身后拂去,失去了左翼的抵挡,外面咆哮的漆黑火焰再度席卷进来。

    学员们脸色煞白,心脏完全随着副校长的一举一动上上下下起起伏伏。

    他们隐约猜到,可能是副校长用自己的鲜血激发了某种极为强大的炼金矩阵,从而化作了自身的形象,也就是说这个金色的火焰天使是完全受副校长控制的。

    毁灭的漆黑乱流猛烈肆虐,又是一番崩坏。

    “我去。”

    副校长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连忙伸展开了左翼再度把那些漆黑的火焰驱散出去,化作城墙般守护着频繁受伤的卡塞尔学院。

    不过可能是屁股上的过敏性瘙痒感还在,副校长化作的巨大天使扭动着屁股,试图减缓瘙痒。

    好在由黑日爆发的火焰狂流已经被抵挡在外,看起来暂时是不会出什么问题了。所有人都不由得松了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原本严峻的形势变得明朗,只要副校长能够一直维持这幅形态,直到黑日引爆的火焰狂潮自行消散,那就是他们的胜利。

    可他们还没来得及欢呼,只听得副校长像是突然被白嫖了一样,发出凄厉的惨叫,“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

    紧接着那对由副校长化作的火焰天使,其身后的巨大金色羽翼再度开始剧烈波动起来,那番模样像是被一个饥渴大汉把一个娇弱的少女逼到角落里,后者只能推手抗拒。

    看到副校长不知为何突然抽风起来,原本被抗拒在外的漆黑狂流再度从波动剧烈的双翼间涌动进来,紧接着又在千疮百孔的卡塞尔学院里掀起新一轮的破坏。

    “啊啊啊,副校长顶住啊!”学员们纷纷惊恐的尖叫起来,与副校长的声音交相呼应。

    曼斯看向屏幕上不断抖动的天使双翼以及再度肆虐开来的漆黑狂流,他忍不住以手扶额,心好累……

    ……

    冰窖深处。

    整个溶洞内壁上的巨大双翼图案被彻底点亮,一股惊人的力量透过图案迸发而出,正是这股力量显化出炽天使的虚影,从而展开双翼化作守护之力。

    一切都已经步入正规,可副校长却脸庞抽搐的瞅着自己的身后侧。

    之前因为元素乱流的剧烈紊乱,冰窖里储放的那些炼金藏品像是一个个挣脱了被束缚的封印,彻底活了过来。

    青铜面具不断开合着嘴巴,发出阿巴阿巴的声音,细细听来又像是在唱一首古代祭祀的颂歌。

    暗金色的沙漏中,那些黄金细沙早都已经落入漏斗下层,可现在它们又被一股神秘力量重新吸附到上层,周而复始的循环起来。

    斑驳的八音盒也开始演奏起来,记录声音的银质滚筒上,浮现出新的细微凸起,竟然是一首全新的古风歌曲,仿佛让人梦回古唐的盛世繁华。

    更见鬼的是其中一具干枯的木乃伊,这家伙浑身缠满绷带,双臂被镣铐锁死在半截铁柱上,它连同铁柱一起被浸泡在福尔马林溶液里,置于超低温的石英玻璃容器内,金属铭牌上显示它是1836年出土自埃及国王谷,应该是某位法老的陪葬。

    然而此刻这家伙像是抽风一样疯狂抽搐起来,镣铐被它扯的铛铛作响,紧接着就它被硬生生的扯断了。

    失去束缚的木乃伊像是个跳僵尸机械舞的高手,一边舞动,一边靠近副校长。

    也就是这家伙把副校长吓得‘花容失色’,导致外界的炽天使之翼剧烈波动起来。

    “喂喂喂,我警告你,你不要过来啊。”副校长忍不住肝颤。

    看着如僵尸般一点点舞动而来的木乃伊,对方干枯的瞳孔里流露出饥渴的光芒,甚至还舔了舔嘴唇,仿佛他就是一道很有嚼劲的美味。

    这具木乃伊从身材上能够看出是位女性,可这并不能代表副校长就会任由对方下手,他这个咖喱雄鸡也更不可能饥不择食,毕竟这家伙已经死了近两百年了,早就干巴巴的了,说不定一张嘴就能熏死自己。

    他身在炼金矩阵的下方,以一种单膝跪地的姿势,把自己鲜血淋漓的手掌按在了中心的掌印深槽里,这是他以自己鲜血为能量硬生生推动这座陷入沉睡的炼金矩阵,所以外面的天使形象才会显化出他的面貌。

    他强行推动这座传奇的炼金矩阵炽天使之翼代价同样巨大,别说现在学院生死存亡的时刻他不能离开,就算他想离开一时半会也做不到。

    因为这座传奇的炼金矩阵以残破之身沉睡很多年,如今他以自身鲜血为引给这座矩阵补充能量,就像是一个饥渴无数年的人突然遇到甘甜可口的水,它会在潜意识里死死地吞噬起来,稍微不注意他就会被吸成干尸。

    这也是之前昂热在对副校长说要开启冰窖里的东西的时候,后者脸色难看的原因。

    他来到这里开启这座炼金矩阵本就是拿命来赌,谁让他有一个脑袋谢顶,到现在还没女朋友的儿子呢。

    “你你你,你不要过来啊。”副校长苦逼的喊叫起来。

    说到底他不是怕,而是觉得这玩意恶心,想一想这具死了无数年的尸体被炼制成炼金生物,拥有一种畸形的永恒生命,可本质上还是一具尸体,而且还是一具对他想入非非的尸体。

    想一想就让他汗毛倒竖,可他现在不仅被矩阵的强大吸附力禁锢住,甚至自身血液大量流失,早已是虚的不行,那柄折刀就在身旁他也没力气拎起来,心想着他如咖喱雄鸡一样的人生难道就这样耻辱的落幕了?

    砰!

    伴随着突如其来的狂躁轰鸣,一颗子弹贴着副校长的眉毛精准命中了木乃伊的眉心,强大的冲击力让它忍不住后仰。

    可紧接着这具干枯的木乃伊又再度咔咔咔的纠正过来。

    “打它左肾!那里才是它的核心,快!”副校长急吼。

    砰砰砰!一连三枪呈品字形再度轰射而来,纷纷击中了木乃伊的左肾。

    就像是机械被扯断了核心的线路,这具木乃伊的左肾滋滋的闪动几下火花,随后倒在地上彻底不动了。

    “加图索家的小子,我果然没看错你。”副校长瞥向身侧的男孩。

    不远处凯撒握着沙漠之鹰,左手轻触了几下脑袋,“下次要爆发的话提前知会一声。”

    之前他被炽天使之翼炼金矩阵轰然启动的力量震的短暂性昏厥过去,直到现在才恢复过来,紧接着就看到副校长像是被白嫖了一样在那里尖叫,旁边是向对方伸手的木乃伊。

    冰窖里那些炼金藏品还在没完没了的叫,热闹的就像是一场庙会。

    “吵死了。”

    刚刚醒来脑袋依然有些昏沉的凯撒狂躁的举起沙漠之鹰,对准这些炼金藏品一连开了四枪。

    像是威慑,一枪都没打中,可顿时间这些炼金藏品都不再发出声音,那个先前一直发出阿巴阿巴声音的青铜面具也连忙闭上了嘴巴。

    冰窖再度恢复了沉寂。

    “替我护法,是时候平息这一场灾难了。”副校长神色变得冷峻起来。

    外界的炽天使再度稳健起来,展开巨大的火焰双翼,与汹涌而来的漆黑狂流展开激烈的对撞,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幕黑与金的狂流。

    凯撒持枪站在副校长不远处严阵以待。

    就这样,直到副校长虚脱的般几乎昏迷过去,黑日的狂潮也终是被抵消了下来,与巨大的炽天使之翼一起缓缓泯灭于虚无之中。

    无人机从地下工事飞出,上面加载的摄像头转动起来,把卡塞尔学院的现状传递到了瓦特阿尔海姆的大屏上。

    学员们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就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卡塞尔学院变成了一片炼狱般的漆黑废墟。

    可就在无人机上的摄像头转动到某一个角度的时候,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孩正站在废墟上,目光冷冷的看了过来。

    这一刻,地底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来自死神的凝视。

    ……

    PS:爆完黑日马上还有自由一日的对决高潮!卡塞尔学院那些家伙在自由一日上不是想要自由吗,秦夜就给他们自由!

http://www.awsjsy.com/22_22724/101196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