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妖生不周山 > 第十二章 江湖杂耍团 下
    怕死和懦弱是两码事。

    恶人和坏人也是有区别的。

    这样的道理,还是陈保儿第一次听到,当然,是听赵父说的。

    赵父怕死,也极为凶恶,之所以从未有过愧疚感,大概正是因为信奉的是这样的道理。

    而陈保儿不过是多嘴理论了两句,赵父便握着大刀片子,咧开纸一样薄的嘴唇,讥讽说:“你要做观音菩萨,那是你的事情!莫连累我!”

    陈保儿只是撇撇嘴,不敢再说话了,毕竟,不久前,这个刻薄且凶恶的男人还要拿他去请功!

    村子其实并不大,房舍院落彼此离的也不远,赵父指着一处院落询问要不要把那半潮的木门劈下来做柴火用的时候,却发现陈保儿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这件事情上面。

    赵父有些不痛快,刚要横起脸质问,陈保儿却一脸惊异的指了指天际。

    抬起头时,赵父便也呆住了,浑然忘记了自己要出来做什么。

    他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星火,这漫天的雨雾,也只勉强将那星火映出了一团朦胧的赤红光晕而已。

    “如此雨夜,何来的星火?”赵父呢喃的时候,陈保儿却兀自跑开了。

    等赵父反应过来,陈保儿已经只剩一道模模糊糊的影子,随后便消失掉了。

    赵父迈了迈步子,看着那依旧浓重的黄雾,到底犹豫了,最后只唾了口唾沫,提着刀转身往另一处院子里去了,之后,便是令人牙酸的劈门声……

    陈保儿嘴皮子都在哆嗦,至于赵父有没有提着刀跟上来,陈保儿根本没心思去想,他此刻最在乎的,是引起这异常天象之人。

    错不了的!一定错不了的!

    玄门术数之中,如要引下如此星象,罡、印、诀、法、咒缺一不可。

    在陈保儿很小的时候,阿爷也曾试着用过,只是脚下才踏起步罡,阿爷便吐了口鲜血出来,任凭陈保儿怎么问,阿爷只是失魂落魄的沉默,一语不发。

    这是陈保儿的记忆中,阿爷和那所谓的玄门仅有的一点联系……

    此后,陈保儿每次和阿爷争论那所谓的玄门术数的时候,阿爷总会苦笑,说,他的身子坏掉了,使不得那些东西了。

    身子坏掉了?怎么才算坏?阿爷看上去无伤无病痛,身子怎么就坏掉了?或许是老了吧,保儿如此想!

    脚下溅起的泥泞,在这雨夜之中格外的刺耳,浓重的雨雾之中,看不太清路,当陈保儿正在苦恼着该往何处走的时候,夜里,便隐隐传来了呵斥声,简简单单一个“镇”字,声音不大,却似乎凭空在耳畔炸开一般,让陈保儿头昏目眩。

    而随着这一声镇字落下,这漫天的雨幕竟在一瞬间荡起一道肉眼可见的半透明涟漪,涟漪所过之处,黄雾硬生生的被驱散大半,只是,那涟漪过后,散开的黄雾迷迷蒙蒙的再次聚在一起,反而愈加浓重了。

    不同的是,黄雾中,不知何时竟多了许多朦朦胧胧的人影。

    陈保儿呆了片刻,疑惑的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一道人影走去,待走近了,保儿伸出手,扯了扯那人的衣裳,那道人影也就转过头来,满是白眼仁的眸子死鱼一般直勾勾的盯着保儿,张嘴却喷出一口黑气来,正落在陈保儿脸上。

    保儿只觉得腥臭无比,脑门也带了一股病恹恹的沉重感,随后是自肺腑而来的恶心,有股想要把五脏六腑全给吐出来的冲动。

    耳畔也似乎闪过一抹若隐若无的冷笑声,这笑声,奇怪的厉害,却又有几分熟悉,保儿记得,在先前赵父他们挖那所谓的妖坟的时候,这冷笑声,他也是听过的。

    保儿心底闪过一抹惊惧,在阿爷留给保儿的书中,曾说过,冤魂哭,厉鬼笑,这等邪物缠身,乃是大凶之象。

    那股头重脚轻的恶心感怎么也甩不掉,保儿弓着身子干呕了一阵,只吐了些墨绿色的胆汁出来,腥臭,又酸涩。

    保儿痛苦的呻吟两声,便摇摇晃晃无头苍蝇一般跑开了,直到埋头撞到了什么东西的怀里。

    还未看清,保儿便先闻到了一股草木灰味儿,又带了些说不清的霉味儿,萦绕在鼻尖,只让胸口越发的沉闷了。

    而也就是这时,保儿听到了乐声,琴瑟琵琶唢呐……像极了红白事儿撞到了一条道上互不相让的吵闹声。

    保儿退了退步子,抬起头揉了揉眼,脑门那股病恹恹的沉重感,让保儿有种如坠梦境的不真实感,可这漫天的雨,砸在脸上却仍旧是那般结结实实的清冷。

    看清眼前这一幕的时候,陈保儿便僵住了,脑子里也空的厉害,面前是一顶十六抬得红漆大顶轿,轿下,一群花花绿绿的小厮,面色白的如同裹了粉,却又在嘴唇上怪异的抹出一个殷红的樱桃嘴儿出来,男不男,女不女,似哭似笑,纸糊一样的表情,诡异的厉害。

    吸引陈保儿目光的,是轿子顶上凭空悬着的两盏巨大的青黑的灯笼,死气沉沉的映着两团光晕,只晃得保儿眼花缭乱,神智也有些不清楚起来。

    嘈杂的乐声突兀的停了,只剩轿子里隐隐的轻笑声,于是,那些花花绿绿的小厮,也跟着画出一个笑脸儿出来。

    “来,上轿!”

    轿子里有说话声,毛糙糙的如同带了刺儿。

    保儿脑子里空荡荡的,也就依言穿过那些花花绿绿的小厮,往轿子里爬去了,轿口的幔子,被风轻轻的撩开一角,透过这一角,保儿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女人的背影。

    待保儿走近了,轿子里便突兀的伸出一只毛茸茸的手,箍紧了陈保儿的脖子。

    陈保儿却犹自没有察觉一般,只依旧僵着,直到半个身子都被扯进了轿子,这一瞬间,便响起漫天凄厉的笑声来,此起彼伏虚无缥缈。

    陈保儿被那尖笑声给惊到了,眸子里重新恢复一抹清明,可被紧紧箍住的脖颈,让他喘不过来气,涨的满脸通红,这时,他才看清,轿子内那女人披散的长裙下,竟是一堆死人堆起的卧榻,一张张堆砌起来的死人面孔,让陈保儿汗毛炸立。

    那女人,却转过头来,看清了那女人的面孔,陈保儿喉咙里只滋滋的挤出几声惊惧的呻吟,哪里是什么女人,分明是只尖嘴毛腮的畜生披了女人衣裳。

    陈保儿试着挣扎了几下身子,窒息感却愈发的重了,眼前只一阵一阵的发黑,在他几近绝望的时候,隐隐听到有人轻喝:“不知死活的东西!”

    接着,窒息感散去,陈保儿只觉得到自己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再睁开眼时,身旁却已经多了两个人。

    年纪最小的那个一脸惊异的打量着陈保儿:“人?活的人?”

    陈保儿揉着迷迷糊糊的眼,看了看那两人湿透的衣裳,半晌,才挤出几个字:“道人?活的道人?”

    听了陈保儿的话,年纪最小的那个竟有些局促。

    另一个年纪大些的便满脸疑惑的问陈保儿:“你是何人,如此半夜,在此地游荡什么?好端端的跌了这许多跟头!”

    陈保儿愣了愣,只问:“你看不见?”

    年纪大些的那人也愣住了:“看见什么?”

    陈保儿转过头,四周张望了许久,只看到不远处一个瘦削的身影持剑而立,除此之外,夜里空荡荡的竟再不见一道人影。

    “那是我师兄!大师兄!”见陈保儿在打量方文正,小石头挠挠头发,冲陈保儿说。

    陈保儿指了指夜空中映出的七盏星晕:“你师兄很厉害!”

    小石头愣了愣,一脸的不知所措,可见陈保儿说这些话的神色很认真,不似作伪,面上又突兀的涌出一抹欣喜来,啄米一般点头:“那是自然!大师兄自然是厉害的!”

    李玄风面色迟疑,只扭过头,哼了一声:“装神弄鬼!”

    陈保儿不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又问:“这等术法,你们也会么?”

    看着陈保儿一脸殷切,小石头重重的点了点头:“我们跑江湖要靠这些吃饭的,自然是会的,我来用给你看!”

    说罢,小石头便手忙脚乱的解开了自己身上背着的油布包袱,从里面拿出了一摞碗出来,然后熟练的顶在头上来了一式“金鸡独立”,见陈保儿愕然的表情,便又把碗举在了脚尖,来了一式乌龙绞柱、站头射雁。

    李玄风神色难堪的扭过头去。

    小石头却似乎不罢休,收起了碗,又从包袱里摸了小小的一坛烈酒出来,往嘴里灌了几口,吹燃了火折子,张嘴喷出一条火龙出来……

    陈保儿脸上的愕然,慢慢的变成了震惊,最后变成了呆滞。

    一旁方文正冷不防瞥了一眼,于是,手里的剑臊的险些握不稳了……

http://www.awsjsy.com/20_20348/90850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