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妖生不周山 > 第十一章 江湖杂耍团 中
    走进村子的时候,李玄风微微松了口气。

    背上的小石头已经昏昏欲睡了,如此大的风雨,不敢真让他睡着,湿气入体受了寒,就异常麻烦了!

    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寻郎中看病更是奢望。

    李玄风微微往下屈了屈身子,想把小石头放在地上,小石头却只是勒着他的脖子,困倦的嚷嚷着不愿意下来。

    李玄风神情疲累,说起话有些无精打采:“动一动身子,莫病倒了,这世道,人命最不值钱!若是生了病,师兄怕是连埋你的力气都没有!”

    小石头这才不情不愿的撒开了手,在地上踩出几片泥泞,往四周张望了几眼,却没见到方文正的身影,有些失落:“小师兄,你说大师兄会不会真的走掉了!”

    听到这话,李玄风脸上闪过一抹慌乱:“大师兄他不是向来如此么,你该早就习惯了才是!”

    小石头却扭过脸,眼珠子一动也不动的盯着李玄风:“其实,你也是害怕的,对么?”

    李玄风垂下头:“怕什么?”

    “怕大师兄走了,抛下我们!那样,这世上,就真的没有人会再管我们了,哪怕师兄他只能为我们去偷一口饭吃!”小石头说着,眸子里忽的闪过一抹悲凉:“小师兄,总有一天,你也会抛下我的,是不是?”

    见李玄风神色有些躲闪,小石头却咧着嘴挤出一个笑脸:“到时候,师兄只管走便是,我们在一起,早晚都是要饿死的!小时候,石头被父母抛弃,再大些,又被师父抛弃,若哪天实在没有活路了,我只是希望,师兄在扔下我之前可以跟我告个别,即是告别,便或许还会有再见之期,师兄,我不想总是被人抛弃!”

    李玄风神色痛苦的闭上眼,张大着嘴巴,喉咙里窒息一般发出些呻吟,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雨急风骤的夜里,隐隐传来推门声。

    小石头扯过李玄风的衣袖,神色重新有了色彩,只惊喜的说:“有人,或许是大师兄,如果大师兄能寻个地方避雨,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等李玄风反应,小石头已经拉着李玄风匆匆忙忙的往前跑去了。

    只是夜色过于沉了些,雨势又夹杂着黄雾,始终让人辨不清那推门声的来处。

    小石头嘴里,只是急切地呼唤着方文正的名字,自然是得不到回应的,而越往前走,雾气却愈发的浓重了,以至于小石头失足跌倒在地上。

    李玄风重新把小石头拉起来的时候,小石头便不再呼喊了,只是颤着声,带上了哭腔。

    李玄风想要开口问,却蓦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小石头攥的异常的紧。

    自家这小师弟的脾性,李玄风多少是了解的,断断不至于摔了一跤,便娇气的要哭诉求可怜。

    果然,当小石头嘴里说出有死人这三个字的时候,李玄风整个人的后背都涌起一抹寒意。

    而抬起头,雨雾中不知何时却有了些许灯火,只是,那灯火着实奇怪了些,青幽幽的两盏灯晕,被雾气映的如同长了毛,游魂一般荡着,晃的李玄风眼睛有些花,腿脚也不听使唤起来……

    冷不防后背伸过来一只手,李玄风想要惊呼的时候,嘴巴却也被人堵了个结实。

    回过头,李玄风未定的心神终于缓了些。

    方文正依旧板着一张脸,拖着李玄风到了路旁稻谷场的石碾子后面,小石头已经早早的在那等着了。

    见李玄风回来,小石头神色惊恐,委屈道:“小师兄,你要去哪儿?我怎么喊也喊不回你!”

    李玄风满脸疑惑:“你不曾看到那两盏灯笼?”

    见小石头一脸的茫然,李玄风只觉得手脚冰凉。

    身旁,方文正却有些不耐烦的从腰间摸出一样东西丢到了李玄风怀里:“老四怀里有雷击木,自不会受这邪物迷惑!”

    李玄风接过了,却发现是块叠的方方正正的黄纸,外面用很薄的油纸裹了。

    “莫沾了雨,不然,今夜我也救不了你!”

    李玄风愣了,旋即笑道:“邪物?师兄莫不是也要拿老骗子那一套来蒙骗吓唬我?”

    方文正看了他一眼,取下背后用麻线裹紧的一样物件来,解开了,却露出一角生了铜锈的剑鞘,抚摸半晌。方文正只是叹息一声:“你不该把老骗子留给你的剑当了换铜钱的!”

    李玄风不知这话何意,梗过脸,神色黯然道:“那总好过去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平白的挨些打,到最后还不是要饿死!”

    方文正冷笑道:“抢着往嘴里塞包子的时候,怎么就不见你说这些大义凛然的话来?”

    李玄风一时哑口,沉默片刻,才苦笑道:“你又何必如此,都已经没有活路了,你为何还要死守着和老骗子之间那一点可怜的师徒情?非要等我和小师弟也如二师兄那般下场才甘心么?”

    方文正身子颤了颤:“老二咎由自取,提他作甚?”

    李玄风呆住了,旋即愤怒的将方文正扑倒在地,嘶声道:“二师兄咎由自取?方文正,我着双眼到底瞎到了何种地步,竟会以为你也是个有情有义的,说到底,你终究还是和老骗子穿一条裤子的罢了!若没有二师兄,你以为我李玄风这些年会留在山门?你有何资格说他?”

    方文正试着推开李玄风,却似乎是肚子空的太久,亦或许是白日里偷包子挨了一顿毒打的缘故,使不出力气来。

    如此孱弱的模样,便引得李玄风眼中的鄙夷更盛了,讥笑说:“你这副模样,也配做师兄?”

    方文正费力的咳嗽了几声,扭过头:“这一路,你跟的无趣,我等的也无趣,若觉得我不配做师兄,走便是了,何苦如此费劲口舌辱我,幼稚的可笑!”

    李玄风将拿黄纸砸在了方文正脸上,惨笑两声,只唤过了小石头:“我们走!”

    方文正却猛的拽住了李玄风,面上异常坚决:“你家中尚有亲眷,总有归处,小师弟留下!”

    李玄风道:“那我便带小石头一同投亲去!”

    方文正摇头,苦笑:“不可,如今世道,没人愿意给不相干的人多吃一口饭!即便是你,回去之后,也难免遭受冷眼,为兄……为兄只望你心性以后不要如此火急,多些隐忍,日子才会好过一些!”

    李玄风身子僵了僵,冷笑:“依你之意,小石头跟着你,便有一口饭么?去偷么?你这身子骨,能禁受多少次毒打?哪天被人打死了,小石头也跟着你一同去死么?”

    方文正面红耳赤,声音也低了下来,只呢喃着:“总有法子的,总有法子的……”

    李玄风轻笑一声,抱起小石头便要走,后面方文正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死死的攥住李玄风的手臂,眸子却望向了小石头,目光闪烁:“小师弟,你信为兄么?”

    小石头沉默了,他从未喜欢过方文正。

    方文正意识到了什么,攥紧的手,忽的松开了,话语里也带上了一抹央求:“不偷不抢,我也是有法子的!”

    李玄风神色疲惫,讥笑:“似老骗子那般装神弄鬼的法子?

    也就是这时,雨夜里忽的响起了啼哭声,李炫风看着方文正,面上的讥色,更加的重了。

    方文正却未再看他,犹豫了许久,失魂落魄的一笑,道了一声:“到底还是来了!”

    说罢,便抽出剑,任凭雨水顺着明亮的剑身淌过那刻满的铭文,缓缓走到泥泞的道路中间,执剑而立。

    打破沉默的,是空荡而诡异的乐声,雨幕似乎在这一刻凭空散开了。

    李玄风面上的不屑之色,渐渐的消失了,装神弄鬼的手段,他也晓得不少,可似这般,他是从未见过的。

    李玄风还未来得及回答,便已经听到了方文正的一声暴喝,至于在呵斥什么,李玄风却不得而知,只是这一刻,夜里的风突兀的尖厉起来,如泣如诉,满是幽怨。

    方文正明明已经湿透的衣袍,却在这一刻鼓起了满身风包,猎猎作响。

    周遭分明空无一人,遍地泥泞之中,却水花四起,不知是什么东西踏起的痕迹。

    方文正缓缓竖指,掐了一个古怪的手印出来,自剑身划过,血水淅淅沥沥,染的那泛着寒气的剑刃似乎都蒙上了一层赤芒。

    看着风雨中那巍然不动的瘦削身影,李玄风的心底,不知为何,微微颤了颤……

http://www.awsjsy.com/20_20348/90850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