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妖生不周山 > 第三章 无奈的陈保儿
    月色半梦半醒,映得夜里像是起了一层灰蒙蒙的雾气。

    这样的夜晚,却没有半点夜风,沉闷的让人发自心底的不自在。

    陈保儿就睡在了柴房,赵西双很不识趣的给他抱了半床旧被子,说,夜里水气重,躺久了容易生湿病。

    怪了,明明早上还嚷着天干物燥,这会儿却又说夜里湿气重,如此天旱,哪来的半分湿气,陈保儿刚要取笑她两句,却忽的反应过来,坐起了身子:“你娘睡了?若让她知道你又来找我,少不了责骂!”

    赵西双蹑手蹑脚的蹲在陈保儿身旁,把胳膊盘在膝盖上,四处张望了许久,声音有些紧张:“我阿娘刚睡着,你还是趁现在快走吧!”

    陈保儿满脸疑惑:“就因为我偷了你家的鸡?可他们并未责罚与我,你爹也曾叮嘱,不让我们出门!”

    赵西双有些急:“你把我阿爹想的太好了!”

    陈保儿笑了:“兴许,是你把他想的太坏了!”

    赵西双听了,却慢慢低下头,有些失落:“倘若真是如此,就好了!”

    沉默了良久,她才抬起眼,看着陈保儿,一字一顿的说:“我曾经,有个姐姐的!在我很小的时候,阿爹为了能当差,把姐姐送给县里的大人做小老婆,还不到三个月,姐姐就死了,我见过她死的样子,现在想起来,还总是睡不着觉!

    连我阿娘都知道是你偷了我家的鸡,阿爹是差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即然知道你是小贼,差人遇见了小贼,向来只有捉去打板子的道理,哪里可能会把你留在我家里,还好言好语的与你谈了那么些话,我弄不明白,我只是觉得,像我阿爹这样,一个为了能当差心甘情愿把自己女儿送出去的人,不该对人如此和善才对,更何况,你与我家非亲非故……”

    赵西双自顾自的说着,陈保儿眉头却控制不住的急剧跳动,手心汗津津的,可还是问:“我害你挨打,你还要替我着想?”

    赵西双把身子蜷缩起来:“今日我挨打的时候,你本可以自己走掉的,可是,你没有!你虽然是贼却并不是坏人!”

    陈保儿神色第一次郑重起来,很认真的道:“倒是我小看了你,不过,你说的有道理,我可能真的把你爹想的太好了,他可能很快就要来捉我了,我得走了!”

    听陈保儿这样说,赵西双总算扯出一个憨憨的笑脸来:“我去给你开门,小心些,莫惊醒了阿娘!”

    说罢,赵西双便踮着脚小跑着去给陈保儿开门去了。

    那边门才打开,就听见赵西双一声惊呼,响亮的巴掌声让跟在后面的陈保儿一时有些愣住。

    随着赵西双跌倒在地上,门口却塞进几个火把来,哔啵的落着火星。

    陈保儿被一双铁箍一样的手捏紧了腮帮子,然后一个火把探到脸前,烤的陈保儿额头发烫,就着火光,陈保儿也看清了那张近在咫尺的面孔,正是白日里与他好言好语的那精健汉子。

    “呸!差点坏老子好事儿!”赵父厌恶地冲地上的赵西双唾了口唾沫,这才转过头,抬手把一张画像贴到陈保儿脸前:“小贼,这画像你可认得?”

    陈保儿努力的抬起手,拨开那画像,腮帮子被人紧紧箍着,说话有些费力:“你应该早就知道了才对!”

    赵父讥笑道:“方圆百里,哪个当差的不识得你?”

    陈保儿叹口气:“你箍的我难受,看在今日我如此轻信你的份上,不如先放开我,我总归是跑不了的!”

    赵父嘿的冷哼一声,只招呼了一声:“拷上!”

    于是,便有另外几个汉子冲过来,拿铁链给陈保儿结结实实的捆上了手脚。

    陈保儿看了一眼地上满身黄土,抹眼哭泣的赵西双,神色复杂,转过头问赵父:“白日里你讲的那些话,也都是假的了?”

    赵父盯着陈保儿,眼中满是戏虐:“春耕秋种,正值农忙,百姓三日不可随便出门,这样的律文,连你都觉得荒唐可笑,官府更不会愚蠢到搬下如此律文!”

    陈保儿舔舔嘴唇:“所以,连那些我被妖物救走以及旱魃挑水的荒唐话,也是你编造出来稳我心神的假话吧?”

    赵父笑道:“这倒没有,你本就是要押往京州处死的妖童,那些看押你的徭役差人,的确是为了推卸责任才编造出的这些话,我只是顺水推舟原原本本的给你讲了而已!”

    陈保儿道:“白日里,你一个人也是拿的了我的,何苦又回去搬兵,万一我跑了,你岂不是落空了!”

    赵父道:“一来,我更惜命,既然是妖童,谁知道传闻是真是假,倘若你真的如传闻中那般邪性,我岂不是白白丢了性命!二来,今夜烧坟,也确有其事,并不曾骗你,回来拿你,不过多走几步路而已。即便真被你跑了,我也不过是无功无过,搬兵不过是为了两相周全而已!”

    陈保儿眼眶忽的热了起来,满腔委屈:“你们向来如此,上天大旱,我便成了妖童!中途逃走,便在你们口中成了被妖物救走!你们向来如此,你们只会如此,不问苍生问鬼神,这世间有无妖物,竟全凭你们一张嘴!”

    赵父摆摆手:“妖物一说,尽管荒唐,可与我何干?死的终究是你,你是不是妖童,重要么?今夜要烧的那坟里,弄不好埋的就是你这样的,你要知道,最近州府百县,已烧掉了上百座所谓的旱魃坟墓,挖出来时,也不过是一堆破烂骨头罢了,连个妖物的影子也没有,因此,依赵某看,妖童也好,妖坟也罢,不管真假虚实,只要能把百姓哄安心,你们死不死,有人在乎吗?”

    说罢,赵父似乎不愿再和陈保儿多说,只把屋门前战战兢兢的妇人吼了回去,骂了一声地上的赵西双:“赔钱货!”

    便差手下人一人扯了一条铁链,牵着陈保儿出去了。

    陈保儿以为,自己要被押到县牢,然后送往京州,最后死掉。

    可后来才发现,赵父一行人带着他,往村南去了,走了约摸两个时辰,直到看见那长河之畔,若隐若无的山影,陈保儿这才明白过来,这些人,到底还是来烧坟来了。

    走近了,陈保儿看到林中星星点点的火把,想来不少于三十人。

    林子很深,枝叶紧密的看不到一点夜空,赵父走过去的时候,有人谄媚着迎上来:“头儿,找到了,那妖坟找到了,您赶紧发句话,弟兄们都等着办完了活回去搂着婆娘睡个好觉呢!”

    赵父指了指陈保儿:“看好了,这可是咱们的大功劳,被崇州的那群饭桶看到了,少不得要来抢人!”

    那人点头应是,赵父却不知从何处端了一盆满是腥味的黑狗血出来,尽数泼在了那低矮的坟包之上,或是旱了太久的缘故,那满满一盆血水泼在坟包之上,并未淌下多少,而是尽数渗进了土里,血水渗干净之后,那坟包之上,只留下密密麻麻蛛网一般的裂缝。

    有人道:“这天儿,实在太干了,死人也躲不过去,你瞧,坟包都干出缝儿来了!”

    陈保儿默默看着,看着这里每一个人,以及那股不知何时开始笼罩在他们脸上的死气。

    陈保儿费力的弯下身子在地上扯了一把枯草,发现草根已经乌黑如墨,连带着泥土,都散发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腐朽气息。

    陈保儿细细的打量着那孤坟,坟包不长草,状如死狗,又满是绝地纹,能如此地步的,只能说明,地下所埋棺中,死气已经浓重到了一种极为凶险的地步!

    人若沾染上这些死气,早晚要生怪病而亡,之前赵父自称已经烧了百十座坟,再想起赵父那一脸病容,陈保儿便拿双手暗暗的掩住了口鼻,至于那所谓的妖物,陈保儿终究是不信的,尽管,打小,他的瞎子阿爷就已经把这个字牢牢的刻在了他的脑子里。

http://www.awsjsy.com/20_20348/90850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