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 第二十三章 世外高人
    感激边青总是在自己深陷险境的时候奋不顾身的冲在第一位,更庆幸这次的中毒事件是有惊无险。

    “你怎么不说话,是嗓子不舒服吗?”

    见姜音看着他的眼睛又缓缓地点了点头,边青立刻紧张了起来,紧张令他喊出曾经对姜音的称呼。

    “阿音,你先在这里等一下,那位神医就在酒楼门口,我现在就去请他过来!”

    看着边青莽撞的跑出去的身影,姜音温柔的笑了笑,可是此时,她的喉咙深处突然传来剧痛!

    太痛了,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伸进她的喉咙中疯狂搅动着,姜音捂住自己的脖子,却猝不及防的吐出了一大口血。

    那血泛着黑色,随着姜音的动作喷溅了整整一床,有点点血迹沾在她雪白的衣裙上,竟是有了些诡异的脆弱的美。

    姜音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血迹,吐出血之后她的喉咙反而没有那么痛了,只是……

    她无法张口说话了!

    姜音急迫的尝试让自己发出声音,她大张着嘴巴,眼泪蓄满了眼眶。

    没有在酒楼门口找到神医的边青垂头丧气,待他回到房间。

    他心里一惊,心中不好的预感渐渐升起。

    “阿音!阿音!你怎么了!”

    见姜音徒劳的张着嘴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边青的心脏仿佛被一块巨大沉重的石头压中。

    “怎会……如此……”

    看着边青仿佛入了魔般的表情,姜音摇摇头,一只苍白修长的手放在边青面前晃了晃,这才让他回神。

    见姜音指了指桌子上的纸笔,边青了然,将纸笔墨砚都拿了过来,等着姜音通过纸对他“说”些什么。

    姜音接过毛笔,低着头在纸上奋笔疾书。

    “你不必担心,我没有大碍,只是不能开口言语罢了,我现在感觉身体要比之前舒服很多。”

    纸上这样写着。

    “什么叫只是不能言语。”边青感觉问题很大,根本不是区区一个“只是”能够概括的了的。

    姜音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低头写着什么。

    “至少我现在没有生命之忧,我都听伙计说了,谢谢你帮我找来大夫。”

    “可你还没有好……”

    边青皱着眉头,下定决心一般说道:“我年幼时从父皇处听闻大周有一神秘的隐士,据说那位隐士通晓古今,天文地理无一不知,医学上的造诣更是无人能及,若我能将他找来……”

    还不等姜音继续写些什么,边青就如同打了鸡血般跑出房门。

    姜音摇摇头,心中另有打算。

    她在边青回来之前已经从伙计手中拿到了花言寄给她的信件。

    花言在信中说,自己马上就要回酒楼调查姜国灭国真相。

    至于谢澄和边青,二人还要等见面的时候细细商议。

    而风风火火的冲出酒楼的边青此时正马不停蹄的向城外的野郊赶去,隐士确实存在。

    但他也只是听自己的父皇提过几次,也只是知道那位无所不能的隐士隐居在城外的野郊中,要找他实属艰难。

    站在森林正中间的边青不免沮丧。

    可是一想到那沾满鲜血的床榻,还有姜音蓄满泪水的眼睛,边青的心中就止不住的一阵阵发疼。

    边青边走边失魂落魄的想着,被一阵充满禅意的钟声惊醒时,他已经站在了一间隐蔽的房屋面前。

    边青抛下所有想法,心中难免激动的看着那扇紧闭的门。

    门前是随着微风轻轻摇曳的竹林,青翠之中有几只白鹤盘旋着飞上高空。

    那间并不起眼甚至有些破落的屋子面前是一条极其清澈的小溪流,里面的小鱼摆动着身体,整个环境都令人心旷神怡。

    “屋内可是青竹大师?在下有事求见!”

    边青高声喊了许久,才见一个身披白色长衫的中年男子缓缓现身。

    只见他懒散的表情之中,一双眼睛却是不动声色的飞快打量站在他屋前的莽撞小子,身体斜斜的靠在门框上,可是却又一身铮铮铁骨。

    当真不愧对隐士二字。

    “小子有什么事不要来找我,我这地方可不是菜市场能让你高声叫喊的!”

    边青十分恭敬,朝男子微微颔首,“今日一见阁下果然不同凡响,家父说的果然没错,您的风姿,当今世上怕是无人能及。”

    “家父?你父亲又是何人。”

    边青笑笑,再抬起头来时的风流俊秀的眉眼不知和青竹记忆中哪位故人重合上,“家父……正是当今周国的天子。”

    正当薛越欣还在谋划那不为人知的时,父皇却突然传召她回去。

    无奈之下,薛越欣只能听从安排,暂时离开酒楼,薛越欣跟着宫中的随行公公回了皇宫。

    她离开没多久,边青就带着青竹来到酒楼为姜音诊治。

    青竹果然同其他医师截然不同,诊了脉后就用银针逼出了姜音体内的毒血,至于残存的那些,也只能靠着药渐渐拔除。

    “这几日注意不要让自己说太多话,保护好嗓子。”

    青竹留下一张药方和两句嘱托后就转身离开了,在经过边青面前时,则是用看着小辈一样的慈祥说道:“替我向你父亲问好。”

    身旁的谢澄见他如此行径,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姜音离奇中毒,边青为她找来的神医也凭空消失。

    谢澄总觉这些事情背后有人在暗中做推手。

    他认为那人会有通天的本事,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姜音下毒,就一定了解整个酒楼的构造……

    “那日晌午的时候,我看到薛小姐的丫鬟进了厨房。”

    听了酒楼小厮的回话,谢澄连忙走向厨房。

    “薛小姐的丫鬟确实来过,不过只是问了一下中午的菜式,还提醒我们薛小姐吃不得辣,叫我们少放些。”

    薛越欣?

    可是她已经回了宫。

    该死!偏偏在这个时候。

    谢澄气愤又无奈,此事必然与她脱不了关系,虽然无确凿证据,但她如此行径着实可疑。

    厨子挠了挠头,一脸惬意,“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薛小姐不过是好奇罢了。”

    谢澄陷入沉思,真是好奇还是另有企图?

http://www.awsjsy.com/19_19171/85898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