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 第十一章 提防他
    牧昀是谢澄的贴身侍卫,身材魁梧皮肤黝黑,武力也不在他之下,他在谢澄耳边耳语几句。

    谢澄的表情发生微妙变化,随后不动声色喝光碗中的茶,留下碎银后转身离去……

    既然是查案,需得从头到尾把事情好好捋一捋。

    花言拿着笔在纸上“死因不明确”的地方画圈。

    “那人是在九江酒楼吃了饭菜喝了茶,之后后回到家就开始头晕乏力,最后死在了家中,可是我们不知道他在这中间是否吃了其他的东西。”

    “为何就偏偏她中了毒。”

    姜音用笔杆顶了顶自己的太阳穴,仔细地和花言讨论着。

    “九江酒楼同类型的饭菜都是厨子用大锅烹饪的,若是下毒,那日和他们点过同样菜的客人也应该死去。”

    花言默默补充道,并且在画的圆圈下写了一句“与饭菜无关”。

    “若是在茶中就更不可能,他们说是我下毒,可我一整天都坐在柜台后面算账,那茶壶我更是从头到尾都没碰过。”

    “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花言的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你有什么理由杀他们?”

    姜音摇摇头,分析到这里,她已经明白。

    这完完全全就是针对她的一场隐谋!

    花言看着她眼眶下明显的青黑痕迹,更是心疼不已。

    “今日先好好休息,明日我们一同去那死者的家中看看。”

    姜音也害怕有人会半夜来取她的性命,还是得保证充沛的精力,以免夜晚睡死被人夺了性命都不知,“好。”

    次日清晨,二人来到死者家中都齐齐愣住。

    那间屋子竟然凭空消失了!

    说是消失也不对,那间房子看似被人烧毁,火烧留下的炭灰还很新。

    “这是……”

    姜音嘲讽的勾起唇角,为了让她跳进这个阴谋,幕后的人还真是处心积虑。

    “不想让我们查出来?”

    “可惜的是,任何事物都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证明。”

    姜音转头看着花言,轻声道:“好好找吧,这里一定有什么蛛丝马迹。”

    花言点点头和姜音一起在废墟中翻找起来。

    说得容易,可在一堆废墟中找线索实在是难上加难。

    到了日上三竿,两人大汗淋漓满脸灰尘,还是一无所获。

    花言有些急躁,情绪激动之下突然站起身,四周环顾一圈,却突然看到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东西。

    “这是什么?”

    他从废墟之中扯出一个包裹来,打开就看到里面装满各种奇怪的瓶瓶罐罐。

    “这是粉末?”

    花言想要伸手倒出一点来看看,却被姜音连声制止。

    “别碰!这大概就是他用来毒杀自己的药了。”

    二人总算找到证据,在一片焦黑,尘土飞扬的废墟之中,阳光毫不吝啬的照在二人的脸上,二人相视一笑,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到希望。

    “音儿,你的脸脏了。”花言没忍住,噗嗤一笑。

    姜音一脸茫然,伸手去擦自己的脸,可是忘了手上的炭灰更是多,这一擦就更惹得花言笑得猖狂。

    姜音露出一抹浅笑,趁他不注意,眼疾手快地抓起一团炭灰蹭到他的脸上。

    这一来二去,两人身上已经是惨不忍睹。

    “明日再去吧,今日好好沐浴休息。”

    三日期限已到,姜音拿上所有证据和这三日与花言整理出来的案情漏洞,甚至还找到那日的一位食客做人证。

    花言将姜音送到酒楼门外,眉宇间透出一丝焦灼,“音儿,真的不用我跟着?”

    “不用,你在酒楼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事已至此,花言也无法反驳,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着她能够平安顺利回来,不再有任何变故才好。

    姜音坐上马车,前往县衙,没多久,她便从马车上走下,谁知还未将证据呈上,这县令竟态度大转变。

    何县令一改几天前嚣张跋扈的姿态,在姜音面前更是极尽讨好。

    “这不是九江酒楼的东家吗?这前几日实在是太过冒犯您了,让您蒙受了不白之冤,实在是我们的不对。”

    “这案情啊,我也知晓全部,实在是下官愚钝啊。”

    姜音顿时更加迷惑,这县令真是可笑!

    她淡然一笑,嘴角一勾,冷冷的道:“难道不是您亲口将罪名冠在我头上么?”

    何县令擦了擦额角的汗,缓缓吐了一口气,表面笑嘻嘻,心中打着的算盘无人可知。

    “前些日子是我糊涂了,是我糊涂了,这今后啊,还要请东家对我多加关照呢。至于九江酒楼的声誉,我们县衙自然会发出声明,对酒楼造成的损失我们也会从库里拨款出来……”

    姜音听得一头雾水,在何县令满脸堆笑的送行中慢慢离去。

    神思恍惚间,她似乎看到谢澄从门口经过的身影。

    挺拔瘦削,一身鸭青色的长袍,身后跟着沉默寡言的牧昀,是他没错。

    难道……是谢澄为她解的围?

    姜音刚回到酒楼,花言像是长了翅膀搬飞扑而来,沉默无言又快速地检查她有无异样。

    确认她和出门时没有两样,也就松了口气,“事情谈得怎么样?”

    姜音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他自己看到谢澄的事情。

    “很好,也都说清了,何县令还承诺帮助酒楼恢复声誉。”

    花言松了口气,这几日来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可算是放松了下来。

    “那就好。”

    而下一秒,他却突然严肃起来。

    “音儿,周国的人可能已经潜伏到我们身边,你要小心。”

    花言忧心忡忡的看着面前瘦了很多的姜音,缓缓道:“那个谢澄,不简单,最好还是少与他来往。”

    “今日起我就住在酒楼,随时保护着你。”

    哪怕姜音再怎么推脱,花言最后还是住到姜音的隔壁。

    而花言口中要提防的谢澄,此时姜音生出了怀疑。

    此时正襟危坐在江边亭子赏花的谢澄抿了一口酒,思绪万千。

    他总觉得自己在战乱中救的音江,似乎是姜国的亡国公主,但这音江的秉性又与他儿时认识的姜音相差甚远。

    “牧昀,你说这个音江,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他晃着手中的酒杯,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牧昀手握一卷册集,将其放在桌上,随后朝谢澄耳语了几句。

    “怎么会查不到?”

    谢澄修长白皙的手紧握成拳,秀致的眉头皱起。

    自己手下的得力手下竟连一个女人身世都查不清楚!

http://www.awsjsy.com/19_19171/85898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wsjsy.com
燃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wsjsy.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